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一寸相思,十里桃花
一寸相思,十里桃花 連載中

一寸相思,十里桃花

來源:google 作者:果點點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傅眉 李銘瑄 穿越重生

那年桃花初綻,李銘瑄說:「信我」傅眉痕信了,換來家破人亡,但她沒有哭又是一年桃花開李銘瑄寵愛的女人來找傅眉痕:「我病了,銘瑄為我殺親生孩子為引,為我入葯」頓了頓,她笑問:「聽說孩子是你的?」傅眉痕依然沒有哭,她將血噴在了桃花上——她終於明白——他也不是完全冷血、無情只是從不對她展開

《一寸相思,十里桃花》章節試讀:

幾個人立刻將傅眉痕按到在地上,寸長的針,狠狠刺入她頭上的穴道。
傅眉痕一陣眩暈,身體本能想反抗,換來的卻是徹骨之痛。
如此清晰地提醒她。
她已武功盡失,是個廢人!
原本該就此自裁。
可為什麼還不肯死呢?
傅眉痕皺眉,腦海里再次閃過一個個親人的面孔。
眼底酸澀,臉上卻越發冰冷,淡漠。
半響,長針撤去,傅眉痕皺了皺眉,發現對於以往的某些記憶模糊了許多,她嘶啞問道:「阮飛鴛,你到底想對我做什麼?」
「讓你忘記不該奢望的,好好體會已經失去的。」
阮飛鴛意味深長地笑。
傅眉痕勾勾唇,盯着阮飛鴛:「我得不到的,你也得不到。
就算我忘記了他,你卻要惦記一輩子,我同情你。」
啪!

一個凌厲的巴掌,扇得傅眉痕臉偏向一邊。
傅眉痕擦了下唇角的血絲,蹙眉:「你會功夫?」
阮飛鴛眼波微閃,但隨即就優雅地收手,還拿手帕將手擦了擦,她知道了又如何?
反正今日跟着的都是心腹,想來也傳不出去。
「你也別怪我,我就是擔心你,你自己病了不覺得罷了,來人,上菜,多給傅將軍吃點肉。」
說到肉字,阮飛鴛突兀地笑了下,眼神里有什麼瘋狂涌動。
傅眉痕直覺不對勁,她拚命反抗,但肉還是被一團團塞進她嘴裏,逼着吞下。
阮飛鴛很安寧,甚至有些愉悅地看着傅眉痕徒勞掙扎。
從前那麼不可一世的女人,不也在她手裡了嗎?
「娘娘,我們——還是算了吧,現在她已經不足為懼。」
身旁的奶娘臉上露出擔憂的神情,低聲勸說阮飛鴛。
算了?

憑什麼?
這傅眉痕,從小習武根本不像個女人。
而自己長得千嬌百媚,還是太子的救命恩人,可李銘瑄一向對她客氣有餘,親密不足。
即便她為他嫁給皇上,他也只是許諾未來一個太后之位。
這麼久了,別說和她有肌膚之親,只要她不裝病,看都不會來看一眼。
想到這裡,她心裏一股怨恨刺得難受。
「傅眉痕,知道為什麼太子殿下不肯殺你嗎?」
她忽然笑起來。
阮飛鴛的話,讓乾嘔的傅眉痕心裏一動。
「那是因為我的病,只能用你的血肉才能醫治,這可是張太醫親口說的,他們現在養着你不過是物盡其用,就如同養着豬是為了殺一樣!」
要用她的血肉?
傅眉痕不敢相信,淡色的唇忍不住顫抖:「胡說八道!」
「不信?
你看這份藥單……」
一張寫得龍飛鳳舞的藥單丟在她身上。
傅眉痕,忍着剛剛被灌肉的噁心,顫抖着手展開——
皇后娘娘所患之症,需以傅眉痕血肉為引,七七四十九天方大好!
後面還有李銘瑄的批字——准!
他准了?
他竟然准了!
「可他並未取我血肉!」
傅眉痕渾身發冷,卻喃喃低語道。
「那是因為暫時不用,不是還有你死去的孩子嗎?
孩子的血肉也夠用一陣子。」
阮飛鴛語氣輕柔,低聲笑道:「傅眉痕,剛剛的肉——好不好吃?
你肚子里掉出來的肉,你自己再吃回去,也算合適,阿彌陀佛。」
傅眉痕猛然抬頭,眼眶通紅。
下一刻,她抄起硯台砸在阮飛鴛的額頭,鮮血橫流。
侍衛亂成一團.
「不好了,傅眉痕行刺皇后娘娘,來人,護駕!」
傅眉痕被無數御林軍包圍,森森的利刃直指她的胸膛。
傅眉痕彷彿沒看到,只是低頭嘔吐。
直吐得將苦膽都要一起逼出,她才站直身體,漠然地一步步逼向那些刀劍。
眼底是一片猩紅和瘋狂。
她的孩子死了。
為什麼孩子死了,他們都不放過!
眼前浮現出孩子血肉模糊的小身體。
傅眉痕忽然仰頭凄然大笑三聲,正在眾人疑惑不解時。
她忽然凄厲低叫,挺身朝着利刃撞去。
噗嗤!
利刃穿透她的身體。
鮮血滴滴答答落下。

房間里再次亂成一團,眾人驚恐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傅眉痕,她無聲地死死閉着雙眼,鮮血在身下鋪成驚心的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