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細腰
細腰 連載中

細腰

來源:外網 作者:逆來順獸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逆來順獸 都市言情

包廂內燈光昏暗。男人斜倚着沙發,看向她的目光中染了醉意:「南笙,還記得我叫什麼嗎?」「霍霄,九霄重外的霄。所以在這榕城,我就是天。」…………排雷指南:1.男三上位,微強取豪奪2.成年人世界,沒有太多非此即彼作者微博@花時玖歡迎關注!展開

《細腰》章節試讀:

雖然七夕沒有男朋友陪,但周六不用加班也很幸福。
榕城不少新樓盤都進入了交房期,南笙近兩個月就沒好好休息過。
覺睡到自然醒,被掏空的身體恢復了力氣。
昨夜窗帘沒有拉嚴實,有日光透過縫隙鑽進來,正好投在床上有些刺目。南笙眯了下眼,從床頭柜上摸過手機摁亮:2點48分。半天過完了。藲夿尛裞網
通知欄上不少未讀微信消息通知。點開看,有客戶的,有材料商的,不是什麼要緊事。南笙沒回復,準備上班再處理。
陸修明也給她發了信息:【上飛機了。】
緊跟着是個金額為34的轉賬。備註:女朋友七夕快樂。
南笙唇角上揚,點摁接收:【謝謝男朋友。】
那邊沒有回復。她看了眼聊天頁面上的消息時間,估計陸修明這會兒應該還在飛機上。
南笙想了想,又補充句:【落地報平安。】
然後握着手機猶豫了兩分鐘,還是放棄外賣,決定自己下廚。
冰箱里的東西還是上周採購的。這段時間直忙的沒空做飯,有些已經不能要了。南笙翻騰半天,等收拾完,只剩下兩個西紅柿和把小白菜還看得過去。
倒是足夠她個人的分量。
淘米下鍋,然後把小白菜洗乾淨瀝水,又找出干香菇扔了兩朵在水裡泡發。趁着這個功夫,開始攪雞蛋,切西紅柿。不到半小時功夫,盤香菇白菜和碗西紅柿蛋花湯便都做好。
南笙盛出米飯,在ipad上找了部搞笑綜藝,邊看邊吃。
頓飯吃到半,放在客廳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放下筷子,起身快步過去。等看見屏幕上顯示的「周俊博」三個字時立刻皺起眉頭。
她將手機放回去,任由鈴聲自動停止,沒接通也沒掛斷。可下秒,來電鈴聲又響了起來,頗有種沒完沒了的架勢。
南笙煩躁地嘆口氣,這次划下了通話鍵:「周俊博,你找我最好有正經事!」
大概是語氣太沖,聽筒里靜默瞬。兩秒後,怯怯的男聲響起:「你你好……」
南笙怔,不是周俊博。
「南……南笙姐嗎?」那邊的人繼續說道,「我是俊博的室友,何瑋。我們之前見過的……」
「那個,你能來市立醫院趟嗎?俊博他出事了。」
市立醫院離南笙家不遠,走路過去也不過十分鐘的功夫。
路上,南笙在電話里大致問了下情況。
周俊博是她繼弟,現在在榕城大學念大二。今天這件事總結起來就是,群沒出校門的半大孩子,周末該看書不看書,三五成群出去聚餐。然後就喝多了,和人起了衝突。
據何瑋說,和他們發生衝突的是隔壁大學的學生。
當時戰況挺激烈,周俊博和對面個高個男生扭打在起,都傷得挺重。店家見勢不對報了警,現在雙方在警察的陪同下都在醫院,並且都咬死是對面先動手挑釁。偏偏打架的地方是衛生間附近的監控死角,也沒有路過的目擊證人。
「南笙姐,你快來吧。」何瑋聲音焦急。
「被俊博打傷那人好像家裡有關係,賠錢也不行。」
賠錢……周俊博哪來的錢。賠的還不知道是誰的血汗錢?
「行,我知道了。」南笙壓着煩躁掛斷電話。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系的生滅,也不過是剎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盡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別,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着,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衝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只覺得股驚天意志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着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着位面。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着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衝天而起,瞬間沖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沖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着整個位面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別,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着,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七章
麻煩免費閱讀.https://.8.o

《細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