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星空回眸
星空回眸 連載中

星空回眸

來源:google 作者:蜜落香檳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段一丹 蜜落香檳

冰封兩百年後的世界,國家已經消亡,面臨地外文明入侵的威脅,人類在探索和反擊的漩渦里掙扎段一丹在生活里發現了一點,隨着深入探索,真相一步步揭開……展開

《星空回眸》章節試讀:

「完了,蛋一定碎了!」

段一丹趕緊跑到大樹旁邊,想要檢查一下騎手的傷勢。他小心地將騎手的頭盔摘下來,露出一張痛苦到扭曲的胖臉。

「別動,都別動我,讓小爺就這樣緩一緩!」胖子仍然抱着樹,除了腦袋,身體的其他部位跟大樹緊緊地貼合在一起。

「胖子,你們這群不良少年好像是在飆車啊!」

「飆什麼車,我們是在賽車!系統里備了案的。」

「可你這技術不咋地呀!」

「全他媽怪你,像鬼一樣跟路旁邊杵着嚇我一跳,不然小爺怎麼會翻車?這下又害我輸了五個積分。」

「你要這麼說可就沒意思了,好心救你當我驢肝肺,那就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吧,祝你好運,再見!」段一丹說著站起身來。

「哎,等等哥們兒,別這麼不禁逗,相見即是緣,救人一命,功德無量,好歹結個善緣。」

「獃頭,咱們救他么?」

「那得耽誤多少時間,讓他自生自滅吧,他可以強退系統。」

「別別別,強行退出要扣二十個積分,我上班掙倆錢不容易,兩位行行好,帶我到集結點,我出兩……一個積分!」

段一丹不再逗他,等他感覺稍微好點之後,把他從樹上取出來。胖子想要坐下休息,可是屁股一沾地就鑽心的疼,只好像螃蟹一樣蜷着腿扶着石頭半蹲着。

段一丹又來到胖子騎的摩托車旁檢查情況,希望這台摩托車還能用。

「怎麼樣?還能打着火么?」胖子在遠處關切地問道。

「車頭跟你的蛋一樣撞稀碎,前輪不見了,油也漏光了。」

「那完犢子了,離集結點還有十多公里,走路到天亮也回不去,我明天還上班呢。」

「你一路過來見路上還有其他的交通工具沒有?」

「好像沒見着,不過山坡後面有一片河灘,河灘上有一群野馬。」

「得了。你就在這兒安心等着吧。」

「你還真去啊?我跟你開玩笑呢!」

段一丹翻過山坡,果然見山下的河灘上有一群馬兒正在悠閑地吃着草。

認準了頭馬,段一丹扯了一把嫩草小心地靠近。這匹頭馬高大雄壯,渾身閃着光澤,好像對人類沒什麼警惕,主動伸出頭來吃他手中的嫩草。

段一丹撫摸着馬脖子,瞅准機會翻身騎上馬背,抓住脖子上的鬃毛雙腿緊緊夾住。馬匹受驚之後激烈反抗起來,左右騰躍想把背上這個討厭的傢伙甩下來。

一番掙扎,筋疲力盡,始終無法擺脫段一丹,最終這匹馬認命了,直接往草地上一躺,任人擺布。

胖子看着段一丹騎着高頭大馬出現在眼前的時候,簡直難以置信,心想這是哪裡冒出來的猛人,竟然比小爺還有風采!

胖子上馬的時候屁股疼的根本坐不下去,最後無奈只有勉強趴在馬屁股上踏上歸路,頭馬之後,還跟着七八匹健馬,它們可能還在納悶,想看看老大這是要到哪裡去。

「兄弟,你這麼牛逼怎麼還在新手區里混啊?」

「我第一次進競技區,自然就是新人。」

「噢,難怪你會出現在這裡,隨機的吧?第一次進來都是隨機的,以後就不會了。我叫周向東,認識一下?」

「段一丹。剛才聽你說明天還要上班,你是做什麼職業?」

「哎,空天飛船工程師,才上班沒什麼經驗,掙不到幾個卵子錢。」

「那你應該是學霸系列啊,不好好上班,跑競技區來做什麼?」

「為了理想……」

「哈哈……」

「我他媽知道說實話就會被人嘲笑!但是小爺就是想做空天戰士,小爺就是想上飛船!」

「你不是飛船工程師么?上飛船不是順理成章?」

「地面上當然沒問題,想上天的話就必須在競技區里拿到名次。」

……

兩人一騎逐漸接近集結點,遠遠地段一丹看到那是一個小鎮,建築不高還稜角飛揚,鎮子邊上赫然還樹立着一面牌坊,頗有古風。

段一丹心想這設計師確實也是個人才,居然把集結點設計成一個古鎮,也好,至少跟自己騎馬到來很相配,看來到競技區里來的人也不是白花錢,至少相當於出來旅遊了一趟。

來到碩大的牌坊之下,見匾額上書寫着「起步鎮」三個大字,段一丹心想這大概就是新手村的意思了。

穿過牌坊就進了鎮子,鎮子里的道路是青石板鋪成,馬蹄踏在上面「吧嗒」作響,鎮子里的人不少,見有人騎着馬進了鎮子,紛紛好奇地駐足觀看。

「哎喲,我以為是誰呢,這不是冬瓜么!摩托車呢?怎麼抱着馬屁股回來了?」頭馬經過,臨街二樓一個染着黃髮的墨鏡男倚着木欄杆打趣地說到。

周向東一聽這話着急了,掙扎着從馬屁股上爬下來,他這才發現他們已經回到了集結點。段一丹也順勢下了馬,伸手在馬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健馬吃痛一聲長嘯,撒蹄奔向鎮外,跟着的七八匹馬也尾隨而去。

「吳大炮,不許再叫我冬瓜,小爺願賭服輸,不就是五個積分么,等會就給你!」

「哎,我說周向東,我真不明白,你都來了快一個月了,還沒有離開起步鎮,何必還要堅持呢,你看我才來兩天,加上你這五個積分就超過二十了,明天就可以去下個集結點了,拜拜!」

「競技區這麼大,笑到最後才是贏家,讓你先走幾步又何妨,對了,這叫笨鳥先飛!」

「死冬瓜你說誰是笨鳥?」

「誰站得高誰就是!」

「有種,你等着別走,我馬上下來向你發起單挑!」

吳大炮下樓來到街上,指着冬瓜的鼻子要跟他干架,冬瓜雖然有傷在身,卻哪裡受的了這般羞辱,眼睛一瞪就準備答應,卻被旁邊的段一丹及時出言攔阻了。

「我朋友剛剛受了傷,你這個時候跟他約架,就算贏了也不光彩吧?」

「喲,還有人打抱不平,怎麼著,要不你替他上?」

「樂意奉陪。」

「好!壓多少積分?」

「頂格五個!輸了我幫他給!」冬瓜有些氣急敗壞。

「要不要再加點彩頭?」吳大炮繼續挑釁。

「加多少?」

「再加二十。」

「一言為定。」段一丹又詭異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