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修鍊百年竟成了魔
修鍊百年竟成了魔 連載中

修鍊百年竟成了魔

來源:google 作者:長孫雨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長孫雨落 陸黃

一介凡人,為生存進入遊戲,卻發現等待他的確實一道選擇題修仙還是修魔,僅在他一念之間如何抉擇,又是否能夠鎮壓一個時代展開

《修鍊百年竟成了魔》章節試讀:

陸黃,男,20歲,躺平青年一枚。

有了錢就在家吃吃喝喝玩玩,跟大爺吵吵,順順大媽花,扒扒寡婦窗,逗逗隔壁狗……生活樂無邊……

沒錢了才去做事,做過各種短期工作,基本都是日結。

今天是陸黃「躺平」的第66天,打開柜子,數了數,只剩最後5桶泡麵……該賺點錢了。

叮咚……電腦里閃出一份兼職工作:

大型網遊內測體驗師,體驗3天,每天遊戲8小時,傭金5000。

要求:3天內不卸載遊戲……傭金自動到賬!

吃肉?這不正適合我嘛!

會不會是詐騙?詐騙個毛,反正我卡里沒有一毛錢……陸黃心想着趕緊報了名。

報名成功!

《元之界》遊戲正在下載……

500個G!什麼鬼遊戲!這麼大內存,管他什麼鬼,熬完三天傭金到手就卸載!

安裝完成。

元之界:天地萬物始於元,又歸於元。元是萬物的開始,這個世界不修鍊就意味着淘汰……

修鍊個毛線!三天一過就卸載!

請玩家實名制註冊。

玩家名稱:陸黃。

遊戲開始……

場景:半山腰,一間茅草小屋。

風肆虐的吹,屋頂零散的茅草伴隨着風在空中盤旋。

「山裡涼,你多穿點衣服。」一個女人溫柔的聲音響起,年輕婦人給年輕男子披上了自己親手做的狼皮大衣。

年輕男子沉默不語,左手握着一柄長矛,右手輕輕推開了小屋的破門。

一陣狂風吹進小屋,一道光照進小屋裡,一陣嬰兒微弱的哭啼聲響起,年輕婦人連忙把嬰兒抱進自己懷裡。

趕緊快進!陸黃按下快進鍵!內測玩家不允許快進!

屏幕上出現:是否繼續?

繼續!陸黃無奈的點了按鈕!

嬰兒感受到了婦人的體溫,嬰兒停止啼聲,睜開了雙眼,紅瞳!紅瞳!嬰兒竟然是紅瞳!

一陣風吹起婦人擋住臉的秀髮,婦人臉上布滿了深黑色的蜘蛛線,一條一條攀爬在她**的肌膚上……

嬰兒望着婦人的臉,停止了哭聲……微笑着……

這鬼遊戲!要瘋!

冷靜!傭金到手,立馬卸載!

屏幕:年輕男子緩緩走出小屋,屋外一群惡狠狠的人拿着兵器站在風中,帽子上散落着幾根稀碎的茅草。

風吹過他們的臉龐,像刀割一樣……風吹起他們的頭髮,流露出兇殘的眼神。

「今天必須把孩子交給我。」為首的正是李元吉,他身穿一身厚重的虎皮,手上握着玄鐵製成的長刀。

長刀散發著淡綠色的光芒,散落的樹葉在刀的周圍形成一圈環狀。

「雨落,抱好孩子,千萬別出來。」年輕男子低沉的聲音傳入小屋中。

年輕婦人趕緊關上了破舊的小門,重重的關門把屋頂的茅草又震下來幾根……稀稀落落的茅草頂像謝頂的男人,就快禿了……

「李元吉,這已經是第七天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年輕男子單手拿着長矛直指李元吉……

「陸黃,這孩子是妖孽,必須把他丟進熔骨池。」李元吉的臉不停地抖動着,他舉起長刀,長刀反射出一陣陣綠色的冷光,令人發寒。

狂風吹飛了李元吉的綠色帽子,捲起他的長髮,擋住了他兇殘的臉,只露出兩隻眼睛,深邃的眼神像鷹一樣銳利……

「李元吉!你要傷我的孩子,就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陸黃舉起長矛,長矛上的光閃閃發亮……照射在李元吉的長刀上。

狂風吹起陸黃的狼皮大衣,狼皮大衣下面是幾層粗布衣……

李元吉提起長刀一馬當先沖向陸黃,陸黃提起長矛迎對,刀和長矛碰撞的金屬聲驚天動地,刀光劍影。

風中茅草伴隨着落葉滿天飛舞……風呼嘯的聲音在山谷飄蕩……

一會兒,陸黃的長矛就長刀砍斷了,李元吉的飛神腿對着陸黃的胸口,就是一腳……

「啊……」陸黃重重跪在地上,吐了一口鮮血,周圍的落葉瞬間被染成紅葉,半截長矛就在不遠處……

陸黃用左手手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右手拿着半截長矛支撐着自己的身體。眼睛裏充滿血絲,惡狠狠的瞪着李元吉,李元吉雙手舉起長刀對着陸黃的頭砍去……

