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肖天曄任雨
肖天曄任雨 連載中

肖天曄任雨

來源:外網 作者:肖天曄任雨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肖天曄任雨

【超獨立超能力深海宮美人魚×禁慾系娛樂圈頂流男神馬甲多多:甜寵虐心,還有一點點奇幻】「吵死啦!」他煩躁地高聲呵斥了一聲,語調震得任雨魂飛魄散,嚇得她立馬噤聲。這個男人不好惹。她從小在深海宮備受寵愛,何曾被人這樣呵斥過?任雨一聲沒吭,委屈的眼淚卻像珍珠一樣立馬撲簌簌滾落下來……展開

《肖天曄任雨》章節試讀:

醒來後,任雨發現自己眼前片漆黑。莫非她還被困在那個黑沉沉令人窒息的海底地心隧道?
記憶中那種無從攀掛如墜無底深淵的恐懼感瞬間瀰漫全身,任雨用儘力氣尖叫起來‐‐&啊!&
突然,&啪嗒&聲響,眼前彷彿敞亮起來,明晃晃的光線直逼她的雙眼。個男人低沉的聲音傳到耳邊:&喊什麼?還讓人睡覺嗎?&
任雨躍而起,心有餘悸地睜開眼睛,半晌才適應這突如其來的光線。
哦,這裡不是海底地心隧道,是個牆麵灰冷的房間,到處透出股冰冷的堅硬感。而她正坐在張大大的白色軟床上,這張床竟然是這個極簡的現代卧房裡唯的陳設。
那個把她從海灘背回來的男人就倚在門邊,依然是雙手環抱於胸,以那副熟悉的嫌惡表情,盯着滿頭大汗的她。
任雨頓時放下心來,她無辜地迎上他那深邃無波的雙眸,好半天才可憐兮兮地擠出幾個弱弱的字:&我…我怕黑!&
以前的任雨並不怕黑,只是現在黑漆漆的夜晚容易讓她回想起個人墜入地心隧道的噩夢般經歷。那種噬骨穿心的孤獨感,任雨再也不願憶起。此刻,她希望有人在身邊陪着。
那個男人嘴角微彎,眼中掠過絲似笑非笑的嘲諷,然後面無表情道:&那開着燈!&
他正要轉身走開,又被任雨立馬叫住:&喂!你等等!別走嘛!&
那男人停下腳步,轉過頭來,以副期待看好戲的神情,眯起眼瞅着任雨。任雨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說出那句話:&你…睡我旁邊,可以嗎?我個人睡覺害怕!&
天哪!她居然在乞求個人類的男人陪自己睡覺?任雨覺得自己已經完全喪失了全深海宮最漂亮的條美人魚該有的矜持和自尊。
但生而為魚,也總會有些身不由己嘛。算了,渣魚就渣魚吧,為了那點脆弱的安全感,就渣這次。任雨這麼自我安慰道。
然而,更屈辱的是,那個男人蹙了下眉頭,用種難以名狀的眼神瞥了她眼,就平靜地轉過頭去,頭也不回地走掉了。
情急之中,任雨迅速跳下床準備跟出去。哎呀,不對。任雨又慢慢退回去,坐到床邊,抬起那條受過傷的右腿左左右右看了遍。
扎進小腿的幾塊玻璃碎片不見了!因為小腿上已經綁了幾層厚厚的醫用紗布,上面只滲出了點點血印,想必血也已經止住了呢。
這個男人不簡單,竟然在她毫無痛覺地情況下就把玻璃碎片都給取出來了。任雨對這個男人生出了絲絲好奇。
任雨準備去找那個男人,瘸拐出了卧室。迎面就撞見整面高到天花板的鏤空書架,完美地隔斷着卧室和客廳。她走近去,發現往上數第三層書架上,放置了幾尊金閃閃的獎盃。
任雨拿起其中尊獎盃,湊近看。獎盃上面有兩行中國漢字,行寫着&最佳男主角&,行寫着&肖天曄•《魅魂》&。
肖天曄。是他的名字?
從書架鏤空的格子里望出去,任雨看見那個男人正躺在客廳那張長長的大沙發上,睡姿規規矩矩,像經受過嚴格訓練般。
任雨看着覺得有些好笑,她大喊聲:&肖天曄!&
他身體仍然動不動,但任雨遠遠看見他打了個長長的哈欠,嘴無奈地動了動:&又怎麼了?&
&原來你真的叫肖天曄啊!&任雨像印證了什麼新大陸發現般,邊說邊朝他走去。
她瘸着腿走到他腳邊不遠的地方,肖天曄也沒有挪動姿勢半分。任雨索性走上前去,在他腦袋旁側席地坐下來。
任雨盯着他看了好會兒,這是她第次這麼認真地觀察個男人的臉。
她在心裏連聲咂嘴:&嘖嘖!個男人的眼睫毛居然又黑又長,跟畫里的美人似的,這還得了。&
過了會兒,任雨又想起自己的正事來,立馬收斂起自己貪戀盛世美顏的目光,強行用手掰開肖天曄的眼皮,邊說:&你睜眼看看我!我真的不能個人睡覺!&
肖天曄把抓住胡亂在他臉上摸來摸去的手,語氣冷冷道:&別隨便碰我!&
任雨坦坦蕩蕩地對上肖天曄忽而沉沉又忽而灼灼的雙眸,賊兮兮地說:&你跟我睡,我就不碰你!&
眼神撞在起,剎那之間,兩人都有些恍恍惚惚起來。最後,肖天曄嘆口氣,放開她的手妥協道:&就答應你這回!&
等任雨爬上床後,肖天曄擰開床頭微弱的夜燈,輕輕脫掉鞋子,合衣鑽進了被窩,並再跟任雨強調,離他遠點,要跟他保持至少厘米以上的距離。
任雨朝他吐吐舌頭:&你個大男人,還怕我會吃了你嗎?&
肖天曄不理她,翻過身去背對着她。兩分鐘沒說話,他就陷入了酣甜的睡眠。
晚上,把她從海灘上背回來,又趁她睡着細細處理了傷口,肖天曄可能已經很疲憊了。而已經睡過覺醒來的任雨,卻怎麼也睡不着了。
床頭夜燈顯示時間已經快到凌晨四點。此刻,任雨看着空中那輪滿月,想着那片海灘的位置。
按她的癒合能力,應該三天後,小腿上的傷口就會完全消失不見。當她能正常行走,她也許很快就能找到海灘,回到大海里了。
任雨回身望了眼睡姿已經變得四仰叉的肖天曄,不禁輕笑了聲,笑完轉瞬又有些傷感。
六個多小時前,在遭遇前所未有的險惡風浪後,任雨恨不得拼盡切力氣游回深海的家。六個多小時後,她的心似乎有些不樣了……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系的生滅,也不過是剎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盡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別,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着,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衝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只覺得股驚天意志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着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着位面。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着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衝天而起,瞬間沖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沖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着整個位面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別,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着,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2章
喊什麼?讓人睡覺嗎免費閱讀.https://.8.o

《肖天曄任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