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鄉村小醫仙/鄉村小醫仙
鄉村小醫仙/鄉村小醫仙 連載中

鄉村小醫仙/鄉村小醫仙

來源:google 作者:北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凡 陳魚

秦凡機緣巧合之下獲得異能,從此走上發家致富路,各路美女追來,桃花運不斷,眾美環繞……展開

《鄉村小醫仙/鄉村小醫仙》章節試讀:

是衛生巾。

秦凡臉色一紅,跟做賊似得,急忙將衛生巾撿起來,摸着柔軟旋即裝回包里,走到衛生間門口。

「嫂子,睡衣拿來了,我放門口,我背過身你再拿。」

秦凡剛放下睡衣,卻不料,門鈕一動,陳有容出現在秦凡的眼前。

一陣芳香撲鼻而來。

雖然陳有容身上裹着浴巾,但是脖頸十分白皙,那濕漉漉的頭髮更顯嬌媚,美麗的容顏還是讓秦凡有些發怔。

迷死人了!

陳有容瞅着對方那發怔的神色,登時嬌嗔的瞪了一眼,奪過這小子手中的睡衣,嘭的關上門。

咳咳……秦凡一陣無語,轉身回到床前繼續看電視。

夜深,秦凡毫無睡意,旁邊那張床上一具美妙的身體,他怎能安心入睡?

翌日天明。

秦凡迷迷糊糊地醒來的時候,陳有容已經下樓買好了早餐。

陳有容將早餐放到桌上笑道:「快點吃吧,吃完你要是沒什麼事情的話,就跟嫂子一起去藥材市場結賬。」

「好!」秦凡從床上下來,洗過一把臉,吃過早飯便跟陳有容一起去了藥材市場。

藥材市場一般上午人居多,等秦凡到達的時候,人已經很多了。

藥鋪老闆還沒來,陳有容沒事便先帶着秦凡沿着藥材市場晃悠,順道給他講講藥材品種及一些基本知識。

有異能,秦凡腦子裡大量的藥材知識,雖然讓他對藥材市場的藥材都基本通曉,但是秦凡還是認真的聽着陳有容的講解。

五分鐘後,陳有容電話響了。

掛掉電話,陳有容轉頭道:「雄哥來了,咱們走吧。」

二人沒去藥鋪,而是直接去的茶樓。

每天早晨,陳康雄都要來這裡品茶。

上了二樓,秦凡果然看到雄哥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悠閑的品茶。

旁邊站着兩個戴墨鏡的男子,氣勢十足。

雄哥全名陳康雄,是這一帶赫赫有名的藥材大王,勢力強大。

「雄哥早上好!」陳有容上前嬌笑道。

陳康雄抬頭看一眼,不緩不慢道:「小陳啊,坐!」說著擺擺手。

「雄哥,這是麥香村我弟弟,昨天跟我一起進城,今天帶他一起過來見見世面。」

陳有容笑着介紹道。

秦凡會意,「雄哥好。」

陳康雄不屑的看了一眼,繼續品茶。

氣氛有些尷尬。

秦凡頓時對眼前這傢伙來氣。

陳有容乾咳一聲,抬頭瞅瞅旁邊站的兩個保鏢,這才走到陳康雄跟前,底氣弱道:「雄哥,我今天來是想結一下這三個月藥材錢。」

陳康雄應聲抬頭冷笑,「小陳,你今天找我來就是專門來要賬的?」

「怎麼會呢。」陳有容苦笑一聲,「今天過來主要是好久沒見雄哥你了,來看看你。」

「那好,那今天就別談要賬的事情了,陪我喝喝早茶,」陳康雄指着旁邊的凳子,「坐!」

聽完這話,陳有容心頭一沉,知道錢今天基本就沒戲了,但是她並不甘心。

陳有容坐下來,嘴角泛起一絲苦笑道:「雄哥,你是不知道今年我家日子過得緊張,這三個月都沒收入,莊稼又逢乾旱,家裡婆婆公公年紀也大了還靠我養活呢!」

雄哥抬頭哼的一聲,眼神在對方的身前掃了一眼依然沒說話。

陳有容急了,這今天賬要不回來,下次也別指望能要到賬,頓時站起來,苦笑道,「雄哥,你就給我把賬結了吧。」

秦凡這個時候才知道嫂子平時在村裡看起來很快樂,原來過得也是很辛苦。

陳康雄不滿的將茶杯嘭的放在桌上,抬頭,「雄哥我,要是今天不結怎麼辦!」

「瞧雄哥這話說的,您不結賬我一個婦人也沒辦法啊,不過我知道雄哥您一向都是體貼講道理做大事的人,不跟我們這些人計較的。」

陳有容賠笑,這雄哥是這一帶大人物,不到萬不得已最好不能得罪。

陳康雄仰頭哈哈一笑,轉而神色頓肅,手掌一揮,登時兩個保鏢上前,很明顯就要將陳有容跟秦凡趕下樓。

「手拿開!」

一度沉默的秦凡擋開伸來的手臂,瞪着眼前比他高一頭的保鏢。

陳康雄抬頭看了一眼,眼裡微微詫異。

陳有容更是驚訝,沒有想到平時看起來脾氣很好,蔫不拉幾的二蛋竟然敢發脾氣。

保鏢一怔,旋即滿臉怒氣,「小子,你說什麼!」

說話間,保鏢再度伸手去推秦凡。

卻沒想到,那手還沒碰到秦凡,紋絲不動的對方迅速出手遏制對方的手腕,反手一扭,那保鏢頓時一聲痛嚎。

另一個保鏢見狀大怒,作勢就要撲上來,秦凡抬腳,嘭的一聲踹在胸口,那保鏢應聲倒地。

全場皆驚!

茶廳的茶客紛紛扭頭驚訝看向這邊,議論紛紛。

竟然有人在這裡敢挑雄哥。

此刻陳康雄眼裡已經不是剛才的輕視,放下手中茶杯,抬頭冷笑,小子不錯,沒看出來還練過。

陳有容驚掩薄唇,驚慌失措的靠到秦凡跟前低聲道:「二蛋,別亂來,雄哥我們惹不起的。」

秦凡看了一眼對方,鬆開對方的手腕,推開對方,這才老氣橫秋道:「雄哥,生意人講究的是誠信,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況且還是我們掙的辛苦錢,你一個大老闆不會為這麼點錢而損失你的信譽吧。」

陳康雄冷哼,「小子,你教訓我?信不信今天你們從這裡走不出去?」

「信,當然信!」秦凡點點頭,轉頭看了一眼窗外,這才落座,在對方的身上看了一眼說道:「不過待會兒我要是告訴你一件事兒,估計你不會這麼想了!」

「什麼事?」

陳康雄眉頭一皺,他跟這小子素未謀面,即便他現在很生氣,但還是引起他的好奇。

別說是陳康雄,就是陳有容都有些懵圈,她不知道這小子葫蘆里賣什麼葯,剛才已經激怒雄哥,萬一弄不好就會引火上身。

秦凡搖搖頭,「這件事兒是一個秘密,只能我悄悄告訴你。」

說完秦凡站起身,準備走到陳康雄身邊。

被打的兩個保鏢見狀撲上來護主人,被陳康雄示意退下。

他倒想看看對方玩什麼花樣。

「小子,你要是跟老子玩花樣,小心我弄死你!」

陳康雄湊過身。

秦凡搖頭,神秘兮兮的附耳幾句。

片刻之後,陳康雄臉色大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