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逍遙小村醫
逍遙小村醫 連載中

逍遙小村醫

來源:google 作者:孤狼8888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春燕 張東 都市小說

張東一番奇遇,搖身從傻子變成神醫,醫術精湛左手懲奸除惡護美人,右手領着鄉親發家致富,從此逍遙鄉村都市展開

《逍遙小村醫》章節試讀:

「東子,聽姐話,跟姐走!」

張東趴在地上玩泥巴,忽的聽見身後嫵媚的聲音,咧嘴開心回頭,憨憨甜甜回道。

「來了!姐姐!」

劉春燕笑盈盈親昵的挽着張東的胳膊,他邁着外八步,頭歪靠在香肩上,因夏天易出汗,別人身上汗臭難聞,可劉春燕身上體香隨風飄散,時不時撩動張東的心懸!

雖然張東是個傻子,沒心眼兒,可他也知道,劉春燕的魅力,村裡男人隔三差五爬她窗戶!

「東子,姐姐才提水一桶,就提不動了,讓你來幫幫忙,你看天都很晚了!」

扭着步子風姿綽約,細腰兒張東一隻手都能攬住,那雙桃花眼輕瞄一眼魂兒都能丟了,村子裏誰都想幫劉春燕幹活,可她誰也不找,就張東。

「好,姐姐喊,東子幫!」

張東傻呵呵的點頭,劉春燕伸出肉嘟嘟的蔥手揉揉他的腦袋,眼眸望着張東矯健的身材,閃過一絲別樣的情愫!

今晚希望能心想事成的!

想到此,劉春燕步伐加快,張東被甩在後面,手耷拉下無意拍打劉春燕柔軟的背,他怔愣盯着,「姐姐,你身上好多汗!」

「對,東子,姐姐家裡冰着西瓜,提完水,姐姐給你吃西瓜!可別和別人說你在姐姐這裡吃了西瓜哦,被人知道了,會打你的!」

張東咬唇呆愣重重點頭,拍拍胸脯保證,「姐姐放心,東子保證誰也不說!乖乖聽話,吃西瓜!嘿嘿嘿!」

瞅見張東這幅模樣,劉春燕心中難受至極,臉上卻依舊盈盈媚笑。

三年前,張東考上本省最好的醫學院,是村裡所有人的驕傲,可不知為何原因,三個月後,張東被人抬着送回來,渾身綳滿繃帶,村裡巫婆都說活不過的!

可誰曾想,他命大,那麼重的傷,都活下來了,可這腦子也變得不好使了!

「姐姐,東子去提水啦!」

就在劉春燕回憶之時,已然來到古井邊,張東蹦蹦跳跳脫掉衣服,露出壯碩充滿肌肉的身軀,一手提一桶水!

「這傻子,可惜了……」

劉春燕臉頰微紅,白嫩的肌膚透着羞澀,此刻夕陽西下,餘暉照耀下,張東提滿兩大缸子水,抬頭看見她背迎陽光,燦爛笑踏向自己的模樣,獃獃的驚呼!

「姐姐,你好美啊!」

劉春燕被張東這幅模樣弄的心神蕩漾,噗嗤一聲笑出來,心裏一動,忍不住調侃!

「東子,你也知道姐姐美啊?」

張東猛搖頭,充滿老繭的手交織在一起,低頭無措的回道。

「姐姐你是不是也覺得我傻,好多人都罵我,是個傻子,東子說的是真的!」

「行了,姐姐信你!」

一聽這話,張東忽的咧嘴開懷大笑,邁着外八小跑牽起她的小手,「姐姐,我口渴餓了!」

「好!姐姐早就給你做好吃的了!」

張東食量驚人,天生力大無比,劉春燕好在中午剩下冷飯夠多,她吃得少,心裏裝着事情,坐在燈案下發獃!

想到一些事,忍不住嬌羞起來。

「嗝兒,姐姐!東子吃飽了,西瓜呢!」

青蛙和夜蟬啼叫,繁星點點的夜空和一彎輪月高掛,劉春燕像個小媳婦兒往廚房走!

「東子,姐姐的西瓜可是冷了好久了,你不說我還差點忘了!」

「姐姐,你臉好紅啊!真好看!」

「東子嘴巴最甜了……姐姐心疼你呢!」

突然,劉春燕家門口有人捶門,嗓門兒洪亮,要不是因為她家在村尾,早就躁動起左鄰右舍!

「燕子,快開門!我來給你提水了!」

一聽就知道是村裡地痞無賴陳大德,不學無術,也不愛乾淨,三十多了,渾身髒兮兮的,整天想占她的便宜!

「東子,別說話啊!」

安撫好張東,劉春燕雙手叉腰,扯着嗓門怒罵。

「鄉里鄉親的,白天你不來給我提水,天都黑了你才來!快走,再不走我就打電話給村長了!」

村長是劉春燕表哥,陳大德一聽,果然笑呵呵的不敢再敲門!

「那燕子你好好休息啊,這麼晚了!我就先回去了!」

依稀聽見腳步聲走遠,劉春燕大鬆口氣,張東眨巴單純的眼睛,舔舔嘴唇。

「姐姐我口渴,我去喝水!」

說完,猛地推開劉春燕往門外沖,葫蘆瓢舀起缸里的水「咕嚕咕嚕」猛灌好幾大口,劉春燕心裏那個叫失落,暗罵陳大德壞她好事!

「好哇,我說你今天怎麼壓着聲音說話,原來是屋裡藏男人了!老子倒要看看是誰!」

幕的,噗通一聲,陳大德翻牆跳進院子里,因為天黑只能看見張東的影子,罵罵咧咧大喊。

劉春燕被他下一激靈,反應過來之後,雙手叉腰,一副橫氣誰敢惹我的模樣!

「這是老娘的家,你管我?陳大德,只要你敢跨上來一步,老娘立馬打電話給村長!」

陳大德平日肖想劉春燕快瘋了,三步並作兩步來到張東面前,「我當是誰呢,一個二傻子,劉春燕,老子可是個正常的男人,你瞧不起誰呢?我這麼殷勤的討好你!」

張東剛喝完水,見陳大德罵罵咧咧對劉春燕,攔在她面前,居高臨下瞪着陳大德。

「不準欺負我姐姐!」

陳大德見此怒火中燒,腦袋一發熱,眼尖瞧見腳下一塊石頭,蹲下猛地跳起來對準張東的腦門狠狠一拍!

「老子弄死你,二傻子,敢肖想我的女人,你活得不耐煩了!」

陳大德平日畏畏縮縮,膽小如鼠,兩人根本就沒有料到他突然會來這麼一擊,張東雖然是傻子,可他潛意識認為自己力大無窮,陳大德不敢動手!

「東子!」

這一擊,張東直覺得腦袋轟的一聲炸裂開來,疼痛漲欲,一股暖流黏順臉頰,視線變得模模糊糊倒地,深翠色玉被鮮血打濕,封印千年靈識復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