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雄兵連之在各勢力當二把手的日子
雄兵連之在各勢力當二把手的日子 連載中

雄兵連之在各勢力當二把手的日子

來源:google 作者:要給生活添點堵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帝白禮 遊戲動漫 辛德拉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務技能分區、花崗岩護盾、黑暗祭祀、踏前斬裝備分區、盧安娜的颶風、疾行之靴、攔個女的折磨……本書的全名《超神學院之因為催命鬼一樣的系統,迫不得已之下我只能遊走於以知宇宙的各大勢力之間,給人家當老二的悲催歲月》……這是一本雙主角的文,主角一號男的,主角二號性轉變成女的展開

《雄兵連之在各勢力當二把手的日子》章節試讀:

……

騎兵都讓玄武跟雲狼給帶走了,帝白禮這裡基本上都是步兵,行動速度並不算快。

天蒙蒙亮出發,一路急行軍,一直走到晚上八點才安營紮寨,中間沒有任何休息,一共十幾個小時,才走了不到一百里。

這次走東南線去目標地瑩城,中間有五座城池,一共七百九十多公里呢!

要是按照每日走九十多里地計算,怎麼著也要十八天以上才能走到瑩城附近。

古代真不方便!

仗還沒打,趕路都要大半個月……

而且這還是光算走路的時間,這還是沒計算攻城的時間呢……

中間這五座城池裡,有三座都已經被皎月教派的人給佔領了。

哪怕是攻下一座城池按十天算……

從皇城到瑩城,連走帶打也需要兩個月的時間。

然而帝白禮就只剩下一百三多天,也就是四個半月左右的時間,在此期間如果他不能平定叛亂,狗系統就會把帝白禮給抹殺了……

帝白禮上輩子學歷史時就有個疑問,為什麼要一座城池接着一座城池的推過去,為什麼就不能直接打到敵人老巢去呢。

這個問題在出征之前帝白禮還問過藍裊,但從藍裊那裡得到的答案讓他有些失望。

其實不是不可以直接繞過去……

但帶兵繞過敵方城池就會出現被斷糧的風險,而且攻城時還有很大概率會被包夾攻擊。

腹背受敵的情況下,很少有哪只隊伍能夠打贏。

所以如果沒有速度獲勝的把握,那就必須一座城池接着一座城池的推過去,不然風險實在太大了。

繞是不能繞了……

別說是快速的獲取勝,就連能不能獲勝,帝白禮都不敢肯定。

帝白禮在太師府跟帝辰行說的就是假話,起義的軍隊怎麼可能只有幾千人?

本次皎月教派的起義軍粗略估計,至少有十數萬之眾以上。

帝白禮手裡一共就一萬八千人,就算是玄武跟雲狼能帶來一些地方軍,總數上肯定也不佔優勢,最後肯定還是要面臨以少打多的情況。

雖然起義軍都是一些沒受過軍事訓練的農民,但架不住對方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十幾萬人!

帝白禮聽着都覺得害怕,所以他其實沒什麼獲勝的把握。

但只要身上這個催命鬼一樣的系統還在,如果不能徹底的解決起義軍,帝白禮最多還有一百多天的壽命……

所以沒把握也要上……

時間不等人!

不行也必須行!

…………

…………

「將軍……外面又下大雪了……」

中軍大帳的帘子被拉開,藍裊端着一碗肉湯走了進來。

「喝一碗肉湯暖暖身子吧。」

帝白禮嘆了口氣,放下手中雲狼送來的書信,從藍裊手中接過肉湯。

之前獲得的獎勵讓帝白禮體溫永久保持在恆定狀態,不光是夏天時感覺不熱,即使是現在外面下着大雪他也沒有一絲的寒冷。

身體雖然是不覺得冷,但這心裏可是冰涼冰涼的。

從秋收之後起兵來平叛開始,距今為止已經過去三個半月了……

三個多月的時間,帝白禮甚至連瑩城的影子都還沒有看見。

除了瑩城,前面被皎月教派佔領的三座城是、嵐城、威城、泉城。

泉城還好,被皎月教派控制的時間不長,裏面的人還是心向烈陽。

帝白禮帶兵剛來到泉城外面,城內的豪門貴族就帶着家丁攻擊皎月教派的人,在裏面打開城門放帝白禮進城。

還有不少人高喊什麼……

『殺牛羊,備酒漿,開了城門迎闖王,闖王來了不納糧……』

帝白禮忍不住吐槽一句:我特么又不是李自成,怎麼就成闖王了?

