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連載中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來源:外網 作者:張浩朱允熥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張浩朱允熥 都市言情

。建文防備他,根本沒讓他就藩。朱棣害怕他的名分大義,把他圈禁起來。三十九歲!朱允熥只活到了三十九歲。前世的張浩,這一世的朱允熥,在三十九歲的年紀,抑鬱而死。他的後代,甚至被朱棣逐出了朱家的宗廟。他既然重生,就不允許這樣的慘劇,在他的身上發生。「我要那個皇位,我要開創一個不一樣的大明帝國!」大明,大明,多少人心中永遠的痛!痛它的風華絕代,痛它的舉世無雙,痛它的江山如畫,痛它的歌舞昇平。鏡子中的朱允熥再次咧嘴笑了起來,目光充滿了自信。「從今天,你是朱元璋的孫子,大明皇孫,朱允熥!」「儘管你身份尊貴,展開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章節試讀:

[]
不是為別人,他只是為了自己。
朱允熥那來自後世的靈魂知道,這個最尊貴的皇孫,下半生將會是多麼的凄慘。
建文防備他,根本沒讓他就藩。
朱棣害怕他的名分大義,把他圈禁起來。
三十九歲!朱允熥只活到了三十九歲。
前世的張浩,這一世的朱允熥,在三十九歲的年紀,抑鬱而死。他的後代,甚至被朱棣逐出了朱家的宗廟。
他既然重生,就不允許這樣的慘劇,在他的身上發生。
「我要那個皇位,我要開創一個不一樣的大明帝國!」
大明,大明,多少人心中永遠的痛!
痛它的風華絕代,痛它的舉世無雙,痛它的江山如畫,痛它的歌舞昇平。
鏡子中的朱允熥再次咧嘴笑了起來,目光充滿了自信。
「從今天,你是朱元璋的孫子,大明皇孫,朱允熥!」
「儘管你身份尊貴,但是從今天起,你再無一絲退路。」
「如果你退了,等待你的,就是永遠暗無天日的圈禁,富貴的牢籠!」
和這一世的皇嫡孫尊貴身份相比,上一世朱允熥的身份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他只是個普通百姓家的孩子,上學當兵,退伍之後為了生計做了網約車司機,起早貪黑賺錢,本本分分生活。
雖然年紀輕輕,但是性格的稜角和對世界美好的憧憬,還有曾那些豪情萬丈的抱負,卻都被社會抹平。
可是,這個穿越而來的靈魂,普通百姓家的孩子的靈魂,卻有着朱允熥這個皇孫所不具有的品質,地對生活的不妥協,對生活的幹勁,還有野心。
因為他什麼都沒有,沒有好爹,沒有好親戚,有的只是自己的手,自己的拳頭。他生活中的一切,都要靠雙手來獲取。為了得到自己更美好的生活,他不辭辛苦,他察言觀色,任勞任怨甚至有些玩命。
他不但有着野心,還有隱忍,還有堅強,還有善於變通,還有不服輸。窮人家的孩子,更不容易被擊垮。
最後再看一眼,鏡子中自己的臉,朱允熥露出一絲堅毅的微笑,對外面喊道,「進來吧!」
咚咚,腳踩在地板上的聲音。
後面的門被拉開,幾個一身白衣的太監,輕手輕腳的跪在朱允熥面前,舉手投足之間,都是卑微和諂媚。
「三爺,奴婢們伺候您更衣!」
太監一張口,說地是有些怪異的漢話。宮裡的太監大部分都不是漢人,而是高麗人。
高麗,這個千里之外的北方小國,從古至今都只是天朝的附庸。大明立國之後,高麗本想幫舊主報仇。但是在遼東邊境,看到了大明如狼似虎的百戰鐵騎之後,高麗統兵的將軍做出一個英明的決定。
與其帶着高麗的士兵送死,不如回去宰了高麗蒙元冊封的國王上位,然後請求明朝的冊封。
他成功了,他取代了高麗王,成為新的高麗王。但是他的外交策略,和千百年來所有高麗王一樣,那就是進獻。那地方太窮沒什麼好東西,所以就進貢給天朝君主最能表示臣服的東西,美女和太監。
