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蓄意勾引
蓄意勾引 連載中

蓄意勾引

來源:google 作者:綠色番茄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疾 溫暖 現代言情

年上直球出擊的慫包女主播*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腹黑年下影帝(蓄某已久)小時候溫暖:「沈疾,沈疾,你要不要當我弟弟,你長得好漂亮」沈疾:「.......」溫暖:「沈疾,你為什麼從來不叫我姐姐,我還給你吃好多糖呢」沈疾:「不要」三年以後,沈疾:「姐姐說想我了,我就回家來了」溫暖:「可是我說的是回家商量事情」沈疾:「姐姐,幫我遞一下浴巾」溫暖:「沈疾,你還是小時候一樣叫我大名就好」沈疾:「可是你比我大」展開

《蓄意勾引》章節試讀:

不到五月份,望城市就熱得出奇。

「今年華生影帝的得主是誰呢,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眾多明星坐在安排好的長椅上翹首以待,華生影帝可以說是現在最具權威性的獎項,它不存在任何的水分,想要獲獎,全憑作品說話。這也是新人演員快速上位的一種捷徑,但是很少有新人可以獲得這個獎項。

「是誰呢?」主持人還在賣關子,現場安靜的出奇。

「來,讓我們掌聲歡迎演員沈疾,請沈疾上台發表獲獎感言。」

鎂光燈打在沈疾的身上,座位上的男人緩緩起身,將剛才半解開的西服紐扣扣上,即使在美女帥哥雲集的娛樂圈領獎現場,也是讓人移不開眼的存在。

「感謝華生對我的認可,也感謝三年以來大家對我的陪伴,希望以後可以拿出更好的作品,謝謝。」

寵物店的助理小妹正對着手機上的沈疾泛着花痴,「沈疾,怎麼會有這麼完美的男人啊,出身好,長相好,演技好,關鍵是禁慾啊,不知道談起戀愛是什麼樣子。」

溫暖聽到她手機里傳來的沈疾發表獲獎感言的聲音,睫毛輕顫了下,低下頭又忙着自己的事。

這份寵物店助理的工作是目前溫暖工資最高的一份兼職,這家寵物店開在富人區,有些狗狗來店裡護理的錢有時候頂的上溫暖一個月的工資。

突然前幾天剛剛招進來的小女生哭哭啼啼走到溫暖的身邊,「溫暖姐,怎麼辦,今天上午送來的那條金毛,沒要求洗澡,我忘記了,就給他洗澡了,怎麼辦,你不是店長女朋女嗎,你快我說說?」

「可是,......我們才......剛確定關係。」送到這裡的寵物哪一個不嬌貴,主人沒吩咐交代的事自然是不能擅自做主,即使這看起來就像是多增送了一份洗澡服務,但是這小小的失誤就可以使她丟掉工作。

寵物店的老闆江延恰巧外出買煙花,根本沒看到溫暖那條信息。

兩個人就只能在寵物店祈求這位女主人是個豁達的人,不計較這件事。

「來了,來了,溫暖金毛的女主人來接它了。」寵物店小妹指着門外正開門進來的女人。

「實在對不起,由於工作失誤,我們給您的寵物狗洗了澡,給您造成的不便,我們很抱歉。」溫暖拉着小妹給這位女主人鞠了個180度的躬表示歉意。

來人卻被這兩個小姑娘逗笑了,「你們給我家豆豆免費洗了洗澡,我難道還要要求你們賠償嗎,你們可真有意思,我可不是那些蠻不講理的暴發戶。」

女人推了推墨鏡,帶着狗準備走。店內的兩人大大喘了口氣,終於放鬆下來。

可是門口的女人卻又折回來,她徑直走到溫暖面前,摘下墨鏡從上到下仔細打量着她,「你就是江延交的女朋友?」

顯然面前的女人認識江延,沒給溫暖回嘴的機會,「你跟我出來一下。」

江延和溫暖是秘密戀愛,但是怎麼好像全世界都知道了,放下手裡的逗貓棒,溫暖跟着女人走出門外。

「我是江延的媽媽,你不知道吧。」

完蛋了,這不會這麼狗血吧,豪門媽媽甩出一沓鈔票,逼女朋友離開自己的兒子的場景今天要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了嗎?溫暖在心裏碎碎念。