一兵未動就拿下了來泉城,帝白禮還有些洋洋得意,以為平定皎月教派叛亂這事簡單的不得了,然後……

名為威城的現實,就狠狠地給帝白禮上了一課……

這課給帝白禮上的,給他人都上麻了……

三個月……

每日強攻。

整整圍攻了三個月……

屁的效果都沒有……

帝白禮知道攻城難打,但是沒想到這麼難打……

而且近半個月一直在下雪,大雪連綿不斷,沒幾日晴天的時候。

天氣越來越冷,不少士兵都頂不住了,軍中的將校們都勸帝白禮暫停攻城,圍城但是不攻城,一直耗到春天在說。

帝白禮不是不知道士兵們的困難,如果沒有狗系統催命他也不想強攻,一直圍到春暖花開暖和時候在打也不是不行。

可現在的問題是,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不能平定叛亂帝白禮就會死!

死道友不死貧道……

現在他可管不了士兵們的感受了!

必須強攻!

死多少人都不能停!

…………

看着一邊喝着肉湯,一邊唉聲嘆氣,眉頭緊鎖的帝白禮,藍裊也不知帝白禮在愁些什麼,這幾日他就沒有開心的時候。

藍裊:「最近你好像心事很重……有什麼難處嗎?」

帝白禮:「這威城久攻不下,我的心情能好得了嗎?」

藍裊:「攻城之事必然日久,圍上大半年也是很正常的……」

藍裊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帝白禮打斷了。

「大半年?我就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了!一個月不能平定叛亂我就會……」

帝白禮說到這裡,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紅色三角形的感嘆號,這是系統的警告。

『警告!警告!禁止透露系統的存在!否則將徹底抹殺宿主!』

啥用沒有就知道噁心人!

這狗日的系統!

氣急敗壞的帝白禮憤而站起,將手中的碗砸在地上,拿起旁邊的三尖兩刃戟就往外走。

「裊姐!組織大部隊強攻!我親自帶隊攻城!」

反正一個月不能平定也會死,還不如現在就親自去沖。

親自參戰,說不定還能鼓舞士氣。

藍裊不理解帝白禮為什麼這麼著急攻城,但是他一定有他的原因,自己只需要聽他的話就可以了……

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藍裊都願意陪着帝白禮一起……

…………

衝鋒!

威城防守用的弓箭跟滾石,在這三個多月的攻防戰中都消耗的所剩無幾了。

根本沒什麼遠程攻擊可以阻擋住帝白禮,所以他只需要無腦的衝鋒就行了!

帝白禮身先士卒,沖在最前方,第一個登上了威城的城牆。

一個守城的士兵發現了帝白禮,揮舞着手裡的大刀衝過來,嘴裏還罵罵咧咧的就嚷道。

「兄弟們殺啊!砍死這些狗日的烈陽佬!」

帝白禮真特么就搞不懂這些人了……

之所以三個月強攻都沒有攻下威城的原因,不是因為帝白禮的軍隊弱,也不是因為皎月教派有多強,單純就是因為威城的人太特么硬氣!

死戰!

不把整個城的人都殺光,你別想過去!

就憑藉著這股氣勢,之前幾次的攻城,哪怕是有士兵登上了城頭,也會被威城的人以命換命給殺個乾淨,根本攻不下來。

威城的人又不是皎月教派的死忠,那為什麼還這麼玩命?

說什麼都要跟帝白禮換命,這誰受得了……

原因想不明白……

也不需要想明白……

殺乾淨就完了!

三尖兩刃戟斜劈而下,那個守城的士兵腦袋都被對半劈開了……

原來看電視劇時,見裏面的人在第一次殺人時都會噁心嘔吐,但是帝白禮完全沒有這種感覺。

白花花的腦漿子,融合著鮮血噴了帝白禮一臉,他沒有一點恐懼噁心的感覺,他只覺得有些麻木……

人活着的時候是人,人死了的時候……無非也就是一堆爛肉而已……

這更激起了帝白禮對活着的渴望……

腦子裡只有一個想法……

殺!

要贏!

我要活下去!

…………十幾個小時之後…………

「擦擦血吧……」

藍裊遞過一塊乾淨的毛巾,讓帝白禮擦一擦他臉上的血。

其實藍裊自己身上也全都是血,但她還是先把毛巾遞給了白禮。

帝白禮沒有接,因為實在是沒什麼必要,他現在就跟個小血人差不多,擦是肯定擦不幹凈的。

「裊姐你擦吧……我想靜一靜……」

男人有煩心事,作為女人應該給他留出自己的空間,藍裊很聽話的離開了。

……

今天強攻了整整十幾個小時,士兵換了一批又一批,雙方死掉的人都已經快在城牆外堆起一座山了,結果……

還是沒有攻下來……

到處都是……

屍體……

鮮血……

內臟……

死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帶來一萬能作戰的人死傷已經過半,後面幾次衝鋒都已經把管後勤的人,趕鴨子上架硬生生弄過去衝鋒了,還是啥用沒有。

這仗肯定是打不了了。

照這麼打下去,都已經不是能不能攻下城池的問題了,而是軍隊會不會嘩變的問題了,帝白禮可能先被自己的士兵打死。

帝白禮必須想一個破局的辦法!

