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小可憐她懷了豪門老男人的崽
小可憐她懷了豪門老男人的崽 連載中

小可憐她懷了豪門老男人的崽

來源:google 作者:林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漾 現代言情 秦訣

【人間清醒嬌軟女明星vs戀愛腦寵妻狂魔男德霸總】點擊就看秦大總裁自我攻略,又當爹又當老公-為了姐姐的姻緣,林漾被自己親媽設計了一夜林漾懷孕了,孩子爹是傳聞中的那個不近女色的秦大少爺秦少爺說結婚,林漾表示拒絕秦訣:領證獎勵一個億林漾:蕪湖好耶!-秦訣覺得自己做了一筆很划算的買賣,了卻秦父秦母的心愿卻不知道對方比她更認真的打着算盤五百萬買房,一百萬買車,三千萬跟公司解約!徹底擺脫林家,剩下的錢可以去環遊世界!-孩子出生那晚,林漾睜開眼,看到病床前的秦訣眼眶通紅林漾:心疼?那尾款多給一點行不行秦訣:……秦訣:醫生問我為什麼跪在老婆床前-網傳最近爆火的林姓女星不但介入自己親姐姐的戀情,還被包養,給秦氏總裁當小三!林漾:謝邀,沒姐姐,我包養的秦訣秦訣:嗯紀淵(男二):水水,能不能再看我一眼…紀瀲:姐姐嫁個了一個好男人,好耶!我哥?死遠點!-1v1超甜sc男主一見鍾情,漾性戀1. 女主情感缺失有心理障礙,表演型人格2. 虐渣爽文,親媽和男二的火葬場文學展開

《小可憐她懷了豪門老男人的崽》章節試讀:

