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戲精夫人前面飛,紈絝侯爺後面追
戲精夫人前面飛,紈絝侯爺後面追 連載中

戲精夫人前面飛,紈絝侯爺後面追

來源:google 作者:三三大嬸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離瀟 金凌

【歡喜冤家,輕鬆搞笑,雙強,爽文,馬甲,略沙雕,架空,雙潔】金凌版:金凌剛穿過來,就要與指腹為婚的離小侯爺成婚她從來沒見過那人,但傳聞聽了一耳朵為逃離這裡,她決定潛入離府尋找幻靈珠沒成想,兩次三番遇到一個神秘男子那個男子又欲又撩,惹她心神蕩漾金凌陷入自責,她可是有未婚夫的人,不能淪陷然而那男子似乎盯上她了……離瀟版:「小侯爺,那金家二小姐為了你要死要活的」「真的?」「真的!她不願意嫁你,為了違抗祖上定的這門親事,不惜跳河尋死」「……後來呢?」「後來金二小姐嫌河水太臟,自己又游上來了」離瀟聽了,嗤笑道:「她不會是跳糞坑裡了吧!」起初,金凌給離小侯爺的印象又傻又蠢後來,他覺得遇上她真是祖墳開了花表面上地主家的傻兒子實則扮豬吃虎心狠手辣的雙面小侯爺,碰上身穿過來的戲精腦迴路異於常人的現代王牌女特工排雷:女主是身穿不是魂穿,原主穿到另外一個世界去了既是穿越又是架空,所以不要太在意邏輯展開

《戲精夫人前面飛,紈絝侯爺後面追》章節試讀:

夜蘭國,金府。

燭火搖曳。

金凌躺在搖椅上,微眯着眼,愜意地吃着葡萄。

她這具身體的長姐——金枝,正在她的耳邊說個不停,一直在苦口婆心地勸着她。

「那離瀟其實不錯的,在我們蘭城也是數得上的俊俏公子。

他貴為小侯爺,外面對他的那些謠傳,當不得真。

他之前還救過乞丐呢,說起來心腸不錯……」

金凌顧自地吃着,吐了一口葡萄皮放在手心裏。

咂巴了一下嘴,回了句:「你說他救過乞丐,那個事我有所耳聞。

人家乞丐在冰天雪地都快凍死了。

一個好心的大夫看到了,準備救治他給他拔火罐祛風邪濕氣。

結果那個姓離的,以為大夫要燒死那乞丐,不問青紅皂白就把人家打了一頓。

害得人家大夫躺在床上一個多月。」

金枝:「……那不是誤會嘛,離小侯爺好心辦壞事而已。

不說別的,上個月他打抱不平,勇救蘭城李鰥夫的事,可都被人津津樂道呢!」

金凌看着金枝一臉興奮,她嘆了口氣,坐了起來,順手拿起一個蘋果咬了一口:「那是津津樂道嗎,那是茶餘飯後的笑話吧!

姐,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那鰥夫年將四十,前妻去世之後,家裡一窮二白,吃了上頓沒下頓。

苦有一身力氣沒處使。

好不容易被西郊的劉大媽看中,讓他做上門女婿。

人家鰥夫梅開二度,久旱逢甘霖,都開心地哭了!

那個笨蛋離瀟,聽聞李鰥夫哭了一路,以為劉大媽強搶民男。

又一頓不問青紅皂白踹了人家的花轎,打得劉大媽成了個豬頭。

一場歡天喜地的婚事告吹了!

那李鰥夫,到現在提起離小侯爺,還要吐口唾沫……」

金枝愣在當場:「啊?」

金凌微微一笑,站起來,手一擺:「姐姐別勸我了,這門親事雖然是袓上定下來的,但是,那個離瀟實在是不成器。

這門親事,我不同意。」

說完,她當著金枝的面,重重地嘆了口氣!

根據她近幾日來的各方打聽,終於明白金家二小姐之前為何百般不願意這門祖上定下的親事了。

沒錯,金凌是穿過來的。

這具身體的原身已經不知去向了,她估計原來的金二小姐也不知道穿到哪個世界去了。

幾日前,身為現代王牌特工的金凌,接了一筆一千萬的大單。

目標是位於A國大廈頂層的【幻靈珠】。

傳聞幻靈珠能通今古,還能起死回生。

她的任務就是盜取【幻靈珠】,交給僱主。

雖然這筆單子對那些超級王牌、榮耀皇牌、無敵戰神頭銜的特工來說,未必看得上。

但對於金凌來說,已經是一筆數目可觀的大單了。

就在她已經得手,任務接近成功,高興地準備退出時,盛放幻靈珠的水晶罩子忽然沒有徵兆地裂開了!

