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鹹魚公主養成手冊
鹹魚公主養成手冊 連載中

鹹魚公主養成手冊

來源:google 作者:兔子吃草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兔子吃草沒 古代言情 宋晚棠

穿成瑪麗蘇古言中的背景板小透明,宋晚棠表示只想每天吃吃喝喝做一條快樂的鹹魚只是那些男主們為什麼不去喜歡女主,反而開始跟她有瓜葛了啊喂!這……很難不心動呢……(´つヮ⊂︎)☆肆意俠客顧枕流冷麵將軍謝知洲風流太子賀霜塵溫潤大夫溫棲風要哪個好呢?涼洲小公主賀霜歲表示:「棠棠哪個都不要,棠棠要和我浪跡天涯」展開

《鹹魚公主養成手冊》章節試讀:

人的思維總是發散得尤其快。

從謝知洲到宋晚棠再到死去的江美人甚至到前朝的江太后。

最後他們終於得出了宋晚棠生性放蕩勾引謝知洲的結論。

於是一個個憤憤不平,非常迅速地編排出了許多個話本子來,個個都是顯而易見地指桑罵槐。

什麼大將軍保家衛國,歸來時被狐狸精勾引拋家棄子啦。

還有什麼俊俏的小將軍被勾人的狐媚子吸了精氣,一代英豪客死他鄉啦。

版本之多,小酒氣得憋紅了一張臉,講得繪聲繪色,聽得宋晚棠笑得一抽一抽地在床上打滾。

「小酒,謝知洲要是知道自己不僅成了負心漢,還被人寫死了,估計整張臉都會黑得——比外頭的天還黑——」

小酒朝着窗外瞅了一眼,夜晚黑漆漆的,也許會下雨,一點兒星星和月光都瞧不見。

撇了撇嘴。

「那些人真是的,公主和他們無冤無仇,他們真是母雞孵小鴨——多管閑事!」

宋晚棠笑累了,爬起來喝口水潤了潤嗓子。

「其實也沒什麼。」

宋晚棠說了半句話,又停下來咕嘟咕嘟喝了好幾杯水。

把小酒這孩子急得不行。

「就是謝知洲說,想讓我憐惜他。」

小酒:「?」

「……」

好傢夥,敢情是誰勾引誰。

宋晚棠喝飽了,又躺回床上,滾來滾去。

「皇兄說謝家若想安好,謝知洲就得娶了我。想必這也是父皇的意思,等謝知洲成了駙馬,那就是和皇室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謝家也就成了皇家的附庸……權勢最大的將軍府就在父皇的手心兒里了。」

頓了頓,宋晚棠嘆了口氣。

「好在謝家也就一個謝知洲。若是有位謝小姐,怕是得入了皇宮或者東宮了。」

聽宋晚棠這麼一說,小酒方才還是滿腔怒火,眼下只剩下難過了。

「平常什麼事兒都想不起來公主,一需要嫁女兒就立馬恢復記憶……」

「我是公主嘛。」

宋晚棠笑了笑,掐了掐小酒白嫩嫩的小臉。

「可是還有大公主和三公主……」

小酒任由宋晚棠的爪子在自己臉上作惡,憤憤不平。

說完,自己又是生氣。

宋錦芍和宋杳蓉都是陳皇后的寶貝疙瘩,賣閨女這種事兒,也只能落到沒了娘的宋晚棠身上了。

宋晚棠抱着小酒笑着倒在了床上。

「小酒,人生得意須盡歡,當鹹魚嘛,開心最重要啦!」

「……可是公主又不喜歡謝小將軍。」

小酒還是鬱悶,整個人蔫蔫兒的。

要是嫁給不喜歡的人,公主還會開心嗎?

