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下堂王妃狠絕色
下堂王妃狠絕色 連載中

下堂王妃狠絕色

來源:google 作者:七安Aurora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蕭明稷 許意安

她來自21世紀的生意世家,因一次綁架意外喪生再睜眼,竟重生在天祁國的一個不受寵的太子妃身上本是相府嫡女,可奈何母親早逝,父親寵妾滅妻,丈夫不喜,人人欺凌哼!本姑娘才不會過的如此憋屈她利用21世紀的先進知識,開商號,做生意,引領天祁國的時尚潮流虐渣男,斗白蓮,一度走上人生巔峰只是這旁邊黏人的攝政王是怎麼回事?「娘子,以後讓為夫來寵你」展開

《下堂王妃狠絕色》章節試讀:

琴聲已經停了許久,眾人卻久久沒有緩過來神。

「好,好,這琴音真是一絕。」皇帝蕭明淮鼓起掌來,眾人回過神來,跟着皇帝一同鼓掌。

許柳彭和許苒顏都震驚地張大了嘴,這怎麼可能,許意安這個草包怎麼可能彈出這樣的琴聲,許苒顏使勁攪着手中的帕子,眼裡的恨意嫉妒已經快抑制不住了。自己背着庶女的名聲都是因為許意安,如今她還有臉在這出風頭,真是該死。

唐妍顏眼中也滿是震驚,不是說許意安什麼都不會嗎?這琵琶怎會彈的這麼熟練。

蕭遠澤看着許意安,回想起剛才許意安彈琴時的神態,心中除了震驚還有稍微的晃神。他總是覺得眼前的許意安與之前不一樣了,彈琴時的自信優雅是他從未見過的,同樣一個人,怎會如此不同。

眾人皆是吃驚,傳聞中宰相府嫡女許意安是個什麼都不會的草包,現在看來這傳聞就像一個笑話,果然傳聞不能輕信啊!

蕭明淮臉上的笑久久未消散 「朕從未聽過如此精湛的琴音,今天朕真是高興,來人,把那個白玉雙魚佩賞賜給太子妃。」

眾人聽聞又是一愣,皇帝欽賜的玉佩何等尊貴,這是說明皇上認可了許意安這個兒媳,以後這太子妃怕是要敬着了。

許意安聽到賞賜並未很高興,這皇帝賞賜的玉佩又不能拿出去賣了,只能在屋子裡擺着看着,還不如賞些金銀呢!

「皇兄,這玉佩臣弟喜歡,您另賞些金銀給太子妃吧!」 聽到這話,許意安眼睛亮了許多,看向突然出聲的蕭明稷,卻不想對方也在看着她。

蕭明稷看着眼睛突然亮了的許意安,知道自己的提議對了,許意安的眼睛亮晶晶的,大大的,像是邊疆山上的小狐狸。想到這,蕭明稷的臉上浮現出些許笑意。

蕭明淮聽了蕭明稷的話,頗有些詫異,他這個弟弟性子冷淡,一向不愛說話,也不喜金銀玉器,今日怎麼為了一個丫頭說話。

蕭明淮看着許意安,想要看看她的態度。許意安領會,馬上做禮 「父皇,既是皇叔喜歡玉佩,兒媳自然不能同皇叔搶,父皇賞兒媳些金銀就好。」許意安心裏高興,說話都輕快了許多。

蕭明淮鬆了口氣,幸虧這個兒媳是個聰明人,「好,那就賞太子妃二百兩銀子。」許意安頓時眉開眼笑,跪下謝恩。

許意安轉身回座位,無意間瞥見唐妍姝氣紅了的臉,心裏覺得十分好笑。

「開席!」蕭明淮一聲令下,宮女們端着菜魚貫而入,宴會已經過半,許意安是時候該回太子府去書房看看了,剛想站起來,卻看見對位的蕭明稷站起了身。

「皇兄,臣弟有些不適,告退。」

「好,朕知你不喜這場合,回去歇歇吧!」蕭明淮頗有些慈愛的說。

蕭明稷額首走了出去。

許意安倒是有些為難,這攝政王把自己想說的借口給說了,他剛走自己也要避嫌,還是再等等吧!

