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連載中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來源:外網 作者:白色的木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白色的木

她是秦始皇心尖上的人,她是漢武帝唯一的摯愛,她是唐太宗始終捨不得傷害一根手指的存在,她是……    秦始皇是這樣沒錯。    漢武帝江山都不及她重要。    唐太宗我願意和她共分天下。    青霓……    青霓幽幽地道是啊,畢竟如果有人說能幫我一統全球帶來幾千年後的科技讓我隨便用劇透未來讓我能夠避開災禍,我也把對方放在心尖尖上疼。        系統說「你要成為秦始皇心尖上的人,攻略他,佔有他,凌駕於後宮之上,威赫於朝堂之間。」    青霓信心滿滿「你放心,我可以!」    她乾脆利落地兌換了生子丹,以及孩子呱呱落地時配套的紫氣東來,百花齊放,紅霞滿天特效。    系統十分欣慰,覺得自己沒有綁定錯人。    然後,青霓把那顆生子丹餵給了一頭母牛。        史載——    秦始皇帝廿八年,夏,始皇帝封禪,遇暴風雨,有玄女自九天而來,乘紫氣,御紅霞,雲銷雨霽,彩徹區明,泰山之上,始皇拜為國師。    玄女帶來仙丹,人服之便可生兒育女,使大秦人口暴增。牲畜服之,一胎十二寶,耕地撒之,稻穀顆顆飽滿,家家有餘肉,戶戶存餘糧,再無餓孚。    玄女帶來聖水,蠻展開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章節試讀:

[]

沒人還有心思去注意青霓有沒有換衣裙。

帘布掀開,氣質典雅的少女踏步而出,青裙落地,不染塵埃,彷彿是出淤泥而不染的青蓮,遠離俗塵。綾羅軟鞋行過的地方,朵朵冰花綻放,又在曝日下,融作晶瑩的水珠,轉眼間隨風而散。

「那就是……」一臣子低聲呢喃,「神女嗎?」

系統:「!!!」

它目瞪口呆看着青霓利用系統背包的特性,把一朵朵冰花通過鞋底「變」出去,假裝是神跡的騷操作。

「你之前雕那麼多冰花,就是為了今天?!」

青霓依舊端着優雅的微笑往前走,腦海里小人快樂地轉圈圈,「是啊,我雕了整整一年的冰,沒冰的季節我都沒閑着,用硝石製冰――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那需要我來叫兩句『大楚興,陳勝王』嗎?」

「請正視你的物種,你是白貂,不是白狐。」

不論青霓有意無意,她對外顯露的身份就足夠她成為眾人的焦點了。

大秦丞相李斯半蹲下身體,伸出手想要去碰那朵栩栩如生的冰花,剛觸到莖葉,冰花便融化潔凈的雪水,只在他指尖留下一點潤跡。

不知是這天氣太熱,還是冰花本為神女聖物,只可遠觀不可褻玩。

李斯心裏想,肯定不可能是前者。

神女降臨,大秦的局勢肯定要隨之變動。那些總想着取代法家地位的儒生,會去求取神女的支持吧?朝堂上,扶蘇公子及其他公子背後的朝臣,也要開始動作了……只要神女在陛下面前隨口提一句,那便是受益無窮。還有,六國餘孽聽聞神女下凡,相助大秦,真的不會有所動作,想辦法讓神女厭棄大秦嗎?

他慢慢地站起身,眯起眼睛望向遠方。輕聲:「大秦……」

要變天了。

而這風起雲湧的中心,青霓一點緊迫感都沒有,她正萬分期待地等着品嘗秦朝的美食。

有澆了肉醬的米飯,有放在大湯鍋里燉了三天三夜的豚肉,有新鮮宰殺後浸入美酒,泡到第二天食用的牛羊肉,據說還有秦始皇最愛吃的魚丸――有個逼格高的大名,叫皇統無疆鳳珠氽。

聽起來好像很好吃的樣子!

一通禮儀過後,開宴了,其他大臣都沒有動筷子,偷偷用眼角去瞧仙神女,伺機探清神女的口味。

神女動了,執了小匙,勺起了離她最近那一小碗里的皇統無疆鳳珠氽,輕輕品嘗了一小口。

始皇帝笑了。

大臣們同樣很激動。這是一種暗喻嗎!先品嘗了整個宴席里,只有始皇帝和神女面前小案才有資格擺上的皇統無疆鳳珠氽!

多麼妙的巧合!

好兆頭啊!

神女用食非常斯文秀氣,細嚼慢咽,約莫四五息後,才咽下第一口,隨後,動作緩慢地去咬第二口。看得人也忍不住放慢了食用的速度,整場宴會呈現了一股舒緩的氛圍。

雪貂作為靈寵,也分到了一個座位,要不是青霓拒絕了,始皇帝還準備將她胡謅的坐騎――那頭母牛牽上來,和大臣皇帝共坐席上。

雪貂在侍女的幫助下吃了點瓜果,等青霓吃完那顆魚丸後,投去擔憂的眼神,腦海里聯繫她:「衣衣,你還好嗎?」

「不太好。」青霓差點哭出來,「為什麼會那麼難吃!書上描述的不是很好吃嗎!我剛才差點吐出來了!」

「你等等,我查查資料!」過了一會兒,系統憐愛地看着青霓,「你覺得民國和你穿越前的現代差別大嗎?」

「大啊!」

「嗯……民國那時候,食用鹽純度沒有超過60%,又苦又澀,你現代吃的鹽,純度在90%以上,冬天能拿去融雪。民國和現代才差了多少年?而秦朝和現代……」

「不用說了,我知道了。」青霓放下小匙,打死都不碰別的菜了。

「我真傻,真的,我怎麼就放棄了我的辣條薯片泡椒鳳爪跟你來這鳥不拉屎的秦朝呢!」

幸好她留了個心眼跑去當國師了。如果是當寵妃……呵呵,夏天沒空調,冬天沒地暖,上廁所沒草紙,來姨媽沒安睡褲,吃個魚丸子,連鹽都又苦又澀,寵個屁!

