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一顆肉圓子云綰寧
一顆肉圓子云綰寧 連載中

一顆肉圓子云綰寧

來源:外網 作者:雲綰寧墨曄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雲綰寧墨曄 都市言情

穿越當晚,新婚洞房。 雲綰寧被墨曄那狗男人凌虐的死去活來,後被拋之後院,禁足整整四年! 本以為,這四年她過的很艱難。 肯定變成了個又老又丑的黃臉婆! 但看着她身子飽滿勾人、肌膚雪白、揮金如土,身邊還多了個跟他一模一樣的肉圓子……墨曄雙眼一熱,「你哪來的錢!哪來的娃?!」 肉圓子瞪他:「離我娘親遠一點!」 當年之事徹查後,墨曄一臉真誠:「媳婦,我錯了!兒子,爹爹錯了!展開

《一顆肉圓子云綰寧》章節試讀:

雲綰寧是被痛醒的。
男人喘氣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她費力的睜開眼……正好對上男人猩紅的雙眼,眼中滿是厭惡與恨意。
我?!去?!
她本是國家博物館的工作人員,今晚正值她夜班。
就在幾分鐘前,她正在擦拭一隻白玉手鐲。突然間手指一痛指尖滾落了一滴血珠,那白玉手鐲吸收了血珠,瞬間迸射出一道刺眼的亮光。
她被亮光籠罩,眨眼間便消失在博物館中。
再醒來時,她居然被這臭男人按在床上做運動?!
而且,這姿勢也太屈辱了吧……她活像是這男人行獸慾的工具,而不像是他的新婚妻子,簡直嗶了狗了!
雲綰寧愣了一下,隨後激烈的反抗起來,「滾開!臭男人!你想死嗎?!」
見她醒了,男人眉頭緊皺,一把捂住了她的眼。
雲綰寧試圖掙扎,可這具身子實在是太虛弱了。
她的反抗,反而更加激怒了男人,他狠狠的一記耳光落下來,打得她眼冒金星,「雲綰寧!你不是耐不住寂寞嗎?居然連王府家丁也能入了你的眼。」
「新婚之夜,你這是在羞辱本王嗎?!」
「既然如此,本王便滿足你!」
劇烈的撕痛,讓雲綰寧慘叫一聲!
她感受不到任何快意,有的只是屈辱與無邊的劇痛!
他抽身而起,雙目仍舊赤紅,居高臨下的看着床上軟成一灘爛泥的雲綰寧,「你為了嫁給本王,不惜算計飛飛。」
「今日起,本王會讓你嘗嘗,何為生不如死!」
說話間,他已經穿戴整齊,擦過手的錦帕,砸到了雲綰寧的臉上,「來人!即日起將王妃禁足清影院,沒有本王的允許,不準任何人探望!」
「傳本王命令,王妃身子抱恙需靜養。清影院所有下人,調去前院伺候。」
「今晚起,清影院閉門!」
說罷,他頭也不回的出去了,只留下一道模糊的背影。
雲綰寧實在是虛弱極了。
這具身子被折磨的只剩一口氣在,她躺在床上一動不能動,只能眼睜睜看着房門被無情的合上了。
她用僅存的理智回想了一下。
這裡是北郡王朝,一個不曾在歷史上存在的朝代。
方才對她行獸慾的男人叫墨曄,是當今明王,她的夫君。
她,本是應國公府嫡出小姐,雲綰寧。
她自幼愛慕墨曄,偏沒能入他的眼……為了嫁給墨曄,她數次算計,這一次算計到了他的胞妹墨飛飛頭上。
害得墨飛飛險些被人玷污。
她雖順利嫁入了明王府,可墨曄對她恨之入骨。
今晚,正是他們的新婚洞房。
她被墨曄下令毒打了一頓,然後狠狠地凌虐她。
雲綰寧再也撐不下去了,合上了眼眸,陷入一片漆黑。
……
四年後。
