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被我打就會變強
玄幻:被我打就會變強 連載中

玄幻:被我打就會變強

來源:google 作者:25小時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25小時 奇幻玄幻 張易

大帝重生,成為地牢里看守重犯的獄卒,並激活了系統【叮!本系統是因宿主太過無敵而心心念念所生,往後,凡是被宿主打得生物,都能變強,宿主打得越狠,對方就變得越強,打死無效】張易早已嘗夠了無敵寂寞的滋味,對此非常滿意自此,重犯開始變得無虐不歡,整個修行界也開始亂套了…展開

《玄幻:被我打就會變強》章節試讀:

涼州,南荒皇朝,地牢。

張易緩緩睜開眼,雙眸不自覺地尋着光亮看去。

只見,昏暗潮濕的牆壁上,掛着一盞微弱的壁燈,燈焰一動不動,在毫無空氣流動的地牢中,顯得妖異般地鬼魅。

燈光映照下,粗大的鐵鏈在空中縱橫交叉,貫入各個牢房,將一個個血衣人栓住,吊在半空…

「看來,是順利重生了……」

張易看着陌生的環境,嘀咕了一聲,神色並沒有太多變化。

畢竟,他前世乃是人界大帝之首,修為通天,使用秘術輪迴重生,對他來說,並不困難。

但是回想起,臨死一刻,他還是心有餘悸。

「本以為能閉關修鍊,突破天帝境的極限,成為萬古第一人,卻沒想到會引來如此強大的天罰,難道人的境界真的只能止境於此…」

張易有些憤憤不平。

要知道,他曾以一人之力,擊敗其餘九位同為天帝境的大能,立下不敗傳說。

然而卻還是沒能抵擋得住天罰,可見這道化形劫有多兇猛。

慶幸的是,張易的魂飛魄散之際,耗盡畢生修為,施展偷天換月輪迴術,讓自己的魂魄得以撕裂時空重生。

修為雖沒了,但能活着,就代表還有可能。

張易輕輕一笑,正要起身查探自己如今身在何地之時,紛亂的記憶瞬間湧入腦海。

對他這種已經活過上萬年的老怪物來說,十幾年的記憶,眨眼功夫就被他整理完了。

很快,他就從記憶中知曉,他的前身名叫張翼,天賦資質一般,而且還是舔狗一隻。

在教院為女神打抱不平,結果稀里糊塗的得罪了皇室,被以任務之名丟到南荒皇朝關押重犯的地牢當獄卒。

雖說是獄卒,但實際情況卻與犯人沒有差別,就差沒用鐵鏈綁住而已。

結果,三天時間不到,前身就受不了自盡了。

「真蠢。」

回憶至此,張易冷漠地鄙視了一聲。

話音剛落,正面的牢房裡傳出桀桀的冷笑聲。

「喂!新來的獄卒,鬧到得自殺就知道自己蠢了么,果然是個膿包啊,這點勇氣都沒有,難怪會被女人耍得暈頭轉向,桀哈哈哈!」

張易抬起眼,看向牢房的男子。

男子身材魁梧雄壯,肌肉鼓脹如岩石,虎頭燕頷,圓眼絡腮鬍,一副殺伐果斷的模樣。

根據前身的記憶,此人名叫宋元武!

元嬰境初期的強者。

這修為在修行界已經算是中等了,隨便指個城池當城主都沒問題,可如今也只是地牢的死刑犯之一。

張易卻是懶得回答他,瞟了一眼拴在宋元武身上的鐵鏈,搖了搖頭嘆道:「小小的元嬰境就要這麼大陣勢綁着,可見在這個所謂南荒皇朝,就是個邊陲小國罷了。「

宋元武喜怒全形於表,霎時被氣到額頭青筋暴起,怒目而視:「狗嘴吐不出象牙!一個鍊氣境的小輩,連自殺的勇氣沒有,也配瞧不起老夫?!」

張易不屑再回話。

他現在雖然只是境界最低的鍊氣境,但總有一天能重回巔峰,跟個元嬰境的人爭論,實在是自降身份。

宋元武見張易不搭理自己,又無奈修為被封印,只得獰笑嘲諷:「也對,你不能自殺,不然那女人跟別人在床上翻雲覆雨後,就沒人給她男人送補品了,哈哈,哈哈!這就是年輕一輩所說的舔狗嗎?!真貼切啊!」

張易聽完後,淡然一笑。

他曾站在世界的巔峰,也清楚即便是修鍊到天帝境界的強者,也有身為弱者時的醜事。

自己既然魂穿而來,前身留下的一切恥辱,他也當一併接下!

