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
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 連載中

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

來源:google 作者:精神牛馬哥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牧珩 精神牛馬哥 都市小說

科學家公布了探測到外太空信號的消息,全民沸騰,投票要求不要回答!只不過幾天之後,九霄之上,忽地出現了一團氣勢逼人,半個地球都能看到的暗色光暈各國都以為外星文明降臨,只是不待各國探索,那神秘光暈逐漸退去光華!而那光暈下的真容,竟是百萬兵馬以及他們眾星捧月團團圍住的宮殿!在百萬兵將的胸口,一個個古老的「秦」字,熠熠生輝「始皇陵…上…上天了!」始皇陵從地面消失,如仙界降臨一般懸於高陽之下,向全世界昭告異變的降臨!各種變異物體層出不窮,人類卻彷彿被世間拋棄,無法提升能力,只能依靠變異物體,艱難地生存恐怖悄然張開恐怖的手掌,撥弄整個荒唐的世界少年向死而生,在異變的世界裏,直面詭異,探索真相!展開

《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章節試讀:

被五人嚴絲合縫的圍在中間,牧珩坐在幾人的車上去了異變管理局。

異變管理局在寧江市有許多分局,牧珩被帶去了最近的城南管理局。

從外看,異變管理局是一座普通的辦公大樓,但相較於城市的寂靜,異變管理局內卻是燈火通明,不停有人進進出出,看起來熱鬧非凡。

牧珩被帶到問詢室,之前那名中年人坐在了牧珩的對面。

中年人面容堅毅,臉上的滄桑給人一種嚴肅和安全感。

中年人拿出一份資料,仔細觀察了牧珩幾眼,沉吟了一下說道,

「我叫陳寅,是第九分隊的隊長,我們有一些問題需要詢問,你的心情平復的怎麼樣了。」

牧珩點了點頭,本來煞白的臉色上多了一些血色。

陳寅低頭道,「牧珩,22歲,畢業於清北大學,但卻在畢業後來到寧江市,在一家便利店打工,據我們調查,你的成績屬於上游,找工作應該不難吧,你來寧江市是有什麼原因?」

牧珩苦笑一聲,說道,「其實我在大三就找到了工作,畢業就能上崗,雖然還沒簽紙質合同,但工作是我的班導師介紹的,有他保證。

畢業之後,我本來已經快要簽合同了,卻突然收到了一則莫名其妙的消息,說我父母出現在了寧江,我就急急忙忙地來到了這裡。」

陳寅翻看資料,說道,「你的資料顯示你是孤兒,我們資料庫里根本沒有你父母的信息,你也找過**好幾次,你就輕易相信了那條消息嗎?」

牧珩冷哼一聲,道,「我來了這裡才知道,是我一個同學故意發了匿名郵件給我,就是為了把我支走,現在,那個崗位上的人就是他。」

陳寅面無表情,點了點頭,「那你為什麼不繼續找工作?」

牧珩無奈道,「因為專業的原因,符合要求的崗位很少,而僅剩的那些公司,幾乎都被我那個同學用家裡的勢力打過了招呼,而專業不對口的崗位對我來說,和在便利店打工其實沒什麼區別,我還能自由一些,做些自己的事情。」

