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逍遙贅婿
逍遙贅婿 連載中

逍遙贅婿

來源:google 作者:沈浩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沈浩 沈浩顧 都市小說

父母雙亡夠不夠慘?加上入贅為婿呢?沈浩,一個倒插門的外賣小哥遭盡白眼,受盡欺辱你以為就這麼結束了?不!故事才剛剛開始展開

《逍遙贅婿》章節試讀:

原本清澈翠綠的玉葫蘆不知何時渾濁了許多,而且之前凝聚在葫蘆里的那團霧氣也變得更加稀薄了,如果不細看,根本就發現不了。

難道玉葫蘆把我身上的疾病吸到了自己體內?

沈浩正準備再好好研究下,兜里的手機突然響了。

”沈浩!你死了是不是?這都幾點了還不回來?十幾個外賣等着你送呢! ”

”媽,我電車壞了,這會兒正在修理店…… ”沈浩趕緊解釋。

”別跟我廢話,十分鐘之內必須出現在店裡! ”說完,沈浩的岳母大人王素華狠狠掛斷了電話。

”師傅,我的電車怎麼樣了? ”沈浩趕緊問。

”馬上好。 ”

五分鐘後,沈浩騎着電車,飛速往飯店趕去。

剛到店門口,就看到岳母王素華正冷着一張臭臉,盯着他看。

”媽,不是有外賣嗎?我這就去送。 ”沈浩低着頭,不敢直視岳母的眼睛。

”等你回來早就涼透了!我交給其他人去送了。 ”王素華兩手一支,開始埋怨起來, ”你說說你,平時獃頭獃腦也就算了,怎麼連個外賣都送不好?我王素華上輩子到底做了什麼孽,怎麼就瞎了眼把景月嫁給了你這個沒用的肺癆鬼? ”

王素華越罵越生氣,音調也不由得高了起來,引得來吃飯的客人們紛紛投來好奇的眼光。

在眾人的注視下,沈浩把頭壓得更低了,連大氣都不敢喘。

”再過幾個月景月的公司要派她去國外出差,我跟老蘇也準備一塊跟過去。 ”王素華說道,故意沒提沈浩的名字。

沈浩沒敢多問,只是弱弱的 ”嗯 ”了一聲。

”以你的條件,簽證肯定辦不下來,不如找個時間你跟景月去把離婚辦了吧。 ”王素華的語氣很隨意,但沈浩聽後還是渾身一顫。

這一天終究還是來了……

不是說,愛一個人就要給她最大的幸福嗎?如果離開自己能讓景月得到更好的發展,更大的幸福,沈浩願意去離婚。

”媽,我…… ”

”我可不是跟你商量,而是通知你一聲。你放心,老蘇在學校給你找了個看門的工作,雖然錢不是很多,但至少保證你下半輩子餓不死。 ”王素華說完高傲的抬了抬頭,好像給了沈浩一個天大的恩賜。

”不是,媽,我…… ”沈浩想把玉葫蘆的事兒告訴岳母,但王素華顯然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你別說了!這事兒就這麼定了!趕緊去後廚把盤子洗了,今天客人多,你動作麻利點。 ”岳母厭惡的擺擺手,彷彿在驅趕一隻蒼蠅。

縱使心裏有很多話要說,但長久以來養成的懦弱性格,讓沈浩最終只是擠出一句 ”哦 ”,然後低着頭鑽進了後廚。

看着堆了滿滿一水池臟盤子,沈浩不敢有絲毫猶豫,擼起袖子就刷洗起來。

剛剛洗到一半,就聽到飯店前廳傳來 ”噗通 ”一聲悶響,緊接着是一個女人撕心裂肺的哭聲。

沈浩趕緊擦乾手走過去,看到一個捲髮女人正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一邊哭還一邊嚷嚷道, ”無良店家!吃死人啦! ”

她的面前,正躺着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兒,此刻這人面如死灰,額頭上滿是汗水,兩手緊緊捂着胃部,一看就是得了急病。

”您別著急,我已經打了120,急救車馬上就到。 ”王素華安慰道。

”怎麼可能不着急!我爸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砸了你這個破店! ”捲髮女人大聲咆哮起來。

”一看就是食物中毒。 ”