玄武是一點指望不上了,她那裡一點信息都沒有傳過來……

雲狼那裡倒是有消息,可惜是個壞消息……

雲狼被皎月教派干爛了,損失慘重,讓帝白禮去救他。

麻瓜一個!

這兩個傢伙肯定是幫不上什麼忙了……

自己這裡軍隊死傷過半,強攻肯定是打不贏,就算是攻克了威城,後面還有嵐城跟瑩城呢……

這可怎麼辦!!!

這特么不是死定了?

有什麼辦法……

帝白禮坐在那裡思考着,天上又開始下雪了,心中煩悶的他抬頭便罵。

「特么的!又開始下雪了!你這賊老天!煩不煩……」

話說到一半,帝白禮突然愣住了,因為他抬起頭剛剛好肯定了上方的系統,他在系統的虛擬面板上看到了一句話……

『主線任務:中興之臣。』

『任務內容:輔助帝金烏成為烈陽的中興之主。』

『任務解析:想要恢復中興之治的第一步,那必然是先解決國內的叛亂問題,平復皎月教派的叛亂。任務難度一顆星。』

『任務倒計時:一百三十五天,二十一時,十五分,三十九秒。』

『任務獎勵:????』

這是系統給帝白禮下發的任務,但這任務解析里的一句話給了他一個思路。

就是這句話……

『那必然是先解決國內的叛亂問題。』

國內?

國內……

國內!!

如果皎月教派不在烈陽國內,那是不是這次的任務就完成了?

帝白禮的頭上冒出了一個小燈泡,他想到了一個點子,一個能暫時混過去的好點子。

讓帝金烏投降!!

發一張詔書,承認烈陽的失敗,並且承認皎月教派建國。

只要皎月教派成為了一個國家,那它就不在烈陽的國內了,這樣帝白禮豈不是就能渾水摸魚的完成任務了?

非常可行!

只是要委屈一下帝金烏了,不過好兄弟不就是拿來賣的嗎?

帝金烏:??你禮貌嗎??

…………

…………

被裝在籃子里的小辛德拉,有這同樣的想法。

「老頭!你禮貌嗎?」

小辛德拉多了個師父,一個自稱是流浪法師的白鬍子老頭。

因為戰爭死去的人太多,又沒有得到妥善的處理,所以鸞鳳星起了一場大瘟疫……

這次那個深山裡的小村莊沒有幸免於難,被逃難到這裡的人給坑了,這些人帶來了可怕的瘟疫……

村子裏的許多人都死去了……

老村長兩口子都病死了……

才半歲的小辛德拉,就這麼莫名其妙的失去了她的便宜爹媽。

辛德拉莫名有一種感覺,這兩位老人的出場好像就是為了,給她的出生安排一個比較合理解釋,所以才剛剛生完她不久。

這兩位……人就沒了……

不過就是因為兩位死的太早了,辛德拉對二人的感情並不算多,除了有些傷心以外,也沒什麼別的情緒……

說起來也是巧合,老村長兩口子剛去世半天,一個自稱是流浪法師的白鬍子老頭就來到了小村莊里。

流浪法師一眼就看出了辛德拉的不平凡,所以決定收辛德拉當徒弟,並且帶着她離開正在爆發瘟疫的地區……

流浪法師將辛德拉裝在背簍之中,可流浪法師的背後背着一個大捲軸,很顯然沒位置再背着辛德拉了。

所以這個白鬍子老頭決定拎着她……

流浪法師也不是尋常人,這一路上翻山越嶺、橫跨河江,而且速度飛快……

籃子里的小辛德拉都快被搖吐了……

所以才有了這一句靈魂發問。

「老頭!你禮貌嗎?」

辛德拉這一張嘴,把正準備跨河的流浪法師嚇了一跳,白鬍子老頭腳下一滑……

撲通一聲……

兩人掉河裡了……

藍光一閃,微蟲洞運載,渾身濕漉漉的流浪法師瞬間回到岸邊。

從老村長那裡帶走辛德拉,大半天這個小姑娘一點聲音都沒有出……

可剛剛她好像突然就說了句話,這麼小的孩子怎麼會說話?弄的流浪法師都有些不自信……

有必要問一下!

流浪法師提着辛德拉的脖領子,讓她跟自己眼睛對視。

「小丫頭……你會說話?」

這個年紀會說話是不是有點不太正常啊?我要是承認了不會被切片吧?要不然還是裝一下傻吧……

「阿巴阿巴……」

辛德拉是想裝,可她那拙劣的演技,一眼就被流浪法師給看穿了。

「別裝!你剛才眼珠子滴溜溜亂轉,明顯是聽懂我說什麼了。」

辛德拉扭過頭,不敢直視流浪法師的眼睛。

「阿巴阿巴聽不懂你說啥……阿巴阿巴我不會說話……」

流浪法師都被逗笑了,一時之間不知道這小傢伙是想隱藏,還是不想隱藏。

「現在不熟悉,你想裝也沒問題,反正以後我們都要相處很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