陳寅的眸中閃過一絲懷疑,但沒有絲毫表露,點了點頭,說道,「那你說說那隻鴨子出現後都發生了什麼。」

接下來,牧珩把事情從頭到尾說了一遍,只不過省略了那本日記本的事情,只說是那怪鴨突然消失不見了。

牧珩的講述十分詳細,說完後已經差不多天亮了。

對於怪鴨突然消失這件事,陳寅也沒有覺得太奇怪,人類對於異物的了解,還是太有限了。

等牧珩說完,陳寅把一張名片遞給了牧珩,說道,「好了,你可以離開了,之後有什麼情況,及時聯繫我,晚上最好不要一個人在家。」

牧珩道了聲謝謝,快要出門時,突然停了下來,回頭看向陳寅,道,「陳隊長,我很好奇,既然有蔥和餅,為什麼沒有黃瓜和甜麵醬這兩種東西啊?」

陳寅愣了下,隨即說道,「因為他們能力有限,要是想知道更多,你可以加入我們管理局。」

牧珩心中一動,隨即暗暗搖了搖頭,有日記本這種東西的存在,最好還是少和這些人接觸為好。

「不好意思陳隊長,我沒什麼想法,就先走了。」

牧珩離開管理局後,陳寅來到問詢室旁的房間,對着房間內的人問道,「你看這小子怎麼樣,我看他心理素質挺不錯,竟然能這麼快就恢復,還能問問題,是個可造之才。」

房間里坐着一個女人,女人三十歲左右的模樣,面容精緻,帶着一副頗有年頭的眼鏡,看起來別有韻味。

女人淡淡笑了笑,「我也很好奇,為什麼怪鴨竟然能夠放過他,之前那幾次,怪鴨的手段可是異常殘忍。」

陳寅沉默了幾秒鐘,「上一個被分屍的人,雖然遠在京城,但他是牧珩的同學,更是那個搶了他工作的人。」

女人也沉默了下來,「可是,我們調查了,這兩天,牧珩沒有離開過寧江。」

「可是這次,異物放過了牧珩,他們之間會不會有某種關係。」

……

牧珩自然不知道後面的對話,不然他可是要大喊冤枉。

不過牧珩的心也算大,從管理局出來後,彷彿跟個沒事人一樣,直接去了早點攤,吃了些早點。

回到家後,牧珩洗了個澡,然後去了打工的便利店。

便利店憑藉牧珩的外貌增加了不少客源,在牧珩跟老闆娘請假後,老闆娘二話不說同意了牧珩的請求。

「小牧,你得早點回來,小燕這些天也請假,店裡實在忙不過來。」

「放心吧,老闆娘。」

請完假後,牧珩直接去了烤鴨店。

牧珩還記得,那隻鴨子曾經說過,自己的骨髓都要幹了,還說自己很醜,去烤鴨店應該能得到一些線索。

……

時間雖然很早,但烤鴨店已經開了門。

遠遠地,牧珩就聞到一股濃郁的香味。

「真的是挺奇怪,新聞都說了最近的殺人分屍和鴨子變異有關,可為什麼不讓這家店關門?」

牧珩走入其中,亮堂堂的大廳里,服務員們三三兩兩的打掃着灰塵,看起來倒是讓人神清氣爽。

「您好,歡迎光臨,我們這邊剛開始營業,鴨子還沒處理好,您看要不您遲點過來?」

一個經理模樣的男人帶着職業化的微笑,迎面走了過來。

牧珩笑了笑,說道,「您好,我是來應聘的。」

牧珩知道這家店因為那些新聞的原因走了好多人,況且現在是暑假期間,打工的人也不少,自己說是來打工也不會引起懷疑。

經理一聽這話,笑容瞬間消失,腰桿也直了幾分,神色嚴肅,故作威嚴,咳嗽兩聲,懷疑地打量牧珩,道,

「最近有關我們的不實報道很多,也有很多想來打入我們內部的記者,你…?」

牧珩遞過去一盒煙,輕聲道,「經理,您這話說的,我昨天還點了你們家的外賣,怎麼可能是你說的那種人,而且我剛大學畢業沒多久,更不可能了。」

經理順手拿過香煙放進了口袋,然後接過牧珩的身份證、學生證和健康證看了看,然後趾高氣昂地說道,「我看你也像是個大學生,沒想到還是名校,那就先試用七天,看看你工作能力,這七天你看哪裡有活,就幫着干,工資照常發給你。」

「謝謝經理,我一定好好乾。」

牧珩打量四周,然後自來熟地抄起傢伙,開始打掃了起來。

……

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這一天時間下來,牧珩憑藉自己帥氣逼人的外表,勤勞善良的人設,成功和店裡的姐姐阿姨們打好了關係。

眾所周知,阿姨是強大的信息收集者,牧珩覺得自己已經前進了一大步。

夜晚十點,員工們都已經下班,進入了員工宿舍。

牧珩則是被幾個保潔阿姨拉到房間里,說起了家常,最多的也就是有沒有對象,有沒有喜歡的女孩子這類話題。

牧珩遊刃有餘地回答着,只是說了沒一會兒,牧珩突然捂着肚子,說道,「不行,阿姨們,我有點餓了,我去後廚熱點烤鴨吃,免費的不吃白不吃。」

「誒誒誒,小牧啊,別去,過來。」

一位阿姨突然神秘兮兮地拉住牧珩,把他又拉到了椅子上。

阿姨鬼鬼祟祟地看了看門外和窗外,壓低聲音,道,「那玩意兒,咱們員工都知道,不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