”這飯店看着挺乾淨啊,沒想到竟然發生這種事。 ”

”你沒看新聞嗎?有些飯店看着氣派,其實後廚髒的要命,老鼠蟑螂滿地跑。 ”

圍觀的食客們開始紛紛議論起來。

其實,從進貨到選食材,一直都是王素華親自把關,飯店開了這麼多年也從來沒出過任何衛生問題,今天突然發生這種事兒,她也很費解。

聽了食客們的議論,王素華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卻又不好多說什麼,畢竟人是在她的飯店裡出了意外。

救護車很快就到,醫生查看過病情後,一個勁兒的搖頭,最終把病人抬上擔架拉走了。

臨走前捲髮女人把王素華也拽上了汽車,讓她跟着過去,墊付醫藥費。

望着遠去的救護車,沈浩放心不下,騎上小電車跟了過去。

剛走進醫院,沈浩就看到岳父蘇建忠和妻子蘇景月正焦急的守在急救室門口。

曼妙的身段,白皙的肌膚,即便是此刻的蘇景月滿臉愁雲,可遠遠看過去,她還是那麼的美,美的動人心魄。

”爸,景月,你們來了。 ”沈浩趕緊過去打招呼,卻只換回了蘇建忠的一記冷哼。

至於蘇景月,壓根兒就沒正眼看他。

沈浩當然知道,女人在這種無助的時刻,最需要來自丈夫的支持和鼓勵,但長久以來養成的那種懦弱內向的性格,讓他把到嘴邊的話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最終沈浩只是唉嘆一聲,默默的站到了蘇景月的身邊。

”真是個沒用的廢物。 ”蘇景月恨恨的罵了句。

越看沈浩那副窩囊樣,她心裏就越來氣!

都說男人是家裡的頂樑柱,可自己的丈夫呢?每次家裡遇到事情他都膽小的跟個蝸牛似得縮在最後面,要麼話都說不利索,要麼就一個勁兒的咳嗽,總之沒用到了極點。

至於工作上的事情就更別提了,蘇景月曾經跟他聊過幾次,想聽聽他的意見。哪知沈浩吱吱唔唔老半天,最後愣是連個屁都沒放出來。

久而久之,除了最基本的日常對話,蘇景月對自己這個懦弱無能的丈夫,已經很久沒有好好交流過了。

”媽說的一點沒錯,趁着這次去國外出差的機會,趕緊把婚給離了。嫁給他這麼多年,他們沈家的恩情,我們蘇家也算是還清了。 ”蘇景月在心裏默默的想着。

沈家跟蘇家原本是鄰居,在沈浩的父母沒有去世之前,沈家曾在事業上給了蘇家很大的幫助。

當時為了進一步穩固兩家的關係,蘇家主動提出要結娃娃親,哪知定了親沒多久,沈家就出了意外,自此沈浩就一直寄養在蘇家。

都說虎父無犬子,蘇家原本對沈浩報的期望很大,以為他會像他父親那樣優秀。哪成想,自從沈浩得了病之後,整個人變得既懦弱又無能,簡直是沒用到了極點。

久而久之,蘇家人對沈浩的期望變成了失望,失望又變成了絕望。最終,藉助蘇景月出國出差的機會,蘇家人決定將這個沒用的女婿徹底掃地出門。

”景月,媽剛才給我說了咱倆的事兒,我想…… ”沈浩緊緊握着兜里的玉葫蘆,彷彿只有這樣他才有說下去的勇氣。

”我現在不想說這事兒。 ”蘇景月甚至都沒看沈浩一眼,就直接把他噎了回去。

”素華,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看到王素華走過來,蘇建忠快速走了過去。

”路上聽醫生說,好像是心肌梗塞,不是食物中毒,應該跟咱們的飯店關係不大。 ”王素華的臉色稍微好了一些,可看到沈浩後立馬又厭惡的皺起了眉頭。

”那就好,那就好。 ”蘇建國長吁一口氣。

就在這時,急救室門被人推開,主治醫生大步走了出來。

”誰是病人家屬? ”梁醫生環顧四周。

”我是,我是。 ”捲髮女人趕緊說道。

”心肌梗塞,病人送過來的時間太晚,已經沒救了,準備後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