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燕雙鷹的修行人生
燕雙鷹的修行人生 連載中

燕雙鷹的修行人生

來源:google 作者:前程似錦的吳王夫差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燕雙鷹 王平

當你把槍指着我的時候,為什麼不看看自己的槍里有沒有子彈呢?我不賭你槍里有沒有子彈,因為我將一劍斬掉你的頭顱只可惜異界沒有風衣…展開

《燕雙鷹的修行人生》章節試讀:

燕雙鷹從昏迷中醒來,準確的來說是被頭頂的鳥叫聲吵醒的,唧唧喳喳的讓人感覺到煩躁不安。

吵死了!來個網吧還這麼吵,能不能好好打遊戲了,玩個遊戲哪裡來的這麼多話,親親我我的能不能去酒店解決!

雙眼微微睜開,入眼是一片墨綠,陽光透着稀稀疏疏的葉片照拂着,空氣中零星的有幾片葉子掉落。

微風吹拂帶着清涼舒適,消去了幾分煩躁。

「我這是在哪裡?」燕雙鷹記得自己是在網吧通宵,昨天是周五,之後是雙休日,所以才有通宵的機會。

掙扎着站起了身,伸手拍了拍褲腿,轉了轉頭環顧了四周,很顯然,這裡不是在網吧。

這裡肯定不是四海網吧附近的天堂公園,因為有樹木,所以燕雙鷹腦海里浮現的是天堂公園。

不過瞧這樹木的粗壯程度,這裡的樹木起碼也得十幾年起步了,但是天堂公園成立也才8年,也不存在說是在公園的那個地方。

做此推斷是有依據的,燕雙鷹是個轉校生,隨父母轉來這座城市的時候正值公園建立,所以對家附近有個公園記憶深刻。

伸手在樹的身上摩擦,質地沒有想像中那樣粗糙,就像汽車輪胎上鑲着一些堅果。嘗試性的用手指摳下一塊樹皮,但是沒有成功。

這樹,很硬核啊!認清了這個事實,燕雙鷹也不打算去深究其原因,開始在四周走了起來,觀察身邊的環境。

隨着燕雙鷹的走動,他腦子裡產生了一個奇怪的念頭。

我該不會是穿越了吧?

這四周都是茂密的樹木,這些樹木佔據的土地,都是一座座金山啊!樹木佔據這麼多土地的情況,不可能存在於任何一個縣城。

「草!勞資的會員賬號忘記退出了!那可是我全部的零花錢!」

網吧里會員上網要優惠一點,所以燕雙鷹就辦理了會員賬號,以後每次上網就只要輸密碼上機、下機。

因為是通宵,所以燕雙鷹並沒有退出賬號,這也就意味着電腦會一直啟動着,直到賬號裏面的錢用完。

這還不是最難受的,萬一有一個摳腳大漢佔據着電腦,用着我的電腦摳腳!

啊~不能忍受!

惱怒!燕雙鷹向著樹榦揮了一拳想發泄自己的情緒,不過伸出拳後只感覺到一股鑽心刺骨的痛,冷汗順着額頭輕輕地流下。

硬!太硬了。

這確定不是鋼鐵偽裝的樹木嗎?同時燕雙鷹也確定了自己就是穿越了,藍星上不可能有這樣的樹木。

腦子裡沒有任何想法,咒罵了一聲,便靠着樹盤坐下來,同時內心在努力回憶着能想起來的細節。

難道是我那個同桌發現了我偷吃了他的零食?還是發現了偷用他的會員卡賬號?

腦子裡不斷產生出來想法,不過都是一些不切實際的陰謀論,剛一產生就被自己給排除了。

煩,我一個沒有任何背景的平凡中學生,穿越這種事怎麼也輪不到我的身上啊!真是一個腦子兩頭煩啊!