一股強力的旋渦忽然出現將她吸住,短短几秒鐘,旋渦便將她吞噬。

再睜開眼,金凌就發現自己身在一處池塘里。

她的眼前還有一個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子!

唯一不同的是,對方一身古裝。

對面的女子也發現了她,兩人同時驚訝瞪大了眼睛。

還沒來得及反應,那女子就被一道漩渦吞噬,消失不見。

待她反應過來,水已經淹沒她的鼻腔。

來不及細想,她化身浪里小白龍,撲騰撲騰一口氣游上岸。

等到家丁僕人聞聲紛紛趕來,她已經若無其事地趴在岸上了。

那種情況下,她也沒有慌張,剛想問這是哪兒,是不是在拍戲。

那群僕人圍擁過來,喊她「二小姐」。

金凌腦中靈光一閃,想起剛才那個和自己長得一樣,被漩渦吞噬的女子。

她明白了,僕人們這是把自己當成剛才那個姑娘了。

金凌將計就計,謊稱自己閑來無事,嫌天熱想下池塘涼快涼快。

可惜池塘里的水太臟,她就爬上來了。

至於這個借口蹩不蹩腳,她身上為什麼是那種奇裝異服,髮型也換了,眾人沒有過問。

她是金府受寵的二小姐,眾人不好說什麼。

但是第二天府里就有人竊竊私語,說二小姐不滿祖上定下的婚事,想不開跳河自殺……

之後,金凌花了兩三天的時間,漸漸知道了,金府的二小姐原名金玲。

音同字不同,和她的名字只差了一個字。

原來的二小姐,一直不滿意祖上為她定下的娃娃親。

多次違抗,甚至以死相逼。

金凌猜想,那天可能真的是原來的金二小姐跳河自殺,沒想到碰到她穿了過來。

經過兩天的休養,她慢慢接受了自己穿到這個異世界的事實。

並承接了金家二小姐金玲的身份。

金凌在原世界,本想完成最後一次任務,拿到一大筆錢後就金盆洗手。

開個溫暖的小店,安穩度日,逍遙餘生。

小目標還沒完成,她就穿到這個地方來了!

她的錢沒了,幻靈珠也不知去向。

一切都「啪」地完了!

金凌想過,可能是【幻靈珠】的原因,她和這個世界的金二小姐,互相穿越了。

當個金府二小姐倒是衣食無憂,只是這個二小姐原身被袓上定了娃娃親。

那個成婚的對象,正是剛才金府的大小姐金枝嘴裏說的離瀟離小侯爺。

雖然金凌沒有見過他本人,但是對於他的傳聞,她這幾日已經如雷貫耳了!

總之一句話概括——離瀟那個小侯爺活脫脫一個紈絝子弟+離府的傻兒子。

花花公子一枚,做出來的荒唐事,蘭城人盡皆知。

金凌可不想嫁給那個姓離的,畢竟她對那個陌生的男人,一點感情都沒有。

讓她嫁人她就嫁嗎,當她王牌特工的稱號白來的!

剛穿過來就要跟一個從來沒有見過面,不知高矮胖瘦的男人成親。

這萬惡的古代社會,婚姻根本不能自由。

她當然不會同意。

「那都是坊間傳聞,信不得。」

金枝擺擺手,她可是領了任務來的。

父親讓她務必要勸說金凌,半月後就是成親之期了。

這最後的關頭,可不能出了岔子。

眼下,金枝絞盡腦汁,思索着關於離小侯爺的一些傳聞,最好是那種被人誇讚的事。

她想了半天,終於想到了!

「離瀟在去年的賞花大會上,他的才藝可是拿了全城第三。

這個名次雖然說不上多優秀,但在人才濟濟的蘭城拿到第三,也說明他是有才華的。

配你的話,也算是郎才女貌了。」

金枝激動地說完,一臉期待地看着金凌的反應。

沒想到金凌興緻缺缺地開口:「那個我知道。

你說的才藝是斗蛐蛐,全城就三個人參加。

第一名是國公府的李老侯爺,第二名是吏部的劉副將軍……。

說是全城第三,其實說白了。

他就是得了倒數第一。」

金枝的臉色變了變,她微微動了身,張嘴想說什麼,欲言又止。

金凌又拿起一顆石榴,靜靜地看着她,心想:還有什麼,一起說出來吧。

金枝使出最後的殺手鐧:「上個月,全城剛舉辦的書法大賽,離瀟可是得了全城榮譽之星!」

金凌聽了這話,「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噴了一口的石榴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