反正這面子,他早晚會攢回來!

倒是你一個元嬰境初期的小崽子,竟然敢當面喚本帝為狗,未免太放肆了?!

心念至此,張易雙眼霎時一冷,冷漠的眸子里,猶如一潭幽紅血水激起了漣漪,旋即波濤暗涌,散發著冰冷凌厲的寒光,給人帶來無窮的壓迫感。

這一剎,宋元武忽地心頭一悸,猶如被一陣刺骨的寒風掃過,渾身頓時冷飈飈,額頭的冷汗不自覺地冒出。

在他眼裡,張易就像是從地獄裏鑽出的惡鬼,整片天地都因他而化成屍山血海。

「看、看什麼看……」宋元武吞着口水,說話都哆嗦了,本想飈幾句狠話壯膽,可話到了嘴邊,卻又沒了底氣。

張易還真不是在恐嚇宋元武,他就是奔着殺人的心去的。

只是以他現在的修為根本瞪不死人,數千年的習慣,致使他一時間也沒能反應過來。

尷尬地輕咳了一聲後,張易便拿着拷打犯人的軟鞭走向宋元武。

宋元武見狀,眉頭微皺,舔了舔嘴唇,心裏確實有點害怕。

放在以前,他不僅不怕,甚至還想趁機睡上一覺。

畢竟他一個元嬰境界的強者,即便修為被封,身體的強度依舊存在,一個鍊氣境的獄卒根本無法對他造成傷害。

可奈何張易剛才的眼神實在太嚇人了,他根本沒見過,有人能以鍊氣境散發出如此恐怖的威壓。

眼看張易緩緩舉起軟鞭,蓄力一揮,宋元武嚇得雙眼下意識地緊閉,心裏不由得擔心對方是名隱藏了修為的強者。

啪!

一記軟鞭冷然落下,宋元武在驚疑不定中睜開一隻眼。

嗯……不痛不癢?

宋元武抬眼見張易的目光依舊懾人,嚇得急忙感知全身,發現自己真是毫髮無損,忍不住嗤的一聲,笑了起來。

這小子果然是個軟腳蝦!

而且最莫名其妙的是,被他這一抽,自己的境界瓶頸似乎微微有點鬆動。

宋元武心頭一喜,膽子又壯了回來:

「怎麼了,小子,就這樣嗎?!跟撓痒痒似的,再給老夫來幾鞭啊,哈哈,哈哈!」

話音未落,啪的一聲,鞭聲再次響起,在地牢中來回傳盪。

這次,宋元武能明顯感覺到,當身體感到鞭打的疼痛感時,他的修為又有所精進。

心裏不由得冒出一個離奇的想法。

難不成被他打,修為就能增進?

雖然這聽起來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可是事實就擺在眼前,讓他不得不相信。

一念至此,宋元武如同受虐狂附身,亢奮大笑,繼續挑釁道:「來啊,繼續,小子!別擔心老夫把你震死,我就是卸下所有肉身防禦,放着讓你打到手抽筋,你也傷不着我,哈哈哈哈!」

張易漠然地看着宋元武,他很清楚以自己現在的修為,根本傷不到對方。

只是剛才他的腦海里,莫名其妙傳出一陣自稱是「系統」的聲音,說被他打的人就會變強,於是他便拿宋元武做起測試。

「系統,這就是你說的能力?凡是被本帝打的人,都能變強?」

張易在心裏發問。

他在鞭打宋元武的時候,就一直仔細觀察着對方的神色變化。

見宋元武的神情越發亢奮,氣息也變得醇厚,才確定腦海突然冒出的聲音並沒有說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