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以念入道
以念入道 連載中

以念入道

來源:google 作者:一方無眠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琯彤 楚黎

生為奴隸的楚黎,為了突破身份的桎梏,為了心愛的人,為了身世之謎,毅然踏上昆崙山,以念入道的他能否成功…展開

《以念入道》章節試讀:

當龐德從夢裡醒來撤掉護體金光時,他打了個寒顫

「呼呼~~ 好冷啊~~」

「師傅!你醒了。」

不遠處傳來驚喜的聲音,戚金易還在舉着弓,他對面那條蛇不知何時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太陽終於露出了頭,龐德心念一動,身上的冰層炸裂粉碎,他整理了整理衣衫,發現身上不是冰碴子就是血點子,真是埋汰到了極點,好像昨晚廝殺的人是他一樣。

「你兩個昨晚都幹了什麼?我身上這都是什麼?」

龐德看向比他還埋汰的兩個小夥子,一個手裡拿着劍,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左肩還有一片被包紮過的血跡。另一個手裡拿着把弓箭,箭頭還燃着即將熄滅的火苗,衣服也是破破爛爛。

「師傅,有條蛇朝我們射冰錐,我們都快頂不住了。」

戚金易扔下了弓箭,一下子坐在地上,好像是累癱了一樣。

「是啊,先生,昨晚兇險至極。」

楚黎也坐了下去,靠在戚金易的身上,他真的快虛脫了。

「得得得,兩個臭小子,先吃了這個。」

龐德從懷裡掏出兩顆藥丸,隨手一甩扔給了楚黎他們。

「你們也太遜了吧,幾隻狼而已。」

看着地上密密麻麻的狼屍,下意識的有點瞧不起這兩個貨,但轉念一想。

「冰蛇?啥意思?」

「就是玄冰沙蛇啊」

「什麼?玄冰沙蛇!!!」

怪不得他醒來時身邊寒意森然,原來是有玄獸,

他本意是想在北漠磨礪磨礪兩個孩子,沒想到夜裡居然會有玄獸,看着癱軟在地兩個孩子,他心有餘悸。

受人託付,他不能讓兩個孩子出事,下一次要更謹慎些。

其實他不知道,昨晚的狼群也不是普通狼群,而是狼王帶領的攻擊,當然他也是事後才知道這些。

服下丹藥,兩人頓感身體輕鬆了些,一夜的勞累似乎也沒有那麼疲憊了。

楚黎站起身來,看着火堆上烤焦的狼肉,這玩意怕是吃不得了,於是他從包袱里拿出些乾糧和乾淨的衣物。

幾人換洗好衣物,隨便吃了些乾糧,龐德沖兩人喊道:

「小子們,出發咯!」

「好嘞師傅」

看着前方茫茫的沙漠,這是聖光帝國北部的沙漠,這片荒漠雖然貧瘠,但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敢把它納入國境,任何人都可以去這裡,但很少有人能活着出來,它有個簡單的名字:北漠。

在充滿靈氣的惡略環境里,總能生出一些強大的玄獸,這就是大自然的魅力。

就比如玄冰沙蛇能出現在白天高溫的沙漠一樣,北漠里充斥着各種生靈,所以也會引來獵人的覬覦。

不得不說,在巨大的利益面前,生命就顯得有些微不足道。

一條最低等玄冰沙蛇皮可以換到約十枚銀幣幣,這大概是普通人民一個月的收入了,所以梁北郡雖然不大,但常常人滿為患,這裡隨隨便便都能碰到很多感修。

「師傅,我們去炎魔嶺好像只需要走北漠外圍。」

「嗯,你小子好好給我修鍊,做完之後你們兩個有沒有懂得些什麼?」

龐德不過三十多歲的年紀,故作深沉說道。

「師傅,我覺得實力是闖蕩江湖的必備技能!」

「啪」

龐德一個巴掌打在戚金易的後腦勺,

「臭小子,你說的等於沒說,楚黎你說說。」

「嗯,先生。玄冰蛇以玄氣控制冰錐,那它體內的玄氣是如何轉化為寒氣的。」

「這個嘛」

龐德後腦一陣黑線,這種事他也沒有想過,

「啪」

楚黎的後腦勺也挨了一巴掌,

「讓你領悟道理,不是讓你問問題。」

「對了,昨天守門的老頭給了你們什麼稀罕物啊?快給師傅我瞧瞧。」

「先生,給了一本書,叫《天玄策》,我這個好像只有上冊。」

「師傅師傅,我這個是下冊。」

「《天玄策》乃是玄修和念修的入門書籍,這種遍地都是的東西也好意思拿出來送人,老頭子真摳。」

聽到龐德這樣說楚黎倒也沒有失望,在郡守府的這幾年,可謂熟讀這種典籍,但他從未看過這樣的書,昨夜看了一小會便學到了不少知識。

「先生,那老頭是誰啊,好像您和他認識呀。」

「對啊,師傅,我也覺得你和他認識。」

「啪」「啪」

又是兩聲脆響,龐德收起手來,對兩個小夥子說道:

「今天為師就教你們第一個道理:不該問的不問。」

「還有,你們兩個一起把這本書背下來,到崑崙之前我會每天抽查!」

「啊?」

「有意見?」

「沒有沒有。敬遵師傅教誨!」

威逼之下,楚黎和戚金易不得不邊趕路邊讀書!

事實上,以戚金易的身份了解玄修是很簡單的,在行省府里也有專門學過玄修的基礎知識,而且年紀不大的他已經是個感修了。

當然只能感受天地靈氣也只是最最最基本的而已,他的父親之所以願意讓他去崑崙也是為了讓他有所精進。

雖然家族並不需要一個玄修來鎮場面,但是世家也是要服兵役的,即使是軍官,有一定的自保能力還是很必要的。

和戚金易不同的是,養育楚黎長大的李寧道只是一介書生,能讓他去武館學習已經是對他下了血本了。

所以楚黎對於修行,真的是什麼都不懂,小白一個。

「少爺,你真的能感受到天地靈氣呀。」

「嗯,雖然很微弱,但確實存在。」

「你教教我吧,書上得來終覺淺,我能看懂文字但是卻怎麼也感受不到。」

「好」

兩個只認識兩天孩子,在一夜的血雨廝殺中建立了深厚的友誼,如果將歷史的車輪拉到10年後,他們就是聖光帝國最耀眼的星,而這兩顆星卻讓聖光帝國搖搖欲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