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血獄戰神:我從地獄歸來
血獄戰神:我從地獄歸來 連載中

血獄戰神:我從地獄歸來

來源:google 作者:願你我共渡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願你我共渡 陳宸

陳宸兩歲那年父親被神秘人擄走,母親便帶着陳宸隱居西域,十五那年陳宸遭遇襲,陰魂受損落,被白無常所救,無意中卻聽到白無常說出父親的辛秘,那驚天一戰到底是為何,陳宸踏上父親的老路,尋跡而來,人間,地府,仙界,究竟有什麼秘密,一切都從青山開始!展開

《血獄戰神:我從地獄歸來》章節試讀:

次日一早,新入外門的弟子就聚集到了廣場上。

「歡迎各位進入到外門,我將為大家介紹一下修仙一道的境界劃分。我是你們的訓練師格林「。說話的人身材魁梧,長得那叫一個粗獷。

「天武大陸自古以來強者為王,境界分為煉皮、練氣、後天、先天、築基、金丹、元嬰、化虛、大乘。每個境界又分九重,至於傳說中的仙尊,我就不清楚了。」大漢撓了撓頭,神色有些嚮往。

「接下來我將給大家介紹一下青山宗。青山宗是靈武三大宗門之一,另兩大宗門分別是正陽樓和御獸閣。」格林繼續說著。

「山宗分為外門和內門。外門特有一閣,為靈丹閣。每個月將為每人提供三十枚凝真丹。內門與外門不同的就是內門弟子可在三大主峰修鍊。」林格喘了一口氣,繼續說了下去。

「三大主峰分別是青雲峰,青陽峰,青鸞峰。三大峰靈氣十足便無需丹藥,武道一途也不能僅靠丹藥。這三大峰的名字也是根據青山宗的第一任強者來命名的。」彪形大漢說得繪聲繪色。

聽到這,陳宸沒想到自己的師傅居然是青山宗的第一代強者,但如今下場卻有些慘,自己定要好好修鍊,讓師傅重回巔峰。

「此外還有內門弟子外門弟子共用的地方:一堂一台一庫一閣一殿。一堂就是執法堂,犯錯的弟子和長老將被執法隊交予執法堂處置。一台就是比武台,顧名思義,在這裡可以進行比武,還有生死擂台。我就是比武台的訓練師。」格林說著挽起了袖口,露出他粗壯的肌肉。

「一閣就是藏經閣,外門弟子可以自由瀏覽第一層,內門則可以開啟第三層,核心弟子還有宗主特批的可以進入到第三層。一殿就是任務殿,在這裡可以領取任務,兌換獎勵。一庫就是武庫,各位可以在這裡挑選趁手的武器。」格林繼續向剛入門的弟子們解釋着。

「入門考試前十位隨我去藏經閣挑選功法,其他人解散,開始自行修鍊。」格林朝陳宸幾人揮了揮手,便帶頭向前走去。

遠遠望去,這藏經閣很是古樸,充滿了滄桑的氣息,整個藏經閣是灰瓦白牆,牆上的雕花栩栩如生,閣樓頂部的雕刻也是十分精緻。

陳宸幾人跟着格林到了藏經閣門前。

「你們幾人可以進去挑選一部適合自己的功法,拿好你們的令牌,到一層挑選。我就不進去了。」格林雙手叉腰,扭動了一下脖子,發出「嘎嘣嘎嘣」的聲響。

「走,陳哥,小爺我帶你挑挑好功法。」說著楚天擠眉弄眼地朝着陳宸走來,順勢搭住了陳宸的肩膀。

陳宸一臉無奈只得先答應楚天,進去之後再開溜,自己去尋找適合的功法。

藏經閣內經書無數,讓陳宸眼花繚亂,他遊走在書架與書架之間不斷地搜尋着煉陽魄的功法,也就是煉體的經書。

「找啥呢,陳哥,我幫你一起找。」楚天像狗皮膏藥一樣粘着陳宸。

「你不去找一個適合你的一直在這裡纏着我幹嘛,我又不是趙靈兒。」陳宸很是無語。

「呦,陳哥你不愛我了,你忘了我們的那些日子了嗎。再說了這裡的這些功法也沒啥好的,我就過來幫你挑挑。」楚天表現得很自然,似乎對這裡的一切真的不感興趣。

「我沒靈根,修鍊不了尋常的功法,我先找個煉體的功法先修練着。」陳宸對楚天也是不避諱。

「簡單,我先帶你看看。」說著便走向了最左側的一排書架。「這就都是了,書架的側面有寫都有啥。你這盲目找半天。笑死我倆,陳哥。」楚天又拍了拍他的肚皮。

陳宸沒跟楚天廢話,開始翻閱架子上的功法,《蠻荒煉體訣》、《金剛功》、《不滅奧術》……陳宸不停的看着卻沒有發現適合自己的功法,陳宸目光一瞥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混元真經》。

