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虞清歡淇王
虞清歡淇王 連載中

虞清歡淇王

來源:外網 作者:宋縉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宋縉 玄幻魔法

郁時渺離開姜城兩年後依舊是圈子裡人人津津樂道的談資。 一個傭人的女兒,不知廉恥地勾引容家少爺,甚至不惜以孩子為代價逼迫容既娶她。 所以,被踢出局是應該的,身敗名裂也是應該的。 只是誰也沒想到兩年後,有人親眼看見容既雙眼通紅的攥着女人的手,聲音顫抖着說,「你不能丟下我的。」 女人言笑晏晏,「少爺,你說過的,求人得跪下來求。」展開

《虞清歡淇王》章節試讀:

姜城,容宅。 郁時渺剛進去便看見了容太太正坐在沙發上指揮着人布置東西,母親正彎腰幫她倒着茶,背身佝僂。 「時渺回來了?」 容太太先看見了她,還主動問了一聲。 郁時渺趕緊垂下眼睛,「太太好。」 「時渺真是長開了啊,聽說這次還被樂團提做首席大提琴手了?」容太太笑着說道,「林君你好福氣。」 看來今天她的心情不錯。 林君抬眼看了看郁時渺,輕聲回答,「太太過獎了,您才是好福氣,三兒哪能跟少爺比。」 有人誇自己兒子,容太太自然更開心了一些,「容既那孩子,什麼都好,就是這婚事真讓我覺得頭疼,要不是時渺太小,我還真想讓她做我兒媳婦。」 這話說的有些誇張了。 林君甚至都白了臉,老實了一輩子的她更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好在郁時渺的反應夠快,趕緊說道,「太太您別取笑我了,我哪配得上少爺。」 容太太顯然也只是隨口一說,此時笑了笑後便將目光轉向了別處,「那個花再剪短一些,嗯,放這兒。」 她不再關注自己,郁時渺也沒有多做停留,只默默的背着自己的琴盒往房間走。 她和林君的房間就在容宅的一樓。 因為跟了容太太多年,且她或許真有幾分「憐惜」郁時渺,她倒是有一個自己的房間,只不過光線很差,平日里見不到多少陽光。 將琴放好後,郁時渺便躺在了床上。 這次隨同樂團演出,她已經好幾天沒有睡過好覺,此時在這個屬於自己的小空間中,她倒是很快睡了過去。 朦朧之際,她好像聽見了外面熱鬧的聲音――應該是這家的少爺回來了。 再然後,她枕頭邊的手機開始震動。 郁時渺也沒看來電顯示,半眯着眼睛接起電話,「喂?」 她的聲音嘶啞軟糯,那邊的人在微微一頓後,這才笑着說道,「上來。」 郁時渺瞬間清醒了大半,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確定沒錯後,這才應了一聲,起身穿上外套。 夜已經深了。 整個容宅都是靜悄悄的,郁時渺先去了林君那邊,確定她已經睡著了後,這才躡手躡腳的上樓梯。 那人的房間就在三樓。 視野極好,光線應該也是好的。 郁時渺不知道,因為她從來沒在白天的時候來過。 她的腳步已經放的很輕了,但他就在樓梯處等着,所以此時郁時渺剛一踏上地面,整個人就被他拽了過去。 溫熱的身軀壓在她的前方,背後是冰冷的牆面。 郁時渺想要說什麼,但開口的瞬間男人的吻已經覆在她的唇上,一手緊扣着她的腰身,另一隻手已經將她的外套脫下。 郁時渺畏寒,衣服落地的瞬間忍不住往男人身上貼緊了幾分,男人對此很是受用,輕笑了一聲後,將她抱了起來,直接往他的房間走。 月光下,男人俊美的臉龐就在郁時渺上方,那一雙深邃的眼眸中清晰的映出郁時渺的模樣,明明體溫極高,明明兩人貼的很近,但在他的眼睛裏,郁時渺看不見半分的慾望。 只有平靜,甚至冷漠。 郁時渺的手輕輕貼上他的臉頰,喚了他一聲,「容既。」 男人滿意的笑笑,低頭吻她。

《虞清歡淇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