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遺憾的過去
遺憾的過去 連載中

遺憾的過去

來源:google 作者:務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楊怡 現代言情 風羽

每個人人生當中,總會出現那麼一兩個讓你深陷其中,無法自拔的人,總是在未來遺憾這過往的過去,風羽和楊怡最終還是各自成為了雙方遺憾的過去………………展開

《遺憾的過去》章節試讀:

風羽望着已經遠去的小女孩,有點木訥的撓了撓頭,並沒有聽懂她剛剛在說的什麼,好像是要摸摸抱抱他的小白?

看着小白不再逃跑,風羽嘿嘿的傻笑起來,蹲下身來,擰着小白的耳朵故意氣狠狠的道:「臭 臭 臭 小 小 白 這 這 次 看 看 看 你 還 還 跑 跑 不 不 不 跑 跑 了 了 快 快 跟 我 我 回 回 回 家 媽 媽 媽 一 一 會 會 會 該 着 着 急 急 急 了 ……… 」

領着柯基小白一路回到自己的家,風羽才鬆了一口氣,幸虧小白並沒有跑遠,風羽還能依靠着來時的記憶找回去,不然到時只能依靠小白來帶路找家了。

其實風羽家的大門是智能化的,從風羽追小白離開家的那一刻,風羽的母親楚可就已經知曉,只不過選擇了偷偷尾隨,看到兒子風羽開心的樣子,楚可眼中強忍着淚水,臉上滿帶着笑意,心中開慰道,自己的兒子已經在慢慢長大了,雖然先天性大腦發育遲緩,但他很懂事,真的很懂事…………

時間總是過得很快,眨眼間,一個月光陰就這麼悄然而逝了,風羽也敢獨自一人走出自家的大門,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當然還少不了這個柯基小白。

明媚的陽光照射在樹木的枝葉上,閃爍着陣陣光影,風羽領着小白悠哉悠哉的在街道上瞎逛,身後有個背包,包里放着一萬塊錢現金,這是楚可用來給兒子應急的零花錢。

作為首屈一指的大都市,人山人海的來往着這城市,風家又是開發了這麼一片特色農家院旅遊景區,更是匯聚天南地北的旅遊人員到此一游,體驗特色農家樂。

不比清晨的安靜,此時的上午有些喧囂,一大批的旅遊人員來到了這裡,由導遊帶領着,這個導遊是一個年輕小女孩,扯着稚嫩的嗓音喊道:「歡迎各位遊客們來到咱們這邊最有名最有特色的農家院旅遊景區,接下來,我將會帶大家一一介紹不同的農家院風格,還有歷史文化等等,最主要的是你們大家可以近距離的參觀一下風家的豪宅,想必大家對於風家是很有印象的,作為國內還有國際上都首屈一指的家族企業,給國內帶來了眾多的就業機會,創造了很多的善舉,他們的家就坐落在這裡,我先帶大家參觀不同風格農家院,最後目的地風家住址,不過,我需要提醒大家的是,可以遠距離拍下照,不可以離近哦!」

風羽望着眼前這個小女孩,貌似想起來了一些,前段時間遇見過一次。

不過與自己年齡相仿,她就充當了導遊?真的很厲害,風羽踢了一腳小白。

小白憤憤的「汪汪」兩聲表示抗議。

風羽對小女孩楊怡已經記不太清了,本來腦袋就笨拙,不太容易記起事情,不過,小女孩楊怡卻還記得風羽和小白,當然最主要還是記得可愛的柯基小白。

帶領着一群旅客們從風羽面前走過,還惡狠狠的瞪了風羽一眼,冷哼了一聲,便又接着用稚嫩卻熱情高漲的嗓音介紹着周圍。

風羽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的,迷糊的腦袋這樣想着,這個小女孩怕不是有病吧?不然為啥會突然一瞪眼又哼哼…………

繼續領着小白閑逛,風羽不太喜歡說話,因為他知道自己語言表達能力不行,也知道自己特別笨,從他母親反反覆復,不厭其煩的教同一件事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了,可是他腦袋就是跟不上,他心裏明白,卻做不出正常的反應,其實風羽並不笨,只不過大腦發育遲緩,導致的他身體反應能力跟不上節奏,他明白家裡人為他所做的一切,他明白他需要自身來改變自己,才能改變這該死的命運,他不止一次感受到背後默默注視着自己,默默關愛着自己的目光,那是他的爺爺奶奶,那是他的爸爸媽媽,他給自己定下了一場蛻變儀式…………

走着走着,不知道什麼時候就來到了笙湖邊,看着湖邊擺放着一排排的長椅,風羽領着小白徑直走向了距離最近的一處長椅位置。

抱着小白放到了長椅上,風羽望着笙湖開始發獃,他想要一場刺激大腦的儀式,這場儀式需要經歷生與死才能徹底刺激大腦,或許能刺激成功,或許依舊不能,這是一個未知數,但能從六歲的風羽遲緩腦子當中想到的,就只有這麼極端的辦法。