「我們才剛剛在一起,所以.......。」

江延媽媽冷哼了一聲,與剛才善解人意的樣子截然相反,正像她自己口裡所說的那些咄咄逼人,趾高氣昂的暴發戶的樣子。

「他不敢告訴我,是因為你拿不出手。我們家是不會允許江延談一個不符合身份的女朋友的,他不過看你長得漂亮又好騙,所以趁早分手吧。」

沒有影視劇里的那樣狗血的情節,江延的媽媽沒有拿大把的鈔票摔在溫暖的臉上,豪門男友也沒有對女生不離不棄。

江延在接到媽媽的一通電話以後,就宣告了這場關係的結束。

「果然有錢人聰明又冷血,以前追你的時候多熱情,男人,呵!」寵物店小妹知道以後替溫暖控訴着江延的冷漠。

一段段開始的奇奇怪怪,結束的莫名其妙的戀情就這樣結束了。

當初溫暖根本沒心思談戀愛,一心思想着賺錢,但是抵不過江延的死纏爛打,這才同意在一起,這才剛開始談戀愛沒有幾天就潦草的結束了,戀愛的心動滋味一點沒感覺到,還被白白羞辱了一番。

很快,溫暖主動辭了寵物店的工作。像以前一樣,在網上投簡歷,但是回復她的不是什麼服務員,就是工廠的人事。

天熱得像鉛塊壓下來一樣,溫暖走在大街上四處搜尋附近的寵物店有沒有要招聘新員工的,今天是溫暖給自己定的最後期限,再找不到一份滿意的工作,就又要和以前一樣進廠打工了。

一天的時間過了一多半,馬路上騎着共享單車的下班族多了起來,溫暖再次垂頭喪氣地從一家寵物店出來。

「溫暖!」循着聲音看過去,竟然是王瀟瀟。

自從休學以後,已經三年沒有見過王瀟瀟了,她變得自己都差點認不出。

王瀟瀟還是一如剛認識的時候的熱情,拉着溫暖到了一家咖啡館坐下來。

「暖暖,這都多長時間沒見了,你還是那麼漂亮,就是有點清瘦,吃了不少苦吧。」她握着溫暖的手,像是知心大姐姐一樣滿眼心疼地望着面前的溫暖。

「你現在漂亮得我都認不出了,果然大學是個整容所。」

「哎。什麼整容所,可能是貴氣養人吧。」王瀟瀟瞥見了溫暖手上的簡歷,「要不你來和我一起做主播吧,你的條件還挺符合的,而且如果經營得好的話,可以賺不少錢。」

「主播?」

「是啊,你這麼活潑得性格肯定收到不少人的喜歡的。」

那之後溫暖就搬進了王瀟瀟租的房子里,每天晚上十點準時開啟直播。

「歡迎大家加入溫暖的直播間,希望給大家帶來快樂。」

手機前面的人穿着一身黑粉色的洛麗塔,頭上兩個形似丸子的小啾啾幫綁着兩個和衣服相配的蝴蝶結。

根據王瀟瀟說的,直播就是要增加自己的記憶點和娛樂性。溫暖選擇自己以前就很喜歡的洛麗塔裝扮。現在服裝都是公司提供,隨心所欲穿喜歡的小裙子還能賺錢,溫暖對這份工作十分滿意。

但是公司對她卻不十分友好,因為直播間的人氣沒有做起來,現在溫暖的直播處於虧錢的狀態。到下周之前,直播間人數沒有達到兩萬,溫暖就要再次失去工作,露宿街頭了。

「家人們,今天是我的第一場pk,我們看看會連到誰呢?」

「延吉!第一次就見到這麼帥的小哥哥!」

看到對面的盛裝打扮的主播延吉頓了一下然後禮貌問候,「你好,請問你是什麼主播?「

「小哥哥,我......昨天沒睡好你知道為什麼嗎?」溫暖傾身靠近屏幕欣賞這個川視顏值天花板,18歲的弟弟。

延吉不明所以,不知道面前的人要幹什麼,「為什麼?」

「因為被子太輕了,壓不住想你的心啊!」溫暖搖搖晃晃從背後拿出一束粉色的玫瑰花。

面前的人耳朵猝不及防紅了起來,頭伸出屏幕外掩飾自己的害羞,直播間只剩兩個人的笑聲。

「你這個,太會了吧。」延吉尷尬的抹了抹手,兩個人的pk正式開始了。

「家人們,打贏帥哥,我們就可以軍訓他了。」溫暖換了一首歡快的歌,隨着節奏拉票。

直播間的人數不斷增加,大家不停上票,大多數是對面延吉的粉絲,大家也想看看帥哥被撩是什麼意思。

PK結束,「你們都給他上票是吧。」這結果延吉從他們充滿**表情的彈幕上就預料到了。

「好的,小哥哥,軍訓就是我幹什麼,你跟着學就行了。」

一開始還是一些正常的蹲起和跳躍之類的動作,但是很快溫暖就變成了親親,延吉無奈只能跟着照做。頓時間直播間「學起來」的彈幕刷的飛快,還有幾個激動的小姐姐給溫暖刷了幾個大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