「菩薩知道我有多難過嗎!」

「菩薩吃素。」

「……菩薩還吃三凈肉呢!」

青霓現在就想拿起筷子把桌上的肉全塞系統嘴裏。

神女的一舉一動都受到關注,她放下小匙,以絲帕輕掩唇角,做出不再用餐的樣子時,整個朝堂,上到始皇帝,下到諸大臣,都免不了被牽扯思維去考慮她這個動作的用意――

是不是飯菜不合神女胃口?

還是桌上有什麼忌諱冒犯了神女?

亦或者,神女心情不大好,對大秦不滿?

李斯吃得食不知味,沒吃幾口,也匆匆放下了箸,放在桌案後的手下意識地揉着袖角。

――這場宴會是由他快馬加鞭先一步到曲阜準備的。

本來,作為丞相他管什麼也不至於需要他去管這活,可這回宴請的對象身份不一般啊!如果出了點差池,導致神女離開,這對於大秦絕對是難以忍受的損失,血流成河都不足以平復君王的憤怒,所以,始皇帝索性把他扔了過去,什麼也別說了,拿出「法」的嚴苛,每一個步驟都必須盡善盡美,也可以表現出秦對神女的重視――由大秦的丞相親自去監管流程的宴會。

現在好了,如果神女對此不滿,他的官途也可以到頭了。

李斯面沉如水,甚至想不起來宴會散場後,自己是如何起身離去的。恍恍惚惚地走着,身周同僚行走時,履底與石頭路摩擦出的那點輕微聲音,在他耳朵里也是刺耳煩躁的噪音。

「李公。」有侍從過來,輕聲轉達:「陛下有請。」

來了――

李斯心裏咯噔一下,整理好思路。大鍋必須甩出去,這事他背不動,但是要意思意思承認點小錯,不能讓上頭的老大覺得你過於油滑和推卸責任。

「某這便去。」

李斯抬腳欲走,侍從攔了他一下,示意他看向揉皺得不成樣子的衣袖。李斯一驚,沖侍從友好地笑了笑,「多謝。」

――差點御前失儀。

嘈雜了片刻,轉入安靜地界,李斯連忙整理好衣袖,再理了理衣襟。數着自己的腳步聲,一層層踏上玉階,在次於頂層的階上,沖始皇帝拱手行禮,「陛下。」

不遠處,欄杆前抬首眺月的始皇帝轉過身來,一層溫和的面具貼在他臉上。「李卿。」

「今日國師無心宴席,是否……」

稍微停頓後,始皇帝才繼續:「是否魚肉令她不喜?」

始皇帝政愛吃魚,卻不喜挑刺,皇統無疆鳳珠氽就是為了滿足他的挑剔,做出來的魚丸子。

風吹過頭頂的燈籠晃晃悠悠,李斯亦輕輕晃了一下腦袋,「陛下且莫憂心,臣離開辦宴前,已經詢問過玄女有無忌口之物,魚肉不在其中。」

聽了這話,始皇帝臉上不見喜色,反而越來越難看。

這問題更大了,這說明那魚丸做得不好吃,對神女來說不堪入口,才會讓她沒有繼續吃下去。

相當於兩國相交,對方的使節前來赴宴,己方拿出最好的東西招待,在對方看來,卻是不值一提。

也太傷自尊了。

李斯輕聲說:「陛下何不問問玄女,仙人是否辟穀?也正好可以藉此……」

李斯的話語到此打住,始皇帝眼中微微掠起亮光。

――正好可以藉此,打探神仙的事。

「朕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被用完就扔,然而李斯倒是鬆了一口氣,「臣告退。」

剛過轉角,就用抬起手臂,用袖袍拭了拭額角的汗。

陛下其實不難相處,甚至,對於臣子――特注,有才華的臣子都會很溫和,但是,那就相當於老虎在卧榻,表現得再沒有攻擊性,面對面時他也放鬆不起來。

青霓收到始皇帝要來拜訪的消息時,二郎腿立刻放平,瞅着銅鏡先彎了一盞茶的端莊大氣略帶疏離感的微笑,又用花瓣茶漱口,點起雅緻的熏香……「系統,能兌換空調機嗎?兩個小風扇也行。」

「……親愛的,我這是寵妃系統,不是淘寶系統。」

青霓四十五度看天,幽幽長嘆:「沒有物質的愛情,是沒辦法長久的。」

「你的物質就是一台空調?」

「這恰好證明,我是個不物質的好女孩。」

青霓裝模作樣地捏着嗓音說完,等見到始皇帝時,更加裝模作樣地抬手,五指做了個「請」的姿勢,手掌向上,指尖對着正對面的席子,微微側臉,讓月光充分照亮她的臉龐,「陛下請坐。」

腦海里,「怎麼樣!角度沒問題吧!」

雪貂看了一眼,「沒問題,瓊質仙姿,仿若身披聖光,不食人間煙火――不過我有個疑問,萬一今晚沒月亮呢?」

青霓詫異:「那當然是我……神女要修鍊,不便見客啊!等明天黃昏再見。」

系統興奮了,「因為『人約黃昏後』嗎?」

「不。」青霓微微一笑,「因為黃昏的打光沒有那麼明亮,找好角度往風口一凹姿勢,夕陽落輝,衣袂微揚,『遺世而獨立』的孤高寂寥感就出來了。」

系統:……學會了學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