朱允熥是身邊的太監就是高麗人,有個難聽的名字,王八恥。
上一世的記憶中,明朝似乎有許多權傾朝野的太監。鼓動明英宗親征,結果做了蒙古人俘虜的王振,劉瑾為首的八虎,萬曆年間的馮保,魏忠賢等等。
但是現在,旭日初升的大明帝國中,無論是朱元璋,還是朱允熥的老爹,都極其反感太監。作為國家的掌控者,他們在歷史中看到了太多權貴作亂,導致的國家衰落。
所以朱元璋下令,宮中除了在皇子皇孫後宮伺候的太監之外,其餘的太監只能用來干粗活。不許他們識字,甚至不許他們隨便亂說話。
幾個太監服侍之下,朱允熥披麻戴孝渾身白衣。這樣無微不至的伺候,讓他那顆後世的靈魂很不習慣。
「我自己來吧!」在太監要給他穿鞋的時候,朱允熥自己動手穿上白色的麻鞋。
然而就是這麼一個簡單的舉動,卻嚇壞了伺候的太監們,連連磕頭。
「奴婢們該死,沒伺候好三爺!」
朱允熥在朱標諸子中,論年歲行三,身上暫時還沒有爵位,所以宮中太監稱三爺。
不理會磕頭如搗蒜,戰戰兢兢的太監,朱允熥穿好鞋,低聲問道,「王八恥,他們都去靈前了嗎?」
宮中這個隨時都能掉腦袋的地方,能混到皇孫身邊的太監,都是七竅玲瓏心,聞言就知道主子說的是東宮其他人。
比如,朱允熥名義上的後媽,呂氏,還有朱標的庶長子,朱允炆。
看看左右,低聲說道,「三爺,還早呢!」說著,又看看左右,飛快地在朱允熥手裡塞了一塊東西,「三爺,奴婢看您眼睛不對」
朱允熥低頭一看,是一塊姜,他瞬間明白了。自己的眼睛,並沒有因為親人去世,悲傷痛哭而產生地紅腫。眼睛不紅腫,面上就沒有愁容。
在這個講究禮法的年代,如果親人去世,不嚎啕大哭要死要活,是極為失禮,極為被人詬病的行為。
「有心了!」朱允熥隨後在王八恥的肩膀上拍下,就這麼一個溫和的舉動,高禮太監差點落下淚來。
往日這三爺,只會拿他們這些奴婢撒氣,何時對他們這麼好過!
春雨還在下着,淅淅瀝瀝。雨水在青石板的地面上,形成條條涓涓細流的小溪。
朱允熥一身孝衣,緩緩走出大門。
朱標的靈柩停在奉安大殿,作為嫡子他要去靈前拜祭,還要守靈。
「啊!太子爺呀,您帶了妾身走吧!」
朱允熥的腳剛踏出門,踩在晶瑩的雨水上,邊上的房間中突然傳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哭喊。
「太子爺呀!你就這麼忍心丟下妾身,還有幾個孩兒嗎?」
哭嚎聲中,一群太監宮女,簇擁着一個白衣的婦人,從邊上的房間出來。婦人淚如雨下,似乎連走路都站不穩,需要別人攙扶。這正是朱允熥名義上的後媽,太子繼妃呂氏。
呂氏的身後,跟着一個淚如雨下的少年,面容和朱允熥有些相似,雙眼紅腫,雙手各牽一個六七歲的男孩。這就是朱允熥的二哥,朱標的庶長子朱允炆,還有他兩個同母弟弟,朱允熞,朱允熙。
一行人哭天搶地,哀嚎着前行。
而朱允熥則是獨身一人,矗立雨中。
漸漸地,馬上就要遇上。朱允熥狠狠地用手裡的姜擦着眼睛,腥辣頓時他雙眼紅腫,涕淚交加。
「母妃!」朱允熥在雨中行禮。
「太子爺呀!」然而悲切的呂氏,好像沒看到他一樣,痛哭着和他擦肩而過。
「呵!」朱允熥心裏冷笑,「這個後媽,還真是不把自己當回事!面子事都不願意做?」
可是朱允炆卻拉着兩個弟弟,在朱允熥面前站住了腳,「三弟,聽說你早上昏厥了,身在無恙吧?」
朱允炆滿臉悲容,語氣關切,還真有些兄長的樣子。
朱允熥趕緊行禮,「有勞二哥惦記,弟弟無恙!只是只是父親突然我心裏實在難受!」說著,朱允熥用袖子遮蓋眼睛,哭了起來。
他這一哭,連帶着朱允炆和連兩個小弟弟,也在雨中哭了起來。
身後趕緊有太監上前,給幾人撐起雨傘。
朱允炆拉着兩個小地在前,朱允熥落後半步,每走一步,哭聲震天。
春風細雨中,幾兄弟的身影是那麼凄涼,那麼蕭索。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