過了大約一刻鐘,許意安站了起來,「父皇,兒媳有些微醉,身子有些不適,想先回去。」

蕭明淮對許意安正是欣賞的時候,邊擺手邊說好。

蕭遠澤皺着眉站起身來拉住許意安的袖子,低聲說道:「不許走,就這麼走了,你是想讓他們看本宮的笑話嗎?」

「太子殿下,臣妾身體不適,想先行回去。」許意安把袖子從蕭遠澤手中抽出來冷冷地說道。

「身體不適也給本宮挺着,本宮不讓你走你就不許走。不然休怪本宮休了你。」

許意安冷笑一聲,像看傻子的眼神看了眼蕭遠澤,轉身離開。

「你…」蕭遠澤氣急,但是這樣的宮宴是結交權臣的好機會,自己絕不能現在走,想到這,蕭遠澤又重新坐下。

許意安帶着玉竹出了華清宮,找了個沒人的地方。

「玉竹,你先回府去,往人多的地方走,讓越多的人看見你越好,若有人問你,你就說我身體不適,你回去找人幫忙,我慢些回去。記住我說的話,你就是我的底牌,一定要保證自己的安全。」

玉竹使勁點了點頭 「娘娘放心,您也要保重。」

許意安點了點頭,看着玉竹跑回去。自己在近處轉了轉 ,走到了一處看似荒涼的樓閣,剛想轉身離去,卻瞥見了樓閣上站着人。

許意安上了樓閣,離那人近了些,方才看清是誰。剛才在宮宴上離得遠,只是遠遠地看見男人的容貌,如今離得近了,男人的臉更加驚艷。他似乎正在小憩,如墨般濃稠的長髮有些落在肩上,給冷清的外表添了幾分隨意,月光照在男人身上,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模樣。

許意安完全沉浸在這幅美景里,蕭明稷感到身邊有人,眉頭微皺。「放肆!」

冷冷的聲音嚇得許意安一顫,回過神來。「攝政王殿下恕罪,本宮只是看到樓上有人,不放心才上來看看,不知王爺在此,擾了您的清凈,本宮這就下去。」

許意安轉身就要下去,身後蕭明稷的聲音傳來 「慢」

許意安停住腳步,回過身來,蕭明稷已走近了些。看着許意安穿着太子妃宮裝,眉頭微皺了下,只一瞬就展開了。

「太子妃怎麼在這?」

「本宮方才席間有些不適,便出來了。」許意安頓了頓 「剛才席間多虧皇叔,本宮才能得銀子,在此謝過皇叔。」

蕭明稷輕笑一聲,「無妨。太子妃的琵琶彈得不錯。」

許意安莞爾一笑,心裏算了算時辰,「多謝皇叔誇獎,本宮有些事情,先行告辭。」

蕭明稷點了點頭,看着許意安走出去,眼裡的笑意漸漸收了,走下樓去,暗處的扶松走出來,看了眼許意安走的方向。

「主子,可要回府。」蕭明稷點點頭,二人走出了宮門。

許意安快步回到太子府,裝作不太舒服的樣子,一路走到所住的偏院,玉竹看見許意安迎了上來。

「娘娘,有些情況。」

「怎麼了? "

」奴婢剛才回來聽小梅說宋側妃因為太子殿下與您一同去了宮宴鬧了起來,剛才奴婢在屋子裡聞到了有煤油的味道,不會是宋側妃想放火燒咱們吧!」玉竹越說越激動。

「啊,還有這好事!」 許意安叫出聲來。

玉竹怔了一下「……娘娘,您是有什麼好辦法嗎?」

「不用想辦法,真是缺什麼來什麼,我剛才還在想該用什麼借口混進書房,現在有個現成的了。玉竹,你在這等着,我走一刻鐘後,若是沒有人來點火,你就去點。」

「啊!」

「你只管照我說的做,要保證自己安全,若是有人來點,你就在遠處看着,不要打草驚蛇。」

玉竹想了一下,像是下了決心 「好!我聽娘娘的。」

許意安摸了摸玉竹的頭輕笑 「我走了,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嗯」 玉竹輕聲回答。

許意安拿出小梅畫的地圖,一路走到書房近處,看見門口有兩個侍衛看門。許意安躲在牆後,遠遠地看見偏院着了火,往後退了兩步,粗着嗓子大聲喊道「走水了,走水了!」

門口的侍衛有些慌亂,看了看偏院的方向,其中一個人對另一個說:你快去找人來看守書房,我去救火。

兩人都離開後,許意安潛進書房,書房中書卷眾多。許意安皺了皺眉,若是要翻找根本來不及。許意安深吸一口氣,環顧書房一周,發現角落處有塊地板似是突起些,雖然並不是很明顯,但在現代時許意安也做過地板裝修生意,自己親自去看的裝修,地板突起哪一塊都能看出來。

許意安走過去,這塊地板上確實有腳印,心裏更加確定。使勁一踩,書房**牆上出現了一塊凹陷,許意安快步走過去。

裏面有一層書卷,許意安拿起來翻看,有些吃驚,這些竟全都是貪污的官員的證據,不僅有許柳彭的,還有許多太子手下的官員的。

許意安冷笑一聲,怪不得那麼多人都站太子一邊,原來是有把柄在蕭遠澤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