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連載中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來源:外網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言歸正傳

展開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章節試讀:

剛才,那真的是關於保密的大道誓言嗎?
走出草廬的時候,藍靈娥那雙宛若黑珍珠一般的眸子有點失去顏色,整個人也是東倒西歪,腳步都有些虛浮。
「喏,」旁邊一隻手掌湊了過來,掌心托着一顆淺綠色的丹藥。
李長壽溫聲道:「培元凝息丹,沒有任何毒性,藥性也十分溫和,尚未修行的凡人也可以用來補補元氣。」
「謝師兄……」
藍靈娥怯生生地應了句,接過丹藥,側身放到了小嘴中。
這丹藥觸碰到口中津液就瞬間融化,宛若一口甘甜的清泉,讓她禁不住發出了一聲輕哼,瞬間打起了精神。
『這小師妹確實是挺可愛嘛。』
李長壽的大手從旁邊探了過來,在她頭頂輕輕撫過,溫聲道:
「以後你也是小瓊峰的一份子了,我先帶你在周圍逛逛,熟悉熟悉環境。
稍後師父過了葯勁,咳,師父打完坐,應該會給你傳授入門心法,如果修道有什麼不明白的可以隨時來問我。」
「謝謝師兄,」藍靈娥背着手,細如蚊聲的應着。
李長壽背着手走向了湖邊,「先來看看湖裏面養的靈魚吧,這可都是好東西,也是咱們小瓊峰資產的重要組成部分。」
藍靈娥連忙跟了上去,踩在柔軟的草地上,踮腳朝着湖內眺望。
湖水異常的清澈,裏面那一條條游魚輕鬆自在無憂無慮的嬉戲着。
「看,」李長壽指着幾條有着五彩斑斕鱗片的靈魚,「漂不漂亮?」
「嗯!」藍靈娥重重的點頭,也被這些靈魚吸引了心神,不斷發出輕輕的讚歎聲。
就聽一旁傳來自家師兄那溫柔的嗓音:
「等你練出第一口氣了,咱們就開個靈魚宴,這種五彩鱗片的靈魚名為鱧鮪,不僅味道鮮美,無論煎、蒸、烤、炸,都是一等一的美味,更難得還能為鍊氣士提升第一口靈氣的質量。」
藍靈娥額頭頓時掛了兩道黑線,「要、要吃的嗎?」
「不然養它們做什麼?」
李長壽左手揚起,袖袍揮舞,撒出去了一把米粒,口中還喊着:「開飯了!」
一條條靈魚從四面八方遊了過來,湖邊也頓時熱鬧了起來,看得藍靈娥雙眼一陣放光。
「給,」那隻大手又遞了過來,裏面卻是一隻小巧的布包,「這裏面是魚食,你要喜歡,以後每天餵魚的使命地交給你了。」
「嗯!謝謝師兄!」
藍靈娥開心地應了聲,接過布包,在裏面倒出了一些米碎,朝着湖面灑了下去;
看她那小心翼翼的模樣,好似這些魚食會把靈魚漂亮的鱗片砸破一樣。
一旁李長壽淡定的笑了笑。
啊,每天又少了點活,可以更多時間用在修行上了……
從這個角度而言,有個師妹也是挺不錯的。
藍靈娥小手一揚,一把把魚食撒下去,水裏面的靈魚成群結隊地晃來晃去,玩的不亦樂乎。
李長壽在旁等了一陣,屈指微彈,湖面炸起了兩道小小的水柱,兩條鱧鮪被推出水面,又被他憑空攝來,用湖水裹成水球,送入了袖口。
旁邊藍靈娥看的呆了下,小聲問:「師兄為什麼要把魚放進袖子里?」
「送禮,」李長壽淡然道,「別看咱們度仙門是修仙門派,人情世故跟俗世也是差不多的,稍後要帶你去登記,總不能空手過去。」
藍靈娥眨眨眼,雖然不是很懂,但也還是乖巧地道了句:「讓師兄費心了。」
「不礙事,玩夠了就來這邊吧。」
李長壽背着手飄去了不遠處的葯圃,藍靈娥看了眼湖邊扎堆的這群魚,對它們輕輕揮了揮手,連忙跟了上去。
葯圃旁,李長壽簡單介紹着裏面這數百株靈藥的種類和功效;