「住手!」一個溫柔的女性聲音從屋中傳出,吱的一聲,門開了,雨落緊緊抱着嬰兒從小屋中緩緩走出。

風吹起雨落的長髮,眾人一看雨落臉上深黑色的蜘蛛絲,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向後退了一步。

風吹起她的粉色袖子,露出雪白的玉手。

玉臂內側嬰兒睜開了雙眼,紅色的眼瞳令人不禁膽戰心驚。

眾人彷彿凝固了,皆屏住一口氣,不敢出聲。

「把孩子交給我!」李元吉手握長刀正對着陸黃的腦袋。刀離陸黃的頭只有十幾公分的距離。刀明晃晃的發著綠光……

「雨落,快回去,保護好我們的孩子……」陸黃瘋狂的咆哮着,聲音在山中回蕩,用力過猛,又噴了一口鮮血……

淚水從雨落**臉頰上滑下,穿過蜘蛛痕變成了金黃色,掉落下來……

「李元吉,我……我……可以把孩子……交……給你,求求你放了陸黃。」溫柔的聲音乞求着、哀求着。

「雨落,不要……」陸黃用盡全力吼着,手裡的半截長矛握的越來越緊,手背上的青筋突出……血脈擴張……

李元吉突然右手一把搶過嬰兒,嬰兒受到驚嚇啼哭起來,紅色的眼瞳流出紅色的眼淚……

眾人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李元吉粗魯的抱着嬰兒和眾人趕往熔骨池,任由嬰兒的哭泣,嬰兒流出的眼淚滴在李元吉的衣服上,點綴了幾點紅點……落在地上猶如一朵朵紅色的小花……

雨落扶着陸黃步履蹣跚的緊跟在後面……一個腳滑,陸黃摔了一跤,半截長矛掉下山崖,人也差點摔下去……

雨落也跟着摔了一跤,雪白的玉手划出一道道血痕,血透過肌膚形成一顆顆晶瑩的紅色珍珠。

熔骨池坐落在3000米高的山頂,山頂的風呼呼咆哮着……掩蓋了嬰兒的啼哭……

熔骨池裡的水常年沸騰着,永不停歇咕嚕咕嚕的冒着白色的氣泡……

李元吉順手把長刀交給一個身穿黑色長衣,臉上有刀疤的男人。

他高高舉起嬰兒,兩手一放,嬰兒直接掉進了熔骨池,熔骨池的水直接將嬰兒融化,空中只剩下一聲微弱的啼哭聲……

「不要……不要……」雨落伸着滿是紅色珍珠的手,撕心裂肺的哭喊着……臉上的黑色蜘蛛絲變成了金色……

「不要……」眼淚順着陸黃俊朗的臉頰流下,頭髮絲緊貼在了他的臉上,嘴角凝固的血再被淚水暈染……

什麼鬼遊戲!這麼啰嗦,怪不得500個G!陸黃氣的摔了摔鼠標!

雨落突然爬起一個乾脆利落的縱身,直接跳進了熔骨池。一個活生生的人瞬間變成了一堆紅色的氣泡……

「為什麼……為什麼……」陸黃伸出雙手仰天長嘯,咆哮的聲音在山谷回蕩……

眾人皆不知所措,獃獃站着任由狂風呼嘯。

「妖孽已死,我們回去吧。」李元吉抽動着臉冷冷的擺了擺手。

陸黃惡狠狠的看着李元吉,直接撲了上去。

李元吉一個轉身,陸黃撲空了,頭直接撞在山頂的石塊上,鮮血順着石頭流下……陸黃暈死了過去……

李元吉帶着眾人滿意的離去,只留陸黃一個人在山頂。

不知過了多久,一隻老鷹對着陸黃的身體啄了一口……他睜開了雙眼,失去妻子和孩子的痛苦難以支撐陸黃站起來……

他嘗試努力站起來,又重重的摔下,努力站起來,又是重重的摔下……

他艱難的爬向熔骨池,熔骨池一片血紅色,一股血腥味在空氣中瀰漫。他伸手想要把雨落和孩子撈起來……成線的眼淚滴入熔骨池,池中依舊沸騰的冒着紅色氣泡。

陸黃眼睛一閉直接爬進了熔骨池……

陸黃驚呆了!MD,什麼垃圾遊戲,還熔骨池!你直接說火山會死……這遊戲開發組就是垃圾……

陸黃嗦了兩口泡麵,感覺口渴,起身去拿水杯。

卧槽!一個不小心絆倒了電腦線……筆記本電腦直接重重掉在了地上……

「系統錯誤……系統錯誤……」電腦發出嚴重警告聲,陸黃趕緊撿起電腦,電腦屏幕顯示不出來了!

系統錯誤……系統錯誤……

陸黃氣的按下重啟鍵,「啾……」一聲陸黃被吸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