墨曄步履匆匆的進了王府。他面色漆黑如炭、眼中布滿怒意,如同一頭瀕臨爆發的獅子。跟在身後的侍從,大氣也不敢出。
一進正廳,他便砸了桌椅、滿地的花瓶茶杯。
「好你個雲綰寧!本王不就是讓你『養病』四年嗎?竟是敢送信去太后面前挑唆,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出清影院,想被本王弄死嗎?!」
他抬起頭,眸子里的紅血絲清晰可見!
「本王成全你!」
他冷哼一聲,氣勢洶洶的往清影院而去。
哪知剛走到清影院外,身後的侍從便緊張的護在了他身前,「王爺,有動靜!」
順着兩人視線看去,只見牆根下有一個小洞。
洞口像是被什麼給堵住了,裏面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像是有人在扒拉洞口的東西……很快,一雙白乎乎、胖嘟嘟的小手出現在墨曄眼前。
看到這雙小胖手,他心裏沒來由軟了一下。
小胖手扒拉了幾下,一顆圓圓的小腦袋出現在洞口。
他警惕的四下看了看,費力的往外鑽。
雖只是個小孩兒,可這洞口也不大。
這小屁孩一看便養的很好,胖嘟嘟的身子被卡在了洞口。他艱難的掙扎了幾下,仍是沒能爬出來,反倒是聽到邊上有人「噗嗤」一聲笑了起來。
墨曄沒忍住。
實在是因為,這小屁孩太可愛了!
瞧着不過三歲的年紀,一雙圓圓的大眼睛、圓圓的臉、圓圓的腦袋、圓圓的身子……
活像是個肉圓子!
「你笑什麼?」
肉圓子沖他舉起了小拳頭,一副「我很兇惡」的樣子,奶聲奶氣的喊道,「還不趕緊把我拽出來?!若是我被掐死了怎麼辦?」
他是在沖他,發號施令?
墨曄轉頭看去,只有他與兩名侍從在跟前。
他挑眉,伸手指着鼻子,「你在吩咐本王做事?」
「就是你!還不快點過來?!」
肉圓子氣鼓鼓的瞪着他。
墨曄:「……」
侍從如墨與如玉正要上前,卻被墨曄喝退了,「你們先下去。」
他笑容滿面的上前,蹲在了肉圓子面前,「肉圓子,你幾歲了?是哪家的娃?怎麼會在本王的府中,鑽狗洞?」
許是瞧着這氣鼓鼓的肉圓子太好玩了。
他伸出手,輕輕拍了拍他的小腦袋。
手感不錯……
「你才肉圓子呢,你全家都肉圓子!」
肉圓子瞪着他,舉着沒有什麼威脅力的小拳頭,「你才鑽狗洞呢!這個小洞,是我自己挖出來的。」
這小傢伙,倒是敢說!
敢在他王府中打洞,這肉圓子是屬鼠的不成?
「既然是你自己挖的,怎麼被卡在這裡了?」
見他這麼可愛,墨曄心中的怒火眨眼間消散的一乾二淨。他饒有興緻的看着他,破天荒的逗起小孩來。
一旁的如墨與如玉看直了眼。
他們家王爺,可是素來不喜歡孩子的!
「你管我?我最近吃多了,長胖了不行?」
肉圓子傲嬌的一甩頭,「你到底幫不幫我?要幫忙就把我拉出來,不幫忙就別廢話,耽誤我往外爬!」
邊說,他又費力的掙扎了一下。
最後,見實在是爬不出來,泄氣的垂下圓圓的腦袋。
「怎麼?求人幫忙還如此理直氣壯,你爹娘沒教過你如何求助?」
墨曄好笑的看着他。
只覺得這肉圓子傲嬌的模樣,有幾分眼熟……倒像是,與他小時候性情一般無二。
「我爹早就死了!你別揭我傷疤!」
童言無忌的肉圓子又瞪了他一眼,正要開口,只聽院子里響起一道響亮的聲音,「雲小圓!你給我出來!」

《一顆肉圓子云綰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