陳宸揉了揉眼睛,拿起了書架上的那本混元真經。『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復。』陳宸繼續往後看着,與母親教給他的無異,只是後面的內容卻是簡化了許多還有些紕漏。

楚天也湊了過來,「真是沒眼光,挑來挑去看上這本書,這大街小巷的地攤上都是這本。」

「這怎麼可能。」陳宸小聲地嘀咕着,有些恍惚,很快地合上書把它放到了原位。

「怎麼了,陳哥,瞧你沒見過世面的樣子,你別不信,我都能背過。」楚天的口中念念有詞,卻絲毫不差,陳宸的心中很是疑惑。

母親讓自己保密的功法居然是地攤貨,母親這麼做一定有她的理由吧。陳宸心中暗道。

「我給你找本書吧,保證夠牛氣。」楚天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然後遞給了陳宸一本書。

書名為《九轉星辰訣》,『汲星辰之精華,以為己用……』陳宸大致地看了介紹,確實是比較適合自己的功法,雖然是殘缺的,只有前四轉,但也足夠現在的陳宸用了。

十人挑選好功法便向外走去,格林也是在門外等候多時了。

「你們是新晉外院弟子中最優秀的幾位,下個月將有一場全部外門弟子的比試,前五名可以去靈武秘境,那裏面可是有大機緣等着你們,據說還有化虛境的大能留下的傳承。」格林也不免露出羨慕的神色。

「陳哥,我走了啊,師傅讓我和靈兒姐一起訓練。」楚天得瑟了起來,扭動起了他肥碩的身軀。

陳宸一臉嫌棄,話也沒說就轉身離開了。

「人生在世,總有些空城舊事,年華未央……」沒等陳宸進到院子,便聽到了五長老在哼着小曲。

遠遠的看見五長老不斷地揮舞着掃帚,落葉飛揚。見到師傅這樣,陳宸也是一臉高興,最怕的就是師傅會因往事而傷心。

「師傅,我回來了。」陳宸向五長老飛奔而去。

「欸哈哈,乖徒兒回來了。看看為師給你準備了什麼。」說著便拉起陳宸向屋中走去。

陳宸一走進屋子裡就傻眼了,各種武器盔甲,古籍經書,大大小小的寶瓶擺滿了房間。「這都是為師畢生的積蓄,就你這麼一個寶貝徒弟,怎麼說也不能吝嗇。」

「你先在這挑着,我先去給你做飯,明日咱們就開始正式修鍊。」五長老也是掩飾不住他的興奮,笑了起來。

陳宸望向那一堆武器,弓弩槍棍,刀劍矛鉞,斧戟鞭錘樣樣不缺,還有一些陳宸也不認識。陳宸挑來挑去看中了一把黑色的巨尺,陳宸費盡全力也僅僅是將它移動了一點。

陳宸貼近細細觀察起來,看見尺子上刻有『九天玄尺』四字,整個尺子通體墨黑。尺刃發白,還凝着一絲寒光在刃口不停地流動着,更增了鋒利的寒意。

桌子上的功法也是樣樣齊全,絲毫不比藏經閣差。寶瓶里則是葯香四溢,琳琅滿目。許多都是陳宸沒見過的。

「怎麼樣,乖徒兒。挑好了就隨為師吃飯吧。」五長老的眼裡充滿了寵溺。

「挑好了師傅。」陳宸淺淺一鞠躬,對五長老的恭敬中又多了一絲親近之感。

吃飯的木桌很是平常,卻擺滿了珍饈美味,八菜一湯,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裡游的應有盡有,讓陳宸口水直流,可謂是饕餮盛宴。

「師傅,我看上了那九天玄尺,不知是否適合我。功法我倒是沒有挑選出合適的。還有那混元真經真的是地攤貨嗎。」酒足飯飽後,陳宸向五長老說出了心中的疑惑。

「九天玄尺乃是九天玄鐵打造而成,鋒利無比,削鐵如泥,掌握之後甚至可以一分為九,殺人無形。」五長老捋了捋鬍子。

「你可以背上它進行日常訓練,等陽魄足夠便可輕鬆揮動。功法我明天自然會傳授一個適合你的,至於那混元真經不過是拓印而成,真書不知流落何方,我曾在一處遺迹中了解到此乃無上功法。」五長老向陳宸緩緩道來。

陳宸也是心裏一驚,母親果然沒有騙他。陳宸再次向五長老鞠了一躬,根五長老道了別,便回屋琢磨起了,殊不知窗外的一個黑影盯上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