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見傾心
一見傾心 連載中

一見傾心

來源:google 作者:張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咪 王博然 現代言情

這些人簡直就是儈子手,怎麼忍心就這樣剝奪孩子們的學習生涯呢?張咪看着外面還在操場上一臉無知的孩子們嬉戲,怒視着面前的幾個人展開

《一見傾心》章節試讀:

小雨淅淅瀝瀝的下着,看似很是平靜的背後卻是讓人更加壓抑了起來。張咪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準備往學校走去。在他的心裏學校的事情還是一直的壓抑着自己的心情,到底該要怎麼辦呢?    與此同時在美國方向。    「很高興可以和杜總合作。」一個大鬍子老外笑的連眼睛都看不到。「希望我們這次可以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杜江公式化的和大鬍子握了握手,離開了會議室。    「This is one has the future youth very much!」大鬍子看着杜江的背影心中不禁感慨!    「陳秘書,立刻訂一張回程的機票,要儘快。」杜江揉揉自己頭痛的額角,連日來的操勞讓自己的精神蹦到了最緊張,現在合約已經簽了下來突然放鬆的神經一時承受不住的抽痛着。    「是,總裁,要不要喝杯咖啡或者茉莉花茶提一下神?」陳秘書看着極度勞累的杜江,也是不住的感嘆,肯定會很累的吧,連自己都覺得這層次的談判那樣的驚心動魄。    「不用了,我想休息一會兒就沒事了。你先出去吧。」杜江揮揮手,陳秘書點頭走出了房間間順手正要關上房門的時候。    「等一下啦。」一個嬌嗲的女聲開口制止了陳秘書「我去看看john。」    陳秘書還沒有反應過來,女人便推門進了去。陳秘書看着她的背影暗叫不好,是貝拉。這個女人怎麼會在這裡?她不是回國了?    想起來曾今為了財產和自己總裁分手的這個女人,說實話,陳秘書對她提不起一點點的好感。那次他是在門口聽到了全部的。    「john,我們分開吧。」貝拉腥紅的嘴唇在燈光的照耀下是異常的嬌艷「我馬上就要結婚了。」那個時候貝拉根本就不知道杜江的背景,她只是以為杜江是一個小有錢的富家公子而已。對於杜江他是沒有半點感情可言,和她在一起只不是為了錢而已。    「你要結婚了?」杜江看着面前嬌媚成熟的女人的身上散發出的不同味道都讓自己深深着迷的。「不是說好了嗎?我們畢業後我會帶你回家見我的家人?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呢?」杜江心裏很痛,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愛上這樣的女人?    「為什麼?我告訴你,我家的可是美國很有錢的大佬,對你這種小角色我也早已經玩膩了。」貝拉深深吸一口手指間的煙,吐到杜江的臉上,白色的煙霧遮蓋了貝拉嬌艷的容貌「我已經不喜歡你了,可以說我從來就沒有喜歡過你。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錢而已,懂嗎?」    杜江不可置信的看着貝拉,抓着她的胳膊「你確定要和我分手?你會因此後悔的。」    「哈哈哈,笑話,我為什麼要後悔?」貝拉緊緊地看着面前才剛剛退去稚嫩的表情的杜江,她已經玩夠了。「我要走了,麻煩你放開我?!」貝拉扯掉杜江的手,整理了一下自己額間的劉海,大步的走出了房間。    「你一定會後悔的,貝拉你一定會後悔的。」杜江的怒吼只換回了貝拉無情的冷笑。那一年杜江二十七博士生畢業(美國進修後)    「少爺,你沒事吧?」陳秘書上前,他是一年前開始跟着杜江在商場上打拚的,他見識過杜江殘忍冷酷的手法但是卻沒有見過他如此脆弱的一面。    「陳秘書,你要和我記住今天的這件事情,我以後一定不會放過這個女人,這個自以為是的女人的。」杜江陰冷的眼神裏面是濃濃的嗜血和冷漠,從那天以後杜江的身份開始在各個報紙和雜誌上曝光。杜氏第三代繼承人的身價已經達到了億萬的價格,恐怕和那個小小的美國佬比起來貝拉的腸子都要悔青了。    很快就傳來了貝拉離婚的消息,她又找到了杜江她想重歸於好,可是她忘了杜江早就不是之前那個會被他玩弄於鼓掌中的小小少年了,他的冷血他的無情讓商場上的人聞風喪膽。所以貝拉這麼多年都過去了也沒有挽回他的心。也不可能挽回的。    「john,你怎麼樣?會不會很累?」貝拉體貼的給杜江按摩着額角,杜江一把甩開她的手,厭惡的眼神從眼睛裏迸射而出。    「滾,誰允許你進來的?」杜江指着門口不悅的下着逐客令,他自從知道這個女人的真實想法和做法之後他就對他無比的厭惡甚至覺得她很是噁心。    「john,你怎麼可以這樣狠心。你忘了嗎?你之前是那樣的愛我?」貝拉不相信只是短短的兩年他就已經不愛她了嗎?不會的,他只是在偽裝而已畢竟自己以前那樣對待過他不是嗎?    「john,我知道你是在生我的氣對么?你還是沒有原諒我的,我知道錯了。」貝拉挽着杜江的胳膊嬌媚的眼睛裏是現在卻是楚楚可憐的樣子,杜江有一瞬間心竟然軟了下來。很快便把內心的那一絲絲心軟趕出了腦海。    「滾,在我生氣之前。」杜江指着門口「真是個陰魂不散的女人,你真的很煩啊。」    貝拉站起身,她知道今天沒有辦法再呆在這裡了。剛才明明他有一絲絲的心軟啊。貝拉不甘心的跺跺腳離開了房間。    一直守在門口的陳秘書看見貝拉被趕了出來只是禮貌性的笑了笑,趕緊進屋裡去了。    「總裁,剛才是我不好沒有注意到。」陳秘書低着頭道着謙「下次不會有這樣的事情在發生了。    杜江疲倦的閉着眼睛「陳海,我們在一起和做了快四年了吧。」    陳秘書點點頭「是的。」他私下和杜江好的跟親兄弟似得所以並沒有對她的這個稱呼有什麼疑惑。    「我很累啊。」杜江揉揉額角「真的很累,父親又來電話催促我結婚的事情,唉!」    陳秘書沒有再多說,細心地替杜江按摩着鬢角的穴道「總裁還沒有找到合適的人嗎?」    杜江嘆口氣「算了,以後再說吧。」    陳秘書沒有在說話了,兩個人就那樣安靜的默契的沉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