周千千在電話那邊再三跟林漾確認時間。

林漾有些好笑的看了一眼剛被跑腿送來的邀請函。

白底金字,明晃晃的寫着『嚴斟生日宴』。

燕京遍地富二代。

她知道周千千家比林家條件好的不是一點點,但好到跟嚴斟相熟的地步也是她沒想到的。

「姐姐,我就是再混八百年也搭不上嚴影帝啊,誰都不認識我去幹嗎?純吃飯?」

「純吃飯這麼了,我單獨讓嚴斟給咱倆開一桌,想吃到幾點到幾點。」

周千千這句話當然是開玩笑的,哪真能純吃飯。

周千千正色的開口:「你最近不一直空檔期嗎,他生日宴會上好多導演和投資方都來,萬一就被誰看中了呢,就是混個眼熟也行啊。」

這倒是真的,再不工作她就真的吃不起飯了。

林漾揉着不太舒服的胃部,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最近她的作息混亂加上吃外賣。

每天早上起床都有淡淡的反胃感。

林漾有些猶豫:「那我問一下方果女士…」

她,周千千,方果,三個人是大學同學。

「不用問了!」周千千大手一揮:「方果那兒我給你解決!」

*

林漾猜的不錯。

嚴斟這種級別的影帝兼流量明星,明顯不是她這種小藝人高攀的起的。

就單單一個生日宴的排場,就讓林漾見識了什麼叫貧窮限制了她的想像。

整個宴會廳分上下兩層,挑高的穹頂金碧輝煌,甚至還把歐式的噴泉搬進了室內,噴泉頂部屹立着一個女神雕像。

林漾進來的時候淺看了一眼,大半個娛樂圈都來了。

如果不是周千千,這種級別的聚會,她再混三十年都攀不上。

如果不是周千千提前告訴她這是嚴影帝的生日宴,林漾真的會以為自己是不是誤入了某個時裝發佈會的秀場。

周千千看着衣香鬢影觥籌交錯的人群,和被圍在人群中的嚴斟,糾結片刻,決定陪着林漾窩在角落吃甜品。

她大意了,嚴斟生日居然請了這麼多人來,她屬實是沒有想到。

嚴斟工作忙,經常在劇組裡一待就幾個月,難得的休息時間身邊還圍着私生和狗仔打轉,私下裡就是她想見一面兒都難。

周千千乾笑着對林漾開口:「抱歉啊水水,我沒想到…」

林漾眼尾微彎,心情很好:「還是有收穫的呀。」林漾說著,舉了舉自己手裡的蛋糕。

她最近在家憋的是有點太無聊,即使達不成今天來之前的目的,就是與周千千聊聊天她的心情也很好。

林漾笑吟吟的誇誇。

「比如這個,非常棒!」

檸檬撻。

對周千千說有些太酸的,但林漾吃起來感覺很好。

她最近莫名的反胃,沒什麼胃口,在家也懶得做飯,體重一直往下掉。

周千千一拍桌子,反手從甜品台上拿了幾份過來:「吃,吃大塊的,咱今天吃飽!」

*

二樓平台,周越端着杯酒靠在欄杆上,懶洋洋的往下望。

樓下熙攘,一群俊男靚女,周越感覺所有人都長得一樣。

特別是有幾個女生,玩連連看都能消掉。

他看得頭暈:「周千千呢,不是說到了嗎?」

秦訣的目光一直似有似無的落在某個身影上。

聽見周越開口,才勉強往那道身影的旁邊望了望。

示意周越方向:「那兒。」

周越順着他的目光往下看,還真在。

秦訣找了多久?有沒有一秒?

周越沒忍住爆了一口粗:「我靠,火眼金睛啊你。」

秦訣沒說什麼,只是繼續往那個方向看。

周越低頭給周千千發了個消息,讓她上來。

收回手機再抬眼,看着樓下的周千千整個人殷切的,恨不得喂那個女孩吃蛋糕,覺得有意思,開口打趣道:「這大小姐還有伺候人的一天?」

說罷,他仔細的看了林漾幾眼,眸子里閃過一絲驚艷的色彩。

漂亮,還不是那種能連連看的漂亮。

氣質獨特,一張小臉清純亮眼。

周越眼睛都看直了,不由得誇讚:「長得還挺漂亮的,這就是周千千的那個閨蜜?今天可算是見到了。」

秦訣語氣奇怪:「你看上了?」

周越嘴上沒調的應着:「看上也不能上啊,周千千把我腿打斷。」

瞬間,秦訣臉色冷的厲害。

周越後背莫名的發寒,下意識的往自己身後看了一眼,什麼都沒有,然後又扭頭回來看秦訣:「怎麼了這是。」

秦訣面無表情,移開視線。

秦大少爺脾氣陰晴不定,周越已經習慣了。

但這還是第一次被秦訣用這種看死人一樣的目光看待。

外人怕秦訣,周越可不怕。

他太了解秦訣,這人今天有點不在狀態。

他覺得有意思,頗有興趣的往周千千的方向看。

*

二樓是休息室,不讓賓客們往這兒來。

周千千拎着裙擺上來之後,才發現嚴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從人群中間出來,跟在自己身後面。

嚴斟是秦訣的表弟,就比秦訣小几個月。

他從小就對演戲感興趣,可惜嚴家不支持他的事業。

大學畢業之後不想繼承家業,於是就跑到秦訣這兒來。

嚴家再不願意嚴斟在娛樂圈混,但還是要給秦訣面兒。

嚴斟跟秦訣的眉眼有點像,但是氣質天差地別。

秦訣矜貴,氣質冷淡。

嚴斟卻是燒包的厲害。

嚴斟跟幾人打招呼。

周越看着嚴斟西裝里的鏤空襯衫,吹了聲口哨:「衣服不錯,給我來一件。」

嚴斟孔雀似的在幾人面前轉了一圈,得意洋洋:「怎麼樣,我自己創立的品牌。」

說著,還湊近碰了碰周千千的肩:「不錯吧大設計師,我是不是那種屬於有天賦的天才?」

有天賦的,天才?

周千千無語的看了他一眼。

你其實可以直接誇自己的。

「你這副樣子敢不敢給你的粉絲看?」

嚴斟對外立的一向都是禁慾溫柔白月光的人設,周千千覺得就是秦訣性格的翻版。

嚴斟連忙擺手,那怎麼行,他的人設可是很值錢的。

周千千無語:「我看你就是掉錢眼裡了,本來今天生日宴,我還打算給你介紹一個朋友,結果你弄得跟酒會似的,身邊圍的水泄不通,我都怕湊近之後發生踩踏事件。」

嚴斟撩了撩額前的頭髮:「沒辦法,本人魅力太大。」

說完,他又好奇的開口:「什麼朋友?演員?」

不是圈子裡的,周千千也沒必要特意介紹給他認識。

畢竟二樓站着的,隨便拎一個都比他厲害,他也就是在娛樂圈的地位高一點。

周千千語氣驕傲:「昂,我閨蜜,很漂亮的一個女演員。」

嚴斟瞬間反應過來:「那個小可憐是吧!」

說著,興奮的往樓下看:「在哪呢?」

*

【嚴斟同學後面有大用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