風羽站起身來,瞅了瞅周圍,發現行人稀少,伸出白皙稚嫩的小手摸了摸柯基小白的腦袋,眼神當中透露着堅定與執着。

這是風羽從出生起,就刻在骨子裡的堅定與執着,這是獨屬於風羽的驕傲,不瘋魔不成活。

沒有流露出任何懷念,直接一個奔跑,在小白錯愕的眼神當中,撲向了笙湖。

笙湖的水很深,僅僅是邊緣處就有兩米的深度,當瘦小的風羽翻越過防護欄杆躍進笙湖的一剎那,小白似乎才明白小主子這是要跳湖,着急的從長椅上一躍而起。

「汪汪汪」「汪汪汪」

可是為時已晚,小白躍起的那一瞬間,風羽正好落入笙湖當中,只聽撲通一聲,笙湖邊緣處便濺起了一大片水花。

風羽此時的念頭反而在急速運轉,我這是要死了嗎?面對着水的力量,風羽毫無還擊之力,畢竟他不會游泳,他此時只是一心想要在生死之間徘徊,希望可以籍機讓大腦發育遲緩變得快速一點,變得發育迅速一點。

笙湖的水很乾凈,風羽的身體本能讓他在水裡不停的撲騰,湖水灌嗆着風羽的耳鼻喉嚨,巨大的死亡壓力之下,風羽最後的念頭反而不轉了,因為他已經昏迷了,身體漸漸的沉落在湖底。

風羽幻想過自己的死亡,幻想過這本就是一場生死的賭博,不是生就是死,生了或許還是原樣,或許會發生變化,但如果死了,那只有這一種結果,他不甘心,所以風羽選擇了於死亡中重生。

其實很簡短的時間,小白着急奔跑着來到笙湖邊,對着笙湖中,靠着生存本能撲騰着水花的風羽不停地叫喚。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凄慘極速的狗叫聲,很快引起了恰巧不遠處往這邊走來的旅客團。

小女孩楊怡眼尖,瞬間看到了是自己喜歡的那個柯基小狗狗,望着自己喜歡的小狗狗在那對着笙湖邊處,來回不停的蹦躂,不停的「汪汪汪」慘叫。

小女孩楊怡彷彿想到了什麼,扭頭向四周望了望,發現並沒有那個小男孩的存在,心中咯噔一聲,暗道了一聲。

「糟糕,不會是他掉進笙湖裡了吧?」

早熟的小女孩楊怡,一想到這,便着急用稚嫩動聽的聲音,對着身後的旅客們喊道:「啊,我認識那個小狗狗,它還有一個小主人,是一個小男孩,現在它在那湖邊一直狂叫,而它小主人並不在,一定是它小主人掉進湖裡了,大家有會游泳的趕緊去救人啊!」

在這一刻,穿着一身碎裙子的小女孩楊怡,一張稚嫩漂亮,着急,害怕等情緒布滿在臉上,在明媚陽光的照射下,顯得是那麼的善良與神聖,散發著金黃色的光芒。

身後的旅客團當中,自然有年輕的男性和女性,且不在少數,聽到小女孩導遊着急的話,且又是有人落水,頓時有五,六個會游泳的年輕小伙和大叔,率先奔跑着朝小狗所在的位置所去,衣服都沒來得及脫掉,只是把手機錢包等重要物品,隨手一扔,扔在了地上。

「撲通,撲通,撲通」

率先趕到的三人,一手撐起湖邊欄杆,直接一個跨越就跳進了笙湖中。

而此時的風羽已經昏迷,身體已經在朝着湖底沉去,率先趕到的三人當中,其中有一個大叔,肚子圓滾滾的,體態說不上多好,就如同那個彌勒佛一樣,身姿卻異常的矯健,數他跳進湖中引起的動靜最大,水花四射而起。

也數他最為勇猛,跳到湖中,並沒有發現有人,第一時間想到,落水的男孩可能已經沉底了,便直接一個猛子往湖下面鑽去,笙湖水雖然很乾凈,但能見度也只有一米的深度,而笙湖邊緣處最少就有兩米深度,這個胖子大叔身高也才175左右。

另外兩個年輕小伙身材略微消瘦一點,看到胖子大叔朝湖底下面鑽去,便也跟着朝湖底下面鑽去,只不過三人分工明確,搜索的地域不同,分成了一個三角區域。

索性的是這個胖子大叔鑽下去沒多久,第一時間就看到了風羽,雙腿一蹬,擺弄着雙手,緊憋着呼吸,五秒左右的功夫,就一手撈到了風羽,順手往懷裡一扯,一個後仰頭,雙腿在用力一蹬,便朝着湖面浮去。

胖子大叔頭浮出湖面的一剎那,發現湖邊欄杆處,已經圍滿了剛才的旅客,便露出雪白的牙齒一笑,這時湖邊的旅客們已經可以看到胖子大叔懷中的小男孩,激動糟雜的聲音紛紛傳來。

「還真的是哎,果然有個小男孩落水了。」

「也不知道他現在情況怎麼樣了?還有沒有救?」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福大命大,福大命大,希望這小男孩沒有任何事情。」

「趕緊打120啊,趕緊救人要緊!」

「哦哦哦,對對對,差點忘了打120 ,我這就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