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在真人秀里斬妖三十年
我在真人秀里斬妖三十年 連載中

我在真人秀里斬妖三十年

來源:google 作者:我心獨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長白 蘇慕婷 都市小說

繁華的都市下,一家真人秀節目組燈火通明他們打着探索全球的口號,表面上光鮮亮麗,背地裡卻稱呼自己是守夜人而對他們監管的對象有很多,比如三隻眼的人形怪物,渾身是毛耍着拖把桿的猴子,長着翅膀的愛算命鳥人……展開

《我在真人秀里斬妖三十年》章節試讀:

大秦新曆的99年的1月1日,是林長白,倒數第90次睜開眼睛。

今天如往常一樣,陽光明媚。

林長白早早的起了床,洗臉,刷牙,吃完簡單早飯後。

他又悠閑的靠在了躺椅上,享受着人生最後九十天的時光。

突然,一道黑影,出現在他的面前。

「林長白?你確定是他嗎?」

「確定,資料上寫的沒錯,就是他,年齡二十四,體型偏瘦,於昨日確診為肺癌晚期,距離死亡時間還剩90天。」

「雖然快死了,但是也符合覺醒條件,那就帶走吧。」

簡單的幾句對話,讓林長白有些懵。

他從躺椅上翻身而起,喘了幾口粗氣。

「你們是幹什麼的,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然明目張胆要拐賣良家婦男,我告訴你們,我可會武功。」

「資料上沒寫,他在扯淡!」黑色風衣的壯漢一揮手。

兩個彪形大漢,立馬把他像小雞子一樣架了起來。

林長白還在奮力的掙扎。

可對方似乎完全不怕他。

黑風衣的壯漢猥瑣一笑:「掙扎吧,掙扎的幅度越大,你的呼吸越粗重,再掙扎幾下,恐怕你連九十天的壽命都沒了。」

「你……」

林長白的話還未說完。

就看到一雙手伸了過來,用黑布蒙住了他的眼睛,塞住了他的嘴。

接着他就感覺自己被人重重的扔進了車廂之中。

這一路上他記不清對方轉了多少彎,超了多少次車,罵了多少次娘。

終於在他即將吐的時候,車輛停了下來。

「到地方了,你們把肺癌小子,帶到零六倉庫。」

話音剛落。

林長白就被人像卸貨一樣扔下了車廂。

又有人把他抬到了一輛車上。

像運貨物一樣運走。

此時他感知着周圍的一切。

可明明身處危險之中的林長白出奇的冷靜。

他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什麼人,也不知道他闖了什麼禍。

但是他一個癌症晚期患者,應該沒人對他有所圖。

經過了漫長的運送。

終於他被人卸了下來,扔到了一處柔軟的地方。

眼前的黑布也被揭開。

短暫的失明後,林長白看着周圍的環境,先是模糊,慢慢越來越清晰。

這到處都是潔白的金屬牆。

而面前站着一個身上穿着迷彩服的女人。

「林長白,男,二十四歲,肺癌晚期?」

「你是誰?」

「不抽煙,不喝酒,沒有女朋友,沒有父母,住着廉租房,有低保?」

「這究竟是哪裡?我告訴你,我不僅有低保,我還是居委會重點關注對象。」

「學曆本科?專業:神秘學,畢業於東南大學!條件不錯,也算是個高才生了!」

「別以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打你,放我走。」

突然,對方手裡的本子立馬合上。

啪的一聲。

在這寂靜的空間里四處回蕩。

那女人猛的一下湊到了他的臉前。

這可把林長白嚇了一跳,他下意識的喊道你幹什麼。

「不幹什麼,你膽子這麼小?還學神秘學?不怕嗎?」

林長白心裏咯噔一下,強裝鎮定的看着女人。

「這有什麼好怕的,神秘學裏面講的東西,又不是真的,這是唯物主義的世界,任何牛鬼蛇神……」

他還沒說完呢,對面的迷彩服女人突然笑了起來。

這讓他更加不理解了。

這難道不是個唯物主義的世界嗎?

「你還真可愛啊,牛鬼蛇神你見過嗎?就說不存在?」

迷彩女人的話,把林長白弄懵了。

難道牛鬼蛇神真的存在嗎?

林長白抬頭看着女人,想從她那眸子里,捕捉事情的線索。

可對方的眼神卻躲閃開來。

「按照規定,我不能跟你說太多,但是我只能告訴你,這是你唯一活命的機會,如果你想看這九十一天之後的太陽,就請認真參加這一場真人秀。」

女人說完轉身離開,動作沒有任何拖泥帶水。

她說的話很長。

但是林長白卻捕捉到了幾個重要的點。

活命的機會,真人秀。

可這是哪裡呀?

帶着疑問林長白站了起來,看着周圍的一切。

金屬牆上沒有任何裝飾,只有孤零零的幾個攝像頭。

攝像頭裡泛着紅光。

好像是有人在監視着他的一切。

林長白看着攝像頭,大聲的抗議着。

接下來的半個小時,他用盡平生最大的力氣喊出了含媽量超過百分之九十九的話。

可是這一切都是徒勞的。

喊完過後,整個倉庫里除了他的聲音在回蕩外。

就只剩他的粗壯的喘息聲。

他倒在了地上,蜷縮着身子,汗水浸**他的衣衫。

他太累了,他想逃離這個鬼地方。

林長白想爬出去。

可是身體的病痛,在他剛開始實施時,就斷了他的念想。

正當他萬念俱灰之時,倉庫里的廣播響了。

「各位勇者,歡迎來到世界上最大的真人秀節目探索秘境的現場,我是本次節目的導演,我叫何生木。」

「為了能夠完善節目拍攝,本次真人秀節目的錄製時間為三十年 這三十年中,節目組會向大家提供裝備,治療,和人道主義救援。」

……

隨着廣播一段段的開始介紹。

林長白突然明白了,這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這裡是精神病院。

至於那個什麼狗屁導演,還有迷彩服的女人,他們通通都是精神病,瘋子。

什麼探索未知世界?

這世界不早被德古拉斯貝爺,和尼古拉斯德爺給探索明白了嘛?

而且什麼樣的探索節目,能需要一個癌症晚期的病人做先鋒?

他要抗議。

林長白從地上艱難的爬起。

衝著攝像頭豎了一個中指。

結果下一秒,大量的麻醉煙霧開始釋放。

本來肺就不好的林長白,重重的咳嗽起來。

在煙霧之中,他感覺自己都要窒息了。

三分鐘後,他的視線逐漸開始模糊。

但是心跳卻下降到了一分鐘三十六次。

等他再睜眼的時候。

已經躺在了實驗室的手術台上。

幾個白大褂醫生操縱着各種精密的儀器。

往他的肩膀上植入一個黑色的金屬箔片。

「你們這是幹什麼?我是……」

還不等他說完,那幾名白大褂醫生就已經把傷口縫合好了。

有個迷彩服的壯漢,把他的床推了出去。

這套植入的過程好像是流水線。

而他被推出去之後,也驚訝的發現外面躺着的都是和他一樣的人。

只不過這些人都是昏迷的,而他一個人清醒的。

與此同時,在一塊大屏幕之後,一個獨眼的男人露出了絲笑容。

「這個癌患者意志力還不錯,叫什麼名字?」

「他叫林長白,東南大學神秘學畢業的,以前算是接觸過牛鬼蛇神一類的東西。」

「哦?他還剩下多少天的命?」

「八十九天零八個小時。」

「那還好,不至於死那麼快,希望他能夠在選拔賽中活下來,我看好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