對了,我要想想在穿越過來前,我當時在幹什麼,想想觸發了什麼條件,這樣或許才能找到穿越過來的原因。

我在幹什麼?我在幹什麼?燕雙鷹不斷利用自己的反問來加深信息的思索。

我想起來了!我當時在打遊戲,一款當下流行的自走棋遊戲。

開局強了個眼淚Ez,選了個清晰頭腦的海克斯,還有呢?燕雙鷹自己發問。

不過卻是想不到更多的細節,難道說我後面想不起來的信息才是導致我穿越的原因?

可是我真想不起來原因了,當時實在是太困了,野怪又沒報船長或者女槍。要不是清晰頭腦方便拉人口找卡,這種局都是應該秒了再開的,對於秒局重開這種行為對於一個賞金人來說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畢竟玩個遊戲就是為了尋找刺激,促進多巴胺分泌。

也罷,也罷就這樣吧!在之前世界充斥着各種各樣的誘惑,我原先也就是個網癮少年,終日遊手好閒、無所事事、不務正業,也就是一個大寫的渣子,也就是我媽把我當一個寶貝,想到這裡燕雙鷹也是一陣失落。

希望我媽不要太傷心吧!

幾個小時過去了,只見得樹林間一道人影不斷的穿梭,嘴裏還在不停的念叨,這什麼地方?都走了幾個小時了,除了樹就是樹,連個動物的影子都沒看見,當然樹上面嘰嘰喳喳的小鳥不算,玩呢?愛誰誰吧!不玩了,大不了發動被動技能挨餓。

這時候的燕雙鷹有點慶幸自己穿越過來是帶着衣服過來的,我可沒有那位大人的神功,撐不起幾天。

燕雙鷹口中的那位大人是前世被譽為「餓靈騎士」的一位荒野求生專家,他的求生視頻一般都是開局馬賽克,生存全靠挨餓,只有身處在相同的處境才能更好的明白哪位大人的偉大!

不會吧!我真不想這樣,燕雙鷹開始還沒想到這一點,平時就是到點回家,桌上已經有熱氣騰騰的飯菜了,實在不行就是泡麵加蛋的無敵套餐,方便簡潔,節省時間。至於有人說泡麵是垃圾食品,拜託,我都淪落到吃泡麵的地步了還在乎吃的東西健不健康?

咕嚕咕嚕,想到這裡燕雙鷹不自覺的咽了咽口水,這怎麼越想越香,越想越餓,抬頭望了望天空,「老天啊!可憐可憐孩子吧!給口吃的吧!他日我發達了比給你上供!100頭牛不1000頭牛!」燕雙鷹說著伸直雙手,呈現一個五體投地的姿勢。

陽光透過樹葉灑落在燕雙鷹身上,通過陽光燕雙鷹好像瞧見了令人心動的一幕。

華生,瞧瞧這是什麼,蘑菇!燕雙鷹疑心是不是自己的願望得到了老天的回應,要不然怎麼叫他發現了生長在地面的蘑菇,要知道剛剛可都沒發現。

蘑菇生長在離樹木五六寸的地方,正好是陽光照射,呈現出五彩斑斕的色彩,燕雙鷹早就來到蘑菇面前,不過臉上卻是滿臉不相信的神色,望着眼前這花枝招展色彩斑斕的蘑菇,燕雙鷹心想這玩意真的能吃?雖然燕雙鷹是一個不學無術的渣渣!但是身處於21世紀素質教育的義務教育青年,他也是知道越是色彩斑斕的越是危險。

眼前的蘑菇長的約一個手掌大,菌干立體呈長方形,干菇整齊圓潤飽滿,紫色和硃紅色相錯勾勒出完美的花冠,不僅如此,整個菇菌散發著奇異的芳香,燕雙鷹知道這是食物的芳香啊!不過這貨就把有毒寫在臉上了,不菌菇表面了。

實在是忍不了了,權衡利弊個毛,這鳥不拉蛋的地方,走也走不出去,萬一來個野獸,來的強的我還成了人家的糞便。我不管了,遵從內心的想法,死也要做個飽死鬼,賊老天我死了我就不給你上供了。

「有毒,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