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仙尊的花妖新娘
仙尊的花妖新娘 連載中

仙尊的花妖新娘

來源:google 作者:阿花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阿花 陸盞

身為食人花族的最後一根獨苗,我竟然被一個凡人給馴養了,說來真是丟臉天天喝水吃果子成了我的日常,和他各種鬥智斗勇皆失敗,我太難了可平凡的生活終究被我嗜血妖靈的身份打破,我捲入了一場又一場的陰謀和漩渦而陸盞,卻始終沒有放開我的手,幾度把我從迷失和險境拉了回來我以為他對我傾心相付,卻沒想他一切的好,也是早有的算計後來我才明白,命運是一根藤蔓,早就把我和陸盞緊緊纏繞在了一起他有他要守的仙道,而我卻只想成為他的唯一展開

《仙尊的花妖新娘》章節試讀:

「那就很簡單了,只要養花之人把花朵本體上結的穗子毀了,那契約也就沒有了。」
「這麼簡單?」陸盞驚得張大嘴巴。
「恩。」我誠實的點點頭,眼中眼波流轉。
食人花,顧名思義,就是飲血食人的意思,早年間那些術士和高人,早就把我的同族都一把火燒死了。
可陸盞沒有,他依然給我澆水,修剪,對着我碎碎念。對此,我其實是有些感動的。
但讓我覺得牙痒痒的是,自我開花以來,就沒有聞到過什麼血肉的香味,就連牆角里的小老鼠,多看一眼,也會被陸盞揪着耳朵不給飯吃。
哪有食人花是吃素的呢?我看着碗里那青皮綠果,眉頭糾成一團,陸盞卻還在往碗里添了幾顆西紅柿,說是補充維生素。
「這些果兒呀,是我到後山去採的呢,可新鮮了,嘗嘗。」陸盞邀功似的把一顆野生青楊梅遞給我,眉眼彎彎。
我不好駁了他的面,只得兩眼一閉,把綠色的楊梅丟進嘴巴里,嘎嘣嘎嘣幾下,一股子酸到牙疼的酸味充斥在我的味蕾,我幾經抽搐了下,硬生生給吞了。
陸盞滿意的點點頭:「真棒。」
我哭喪着臉,作為食人花竟然吃素,我真是給食人花丟臉。
看着陸盞那肌膚勝雪的皮膚,我捂着被酸果子酸倒的牙齒,暗戳戳地想:他的血一定是很好的下酒菜。
「你是想要下酒菜?還是想自焚?」陸盞抬頭,臉上掛着得意的笑,狹長的眉眼上挑,更襯得他風度翩翩。
「自焚?算了算了,我還想多活幾年呢。」我撿起一顆又大又甜的野果,權當是肉來啃。
……
每天,微風拂過,湖面泛起陣陣漣漪,竹屋建在湖邊,冬暖夏涼。
我搬來一張躺椅,迎面對着湖水,愜意地曬着太陽,不多時便睡著了。
這樣想想,倒也愜意,日久天長之後,我的心念也淡了許多,只是也會有心血來潮發揮本性的時候,比如這天——
陸盞常常在清晨上山給我採集露水,回來時,懷裡抱着一個罈子,裏面是他一個早晨收集起來的露水。
「我要喝血!」我對他辛苦一個早晨收集來的露水並不滿意,吧唧了一下嘴巴,又再一次抗議。
「這水吸收了天地精華,比什麼人血更滋補。」陸盞給我倒了滿滿一杯子的露水。
「我就是要喝血!」我在地上撒潑打滾,脾氣一來,當真是剎不住。
可陸盞就是就是陸盞,對我的撒潑如如不動不說,還一副要把懷揣着邪惡本性的我朝着一株純性善良的向陽花的模樣,差點氣死我第10086次。
「阿花,你要是不喝,那我就倒掉了,反正,人血你是不可能得到的,還沒有露水喝的話,到時候你就會餓成一株枯花了哦。」
「慢着。」我衝過去,一把把罈子給湊到嘴邊,昂着頭,咕咚咕咚全部給喝了!
我想過了,不就是沒血喝么?沒事,只要我不變成枯黃色就行,
事實證明,女子都是愛美的,花也是,額,雖然我本來就不太美。
「阿花,真棒。」
「阿花?」我皺着眉頭,腦袋向四周巡視一番,確定他口中喚的人就是我,可是我明明叫嗜血!
「對呀,嗜血這個名字聽起來很血腥,一點兒也不好聽,所以我就叫你阿花了。」
「我抗議!」這名字真是弱爆了,一點也體現不出我威力無邊,兇狠殘暴的偉大形象。」
「抗議無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