藍靈娥在旁努力記着,並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師兄劃為新晉園丁的她,聽着師兄那溫暖的嗓音,不由又想起了一直都是溫聲細語的母親……
小瓊峰上景色不錯,卻也沒太多需要介紹的。
李長壽帶着新來的小師妹在草廬周圍轉了兩圈,給師妹規划出了建造新草廬的區域,就施法招來一朵白雲,駕雲帶着藍靈娥飛去了群山之間。
藍靈娥忍不住問道:「師兄也可以踩着仙鶴飛空嗎?」
「嗯,只要能御物都可以,」李長壽對着腳下白雲輕輕一點,白雲突然冒出一聲輕啼,一隻碩大的仙鶴展開雙翼,馱着兩人向前徐徐飛行。
藍靈娥的大眼頓時亮晶晶的,小手拽着師兄的道袍,低頭一陣讚歎。
「就是些簡單的障眼法罷了,比起這些,以後你要在門內御空,也要記得幾件事。」
「什麼事呀師兄。」
李長壽清清嗓子,整理下此前準備好的教學思路,還是決定要從小處出發,從小事開始指導師妹。
於是,他語重心長地說道:「首先就是在門內御空的高度,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高處經常有門內一些前輩高人路過,與他們正面碰到了容易冒犯;
師妹你要記住,被這些前輩高人關注到,有五成概率會留下好印象,五成概率會留下壞印象;
留下好印象不一定會得到什麼好處,留下壞印象必然會留下一些隱患。
所以,最好就是不被他們注意到,遇到了就行個禮,做好自己本分的事就夠了。」
「哦,靈娥記住了!」
「還有,也不能飛太低,因為太低了容易飛過一些山峰有建築的區域。
門內雖然表面一片祥和,但暗地裡也是有競爭的,還有很多人在意一些無聊的排位,如果飛的太低,又容易被他們針對。
所以,經過百年的摸索,本師兄總結出了一個適合的山門內御空高度,就是從咱們的住處出發,升空三十丈到五十丈,這個高度很少遇到同門,更不用說前輩高人……」
藍靈娥聽着自己師兄的長篇大論,努力將這些都記在心底,又忍不住仰頭看着師兄那張稜角分明的面龐。
師兄果然很帥氣,考慮事情也十分周到……
……
伴着師兄一路不斷的叮囑聲,藍靈娥被帶到了度仙門的主峰。
這座山峰位於度仙門群峰的最中央,也是最為挺拔、最高聳的山峰;若破天之劍,貫入了雲霄之中。
所以,這裡也稱之為破天峰。
破天峰峰頂有一座仙殿,那是掌門和諸位長老、峰主議事之地,平日里也是禁飛區,門人弟子沒有特許不可接近;在破天峰半山腰的位置,有一片依山勢而建的樓閣殿宇,這裡每日都有諸多人影走動。
經過師兄介紹,靈娥也了解到,這裡是度仙門處理門內事務的『辦事處』,各峰弟子們都要來這裡領每個月的月供,並定期彙報自己的修道進展。
走在此地青石路上,藍靈娥驚奇地發現,自己和師兄彷彿隱身了一般,在此地有形形色色的同門,卻沒有一道目光會落在他們身上。
就算偶然有人視線會看向這邊,也都會平滑的掠過……
李長壽的嗓音在靈娥耳中響起,依然在孜孜不倦地教誨着:「靈娥你要記住,不被人關注,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就是避免沾染因果的最好方式。
我改良了一門隱藏自身氣息的道術,等你修行入門了就傳授給你吧。」
「嗯,謝謝師兄。」
「不用,這都是師兄應該做的,」李長壽笑眯眯的應了句,帶着藍靈娥從路邊走過,去了掛着『百凡殿』牌匾的殿宇。
殿內,藍靈娥看着自己師兄摸出那兩條靈魚,跟一位負責門內登記的中年道長熱絡地話着家常,忍不住眨了眨眼。
師兄他……
好成熟的說。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