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邪帝偏寵毒醫狂妃
邪帝偏寵毒醫狂妃 連載中

邪帝偏寵毒醫狂妃

來源:外網 作者:葉傾染葉雨婷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葉傾染葉雨婷 玄幻魔法

她,華夏古武唯一傳人,驚艷絕倫的鬼手神醫,卻一朝穿越成葉家廢物小姐。再睜眼,天地間風起雲湧!什麼?天生廢物?禍世之星?很好,她很快就會讓他們見識一下什麼是天生廢物,什麼是禍世之星。他是萬人敬仰的邪帝,神秘,高貴,不可攀。當他遇上她,她避他如蛇蠍,他纏她如纏藤。「邪帝,不好了,夫人又跑了!」「追!」「邪帝,不好了,夫人躲起來了!」展開

《邪帝偏寵毒醫狂妃》章節試讀:

葉海聽到「葉二爺」三個字,心裏一陣氣血翻湧,他很久很久沒有聽到這三個字了。
這三個字對於他來說就是一個恥辱,時時刻刻提醒他只不過是一個暫代家主。
「染兒,你就如此不相信二叔嗎?而且你本來就享受葉家嫡女的一切,現在……」
「二叔,廢話少說,趕緊立誓吧!我時間寶貴。」葉海還沒說完,葉傾染就打斷他了。
對上葉傾染的視線,葉海知道自己沒有迴旋的地步了。
經過一番激烈的內心掙扎,他咬牙切齒立下了血誓。
「我葉海在此立誓,從今日起恢複葉傾染一切嫡女的待遇,若違此誓,天地同誅!」
話落,一陣光芒閃現,血誓成立。
葉傾染冷冷地瞥了一眼葉海,看向周圍的百姓,笑眯眯地開口道,「諸位,染兒謝謝各位的幫助,請回吧!」
緊接着,周圍的百姓紛紛跟葉傾染打了招呼轉身離開。
見狀,葉海再也忍不住噴了一口老血。
「噗……」
葉傾染看也不看一眼葉海,便大踏步走進葉府。
葉傾染前腳剛剛走進風華閣,兩個婢女後腳便來了。
她們快步走到葉傾染前面,恭敬地行禮,「奴婢見過大小姐!」
葉傾染掃了一眼兩個婢女,唇角勾起一抹弧度,道,「喲!看來葉海的速度很快嘛!」
緊接着,葉傾染走到石桌旁坐下,似笑非笑地問道,「說吧!你們的主子是誰?」
兩個婢女飛快地對望一眼,異口同聲道,「大小姐,奴婢的主子自然是你。」
「呵呵~」
葉傾染輕笑一聲,美眸看向她們,語氣不緊不慢道,「但願如此!不然讓我發現你們另有主子,下場可不好哦!如果你們想試試,我一點兒也不介意。」
兩個奴婢低着頭,雙手握緊,顯然十分不安,畢竟她們可是聽說了,家主都被大小姐逼着立下血誓。
葉傾染瞥了她們一眼,唇角勾起一抹冷冷的弧度,「自我介紹一下吧!」
「奴婢春蘭。」
「奴婢秋菊。」
「我要沐浴,還要吃午膳。」
葉傾染的語氣懶洋洋的,說完便走到美人榻躺下,閉着美眸不知道在想什麼。
春蘭和秋菊恭敬地應了一聲,便分頭行事。
等到她們離開,葉傾染便在風華閣逛了起來。
風華閣是葉老爺子特意為葉傾染建造的院子。
閣中樓台水榭,流水潺潺,美景奪目,百花爭艷,宛如畫中之景,美不勝收!
突然,葉傾染美眸微微眯起。
「夾竹桃!」
是誰在這裡種植了夾竹桃了?
夾竹桃每年春、夏、秋三季開花,是一種既能供人觀賞、治病,也能讓人中毒的花,它的莖葉乃至花朵都有毒。
夾竹桃會分泌出一種乳白色的液體,接觸時間一長會使人中毒,引起昏昏欲睡、智力下降等癥狀。
想到這裡,葉傾染唇角勾起一抹諷刺的弧度,她倒要看看是誰在這裡種植了夾竹桃,她一定會讓他體驗一下比夾竹桃中毒更加慘烈的痛苦。
葉傾染前腳剛剛踏入閨房,春蘭便快步走到她前面,恭敬道,「大小姐,熱水備好了,奴婢伺候你沐浴。」
葉傾染一言不發走向屏風後面的浴桶。
春蘭立馬走過去幫葉傾染脫掉衣服,當身上只剩下肚/兜和褻/褲的時候,葉傾染美眸看向春蘭,似笑非笑地問道,「看到我身上的傷痕,你怕不怕?」
春蘭看着葉傾染身上觸目驚心的傷痕,眼底閃過一抹驚訝,低着頭不知道如何回答。
葉傾染一直不動聲息地注意春蘭的反應,看到春蘭的情緒收放自如,這一刻心裏十分肯定春蘭絕對不是普通的婢女。
「如果你夠膽背叛我,你身上的傷痕會比我慘烈一百倍,你信不信?」
葉傾染輕飄飄的一句話,讓春蘭渾身一抖,「大小姐,奴婢不敢。」
葉傾染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退下吧!」
「是!」春蘭應了一聲,便退下了。
葉傾染走進浴桶,身上的疼痛便蔓延全身,只不過她臉上一點痛苦的表情也沒有。
半刻鐘之後,葉傾染在屏風後走了出來。
春蘭聽到腳步聲,伸手敲了敲門,「大小姐,家主派童大夫來給你看傷,童大夫現在在外面候着。」
葉傾染瞥了一眼手上的傷痕,想了想便開口,「讓她進來吧!」
很快,一位身穿白衣,頭髮高高束起的女大夫便走了進來。
「童憶心見過大小姐!」
葉傾染點了點頭,便示意童憶心過來幫她把脈。
童憶心纖細的手指搭在葉傾染的脈搏上,然後再查看葉傾染手上的傷痕,輕聲道,「大小姐,你最近有點營養不良,只要好好調養便可,其他沒有什麼問題。至於你身上的傷口,我自己調配了一種膏藥,你堅持敷上半個月便可以痊癒,而且不會留下一點兒疤痕。」
「哦~什麼膏藥?讓我看看。」葉傾染淡淡地開口。
她自己本來就是鬼手神醫,營養不良和身上的傷口對於她來說只是小菜一碟。
她之所以讓童憶心看,只不過是想知道葉海一家會不會趁機下手而已。
童憶心把膏藥遞給葉傾染,便不再說話。
葉傾染打開瓶蓋,膏藥的味道便飄了出來。
只是聞了聞,葉傾染便知道膏藥的成分。
「你自己調配的?」
,co
te
t_
um

《邪帝偏寵毒醫狂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