宋晚棠說:「小酒,我們好好活着就好了,況且,我也可以試着喜歡謝知洲。」

「……公主!」

「哈哈哈哈哈,開玩笑開玩笑,你別撓我啊!」

兩人鬧了一陣,宋晚棠也是累了,就摟着小酒的胳膊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外頭果真淅淅瀝瀝地下着雨。

春寒料峭,乍暖還寒。

宋晚棠昨夜蹬了個被子,今兒清晨一睜眼就開始咳嗽,流了鼻涕,嗓音也啞了。

「小酒……你同我說實話,昨兒夜裡……你是不是搶我被子了?」

宋晚棠把自己包成一個粽子,眯着眼問。

小酒「哎呀」了一聲,也不管宋晚棠打趣她,拿了放在角角兒里的油紙傘就出門去了。

「公主!我去找溫大夫來!」

小廚房灶台上咕嘟咕嘟煮着驅寒的葯。

溫棲風收回了把脈的手,把帕子疊好放回藥箱子里。

「殿下是昨夜受了涼,寒氣入體,再加上行動不便,這幾日還是抓了葯,多多休養的好。」

說完,溫棲風嘆了口氣,語氣中多了一絲無奈。

「罷了,我回去配好葯,給你們送來便是……這次莫要學前幾回,嫌葯苦就把葯偷偷倒掉,良藥苦口呢,殿下莫要任性……也莫要讓我心疼……」

宋晚棠乖乖聽教訓,然後眨了眨眼,道 :「知道啦……謝謝溫神醫。」

這幅模樣倒是叫人狠不下心來說教。

更別說是溫棲風這等偏愛寵溺宋晚棠之人。

小酒墊着布去盛熬好的葯來,溫棲風自然而然地接過,舀了一勺,放到嘴邊輕輕吹了吹,又遞了過去。

看着宋晚棠皺巴着小臉把葯咽下去,溫棲風才放心呼出一口氣。

想起昨日的事情,溫棲風又開口道:

「殿下也無需太過在意京中流言,清者自清,太過在乎反而會鬱結在心,惹得病情加重。」

話是這麼說,但其實他們都知道,流言是最可怕的。

就像當年,別人是怎麼說溫棲風的呢?

放着大好的前程和功名利祿不要,跑來當大夫懸壺濟世呢,真是傻。

又傻又蠢。

蠢得無可救藥。

哪怕溫棲風后來妙手仁心行走天下,旁人也只是裝模作樣嘖嘖兩聲,惋惜一句。

「溫家落寞啦!」

「……」

「別聽他們胡說啊!溫神醫很厲害呢!治好了那麼多人的啊,善良的人要開開心心的呀,不要為他們說的話難過啦……」

宋晚棠這麼笑着對溫棲風說,讓他恍惚地抬起頭,看到了一個笑得比自己手中要用來做藥材的花兒還好看的姑娘。

是那個被趕出宮的長樂公主啊。

只有宋晚棠會叫一句「溫神醫」,溫棲風也會發自肺腑地尊稱一聲,「殿下。」

是視若珍寶的尊敬,是被認同的欣喜。

安慰過了宋晚棠,溫棲風就從藥箱子里拿出一塊玫瑰蜂蜜酥酪來,好看的眉眼低垂。

「殿下,今日我來時經過芳點齋,恰好看到它剛剛做出來,想起殿下愛吃,就買來了。」

有甜甜的糕點吃,宋晚棠皺着的眉頭又鬆開了,憨憨地笑了笑。

「謝謝溫神醫啦!」

和大哥哥一樣貼心的溫棲風做朋友,簡直太幸福啦!

嘴裏和心裏原來苦苦的,現在嘴裏甜甜的啦!

溫棲風又同小酒交代了許多,小丫頭認認真真地聽,仔仔細細地記,打心眼兒里盼望着公主趕緊好起來。

哪怕每天只當鹹魚呢?

當一條健康快樂的鹹魚也好啊!

喝完了葯,宋晚棠眼皮子沉沉的,迷迷糊糊就睡過去了。

再睜眼已經是半夜,小酒趴在貴妃塌上睡著了,連被子也忘記蓋了。

「真是的……笨蛋小迷糊……萬一你再感冒了可怎麼辦呀……」

宋晚棠嘟嘟囔囔,又扯了一床被子給小酒蓋上,覺得肚子里空空的,就伸了個懶腰推門而出,想看看小廚房裡有沒有小酒剩下的吃的。

一出門,雙手就被緊緊握住了。

「宋晚棠,你有沒有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