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先婚後愛,秦總追妻路漫漫
先婚後愛,秦總追妻路漫漫 連載中

先婚後愛,秦總追妻路漫漫

來源:google 作者:派大星好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屠 許綰月

【先婚後愛+甜寵+互相救贖】她,有一段不堪的過往,如惡魔般將她拉入黑暗,心卻依舊嚮往光明他,在被忽略中長大,欺騙、背叛充斥着他的生活,即使後來身處高位,卻仍沒有能一個真心相待之人命運讓他們相遇,在一次次的試探中揭露真心,互相救贖他給了她溫暖與依靠,她回贈他真心與愛意陽光最終驅散了黑暗,他們最終也相攜白頭展開

《先婚後愛,秦總追妻路漫漫》章節試讀:

秦屠看着面前女人故作鎮定的模樣,心裏有些好笑。

「可以。」

許綰月沒想到他居然這麼容易就答應了,有錢人果然都是隨心所欲的,她心裏這樣想。

「你多大了?」

許綰月不知道他問這個的意圖是什麼,但還是如實回答:

「21歲。」

秦屠思索了一下,看向許綰月,緩緩道

「我有個條件,你要和我結婚。」

話音剛落,許綰月不可思議的睜大雙眼,手顫顫巍巍的指着秦屠,像看瘋子一樣盯着他 。

「你瘋了吧,我不同意!」

秦屠也覺得自己說這話有些唐突了,但是眼下,這是安撫爺爺的最好辦法,爺爺年歲已高,秦屠實在是不想再讓他操心了,更何況,還有個謎團或許能從許綰月身上解開。於是他耐心的給她解釋。

「只是名義上的夫妻,我們兩個可以各過各的,互不干涉,該給你的,我一樣不會少。」

許綰月還是不能理解他這樣的做法,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奇葩的事情。

「我可以知道原因嗎?」

「為了讓我爺爺晚年順心。」秦屠認真的說道。

看着那真摯的眼神,許綰月簡直差點就被說服了,但是她知道,這背後肯定還有其他的秘密,眼下正是缺錢的時候,也不能奢求太多了,再三思索下她還是同意了。

「行吧,我答應你了。」

秦屠點點頭,從包里拿出一份協議,讓她看看還有沒有什麼需要添加的條件,許綰月仔細看完後,不禁感嘆這男人想得如此之周全,所列種種也並沒有虧待她。

簽完協議後,秦屠告訴她,明早9點民政局見。

許綰月感覺這段時間自己的人生也太戲劇化了,前有英雄救美,後有被迫結婚,想不到自己年紀輕輕就變成了有夫之婦。

第二天

許綰月早早的來到民政局門口,並不是因為她多期待這件事,而且今天剛好是情人節,為了不耽誤下午的實驗課,她只能早早的來佔位置,果然,門口已經排起了長龍。

正當她生無可戀時,一輛低調奢華的蘭博基尼突然停在她面前,周圍的女生頓時投來羨慕的目光,正好奇的打量着是哪一位土豪結婚了。

秦屠打開車門,長腿邁出,一張比娛樂圈明星還要完美的臉暴露在人們的視野中,周圍突然躁動起來,有人在小聲討論道:

「這不是秦氏總裁嗎?果然和電視上的一樣帥啊啊啊。」

「他不是有好多情人嗎,居然安下心結婚了?」

許綰月心想,完了,自己可能招惹上了什麼不得了的人物了。

秦屠一出來看着那還在傻乎乎站着排隊的女人,不禁嗤笑一聲,走上前去拉着她的手往vip通道走去。工作人員看到秦屠的臉,眼睛頓時亮了,連忙將他們帶去辦理,一邊還在用餘光偷偷打量着許綰月,不知道這個女人用了什麼魔力讓秦氏總裁娶她進門。

拍照的時候,工作人員看着兩人板着一張臉,萬般無奈,但又不敢提醒秦屠,只能委婉的讓許綰月笑得開心一點,許綰月不願讓工作人員難堪,便對着鏡頭微微一笑,於是一張極不協調的照片就這樣產生了。

一切結束後,秦屠留下一句「有事我會給你打電話」就開車離開了。

許綰月向來是一個既來之則安之的人,不管前路怎樣,闖就是了。

秦屠回到公司後,看着手裡紅色的結婚證,有些恍惚,他其實一開始本沒有這個打算,至多也就把許綰月包養幾個月,但是,他不願讓爺爺再失望,自己確實也該放下了。

況且許綰月不會像其他女人那樣費事。能用錢辦到的事情都不算什麼。秦屠又看向桌上女人的相框,把它收進抽屜里喃喃自語道:

「調查進度該加快了。」

回到宿舍後的許綰月看着結婚證上的男人,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極具魅力的人,不管是外貌還是身材上,都完美得無法挑剔,但是今天聽到路人對他的評價,除了帥以外都是些不太好的,她頓時有一種羊入虎口的感覺。

於是打開電腦,在瀏覽器搜索秦屠的名字,映入眼帘的就是他接受採訪時的照片,旁邊一行大字:秦氏集團總裁。下面還有很多關於他的新聞,但大多都是他又換了哪個女明星當情人,哪個情人跟他的時間更長等等的花邊新聞。

不知怎的,許綰月鬼使神差的點了進去,發現這些情人大都不超過兩個月,她不由得震驚,感嘆道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帥果然不靠譜。」

「誰?綰月你在嘀咕什麼呢?」張曉好奇的探出頭來。

「你知道秦屠嗎?」張曉正好是本地人,許綰月便好奇的問了問。

「秦總裁啊,可花心了,不過帥是真帥,原來你在說他啊。你怎麼突然關心他起來了?」張曉有些好笑的看着她。

「就…突然看到了。」許綰月突然覺得有些心虛。

張曉狐疑的看了她一眼,又繼續說道:

「他找情人都是按清純掛找的,口味可真是單一。」她癟癟嘴,便轉身去洗漱了。

坐在床上的許綰月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自己的臉,更猜不透秦屠的意圖,自己怎麼看都跟清純不沾邊啊,真的只是為了讓爺爺滿意嗎?

殊不知,風雨欲來。

秦宅里,秦屠告訴了秦老爺子自己已經結婚的事。

秦老爺子喜出望外,連忙讓秦屠把照片拿來看看,看着結婚證上的照片,只覺得越看這女孩兒越討喜,笑得連鬍子也跟着一起抖動。

「這女孩長得真水靈,咦?99年的?還是學生吧。」

「是的爺爺,s大學生。」秦屠看着老爺子高興的模樣,心情也不由得喜悅起來。

「這麼年輕,你可要好好對人家,我得趕快告訴給你爸媽。」老爺子連忙掏出手機。

在老爺子打電話的時間,秦屠來到了他從前的房間里,屋裡的擺設還是從前的樣子,乾乾淨淨的,應該是傭人有來定期打掃過,秦屠緩緩撫摸過每一件東西,回憶着屬於它們的故事。

秦屠狠狠閉了閉眼,接着從柜子里拿出一個小匣子,打開後裏面放着一個玻璃做的小女孩,與之配對的還有一個小男孩,不過已經隨着它的主人永遠消失了。

秦屠把匣子放好,慢慢退出了這個房門,鎖上了門,也鎖上了關於她的所有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