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醫品龍婿/醫品龍婿
醫品龍婿/醫品龍婿 連載中

醫品龍婿/醫品龍婿

來源:google 作者:大倉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昭 蕭倩

秦昭入贅三年,受盡欺辱,卻還是被妻子逼着離婚也就是在這一天,秦昭衝破三年的禁錮,覺醒無敵傳承,從此一飛衝天那些欺辱過我的,今天必須要還!那些看不起我的,終將後悔!而我的摯愛親朋,也會因為我的崛起而不再受辱!展開

《醫品龍婿/醫品龍婿》章節試讀:

明江酒店大廳的一角,秦昭接到老婆的電話就急匆匆地趕來等着。

今天是他們結婚三周年紀念日,老婆一定是想給他一個驚喜所以才讓他來這兒,秦昭高興地想着,抬頭就看見老婆走來,他連忙起身要打招呼,但這時一個男人跟上了老婆,並排走到他面前,將一份離婚協議書扔到他臉上。

「秦昭,我們離婚吧。」

蕭倩冷冰冰地說道,「房子、車全都給你,我只求你能簽字離婚。」

這突然的一句話讓秦昭愣住了,「倩倩,為什麼突然要離婚,我們昨天還好好的。」

「你覺得不夠的話,我再額外給你兩百萬,算是補償,這總行了吧。」

蕭倩壓根兒就不聽他說什麼,自顧自地說著,讓秦昭握住了拳頭,「倩倩,你到底怎麼了,就算是離婚你也要給我一個理由吧。」

「好,我給你。」

「三年來,你只會洗衣做飯,天天圍着鍋碗瓢盆轉,一點都不像一個男人,我想要的丈夫是能在事業上幫我,能頂天立地的,而你,只是一個窩囊廢。」

「你一點兒都配不上我。」

蕭倩把筆丟到秦昭面前,「趕緊把字簽了,我等會兒還要開會,別浪費我的時間。」

和老婆一起來的男人眼裡流露出得意的笑容,三年前他差一點就娶到蕭倩,可秦昭突然出現搶走了蕭倩,看着他倆人這三年的恩愛,他心裏已經扭曲,對兩人也是恨極,此刻他只想除掉秦昭,將變態的慾望盡數發泄到蕭倩身上。

「小子,聽見了嗎,趕緊簽了。」

「你也不照照鏡子,一個山上來的野猴子,哪裡配得上蕭倩!」

「我和我老婆說話,你插什麼嘴。」

秦昭着急地吼出聲,下一秒蕭倩卻一巴掌扇到他臉上,扇腫了秦昭的臉,「你不準這麼和他說話。」

「小子,知道我是誰嗎?」

男人點着一根煙,輕蔑地笑道,「大爺我叫徐貴,倩倩和你離婚以後,就要嫁給我!」

這話就像一根針,狠狠地扎進秦昭的心裏,他從小無父無母,是道館裏的師父收養的他,那時蕭家只是道館旁邊的普通人家,秦昭和蕭倩一見鍾情,師父便和蕭家給兩人定了娃娃親,約定兩人到了婚配的年紀後,秦昭入贅蕭家,幫蕭家大富大貴。

而直到師父去世那一天,秦昭才知道,當初約定的婚期只有三年,三年後蕭家就可以休掉他,這也是他命中注定的劫數。

但秦昭不想被所謂的命運擺布他的婚姻,所以即便師傅去世後,蕭家將他當做傭人,讓他去做最苦最累的活兒,他也心甘情願,只為了能陪着蕭倩,可他做了這麼多,得到的卻是老婆帶着別的男人逼他離婚。

「倩倩,咱們這麼多年的感情,你一點都不在乎嗎?」

「還是說,你覺得用這點錢,就能買斷了咱們的感情,錢就這麼重要嘛!」

秦昭咬碎了牙齒,眼眶通紅,蕭倩把頭扭向一旁,根本不看他,徐貴在旁邊冷笑一聲,「小子,錢就是比狗屁的感情重要。」

這話讓蕭倩的臉色難堪了幾分,但很快被她掩飾過去。

「知道蕭倩現在是什麼身份嗎,公司總經理!小子,你這輩子連個小主管當不上,知道總經理一年多少錢嘛,幾百萬,夠你賺一輩子的!」

「而我,能幫蕭倩賺到更多,所以你就該滾了。」

秦昭看向蕭倩,蕭倩默不作聲,明顯是默認了他的話,頓時秦昭感覺心都在滴血,他視若珍寶的人,只不過是一個花錢就能買走的!

「好,倩倩,我答應離婚,以後再也不糾纏你。」

秦昭擠出這句話,轉身走出酒店,蕭倩看着他的背影,神情忽地難過,情不自禁地伸手想要挽留,但手剛抬起來,她就想起了蕭家要如何收拾秦昭的話,只能硬生生地把手收回來,看着秦昭走遠了才默默離開。

徐貴想要送她,但被拒絕了。

頓時,徐貴的臉陰沉下來,「臭女人,甩我的臉,看我以後怎麼折磨你。」

他冷哼一聲,拿起桌上還沒簽字的離婚協議書,打電話叫來人,往秦昭和蕭倩的婚房而去。

與此同時,秦昭正在房子里收拾行李,這棟房子是蕭倩在結婚時買的,既然要離婚,那秦昭就一分錢都不會拿蕭家的,只是把牆上的結婚照拿下來,作為最後的紀念。

即便蕭倩這麼無情地對他,可他心裏仍舊還有蕭倩的位置。

咚咚咚!

就在這時,有人用力敲響了門,秦昭剛把門打開,立刻就被一群人按住了。

徐貴從他們後面走出來,冷笑着俯視秦昭,「小子,在酒店裡有蕭倩在,我不方便做事,但現在,哼哼……」

「三年前要不是你,蕭倩早就是我的女人了,你這個廢物擋了我這麼多年的桃花運,也該還了!」

說完,他一揮手,那些人立刻抽出棍棒,對秦昭一頓毒打,腦袋都打出了血,但秦昭從始至終都沒低下頭,昂着脖子死死盯着徐貴。

「呦呵,小子,不服氣啊。」

徐貴蹲下身,拿手拍着秦昭的臉,「你不服氣又能怎麼樣,你就是一個廢物,什麼事情都做不了的廢物,除了無能狂怒,你還能做什麼!」

「而我能隨時打死你,明江市還沒人追究我的責任!」

呸!

他的話沒說完,秦昭一口痰吐到了他嘴裏,霎時徐貴的臉陰沉地能滴出水來,「給我接着打,往死里打。」

頓時棍棒打得更重了,秦昭想強撐着站起來,但徐貴抄起一根棍子砸到他後腦勺上,立時秦昭眼前猛地閃過一片紅光,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徐貴還覺得不解氣,又拿棍子在秦昭腦袋上補了兩下,直到秦昭的血流成一片血泊,這才啐了一口,罵道,「臭小子,這麼不堪打,幾下就死了。」

「你們幾個,把他扔河裡去,記得綁塊石頭,別被人發現了。」

小弟們連連點頭,彎腰就要把秦昭抓起來,忽然間,秦昭又直挺挺地站起來了,他兩隻眼裡滿是血,直勾勾地盯住徐貴,霎時徐貴感覺身子不聽使喚,竟往後倒退了幾步。

而此刻,秦昭腦海里響起了師父的聲音。

「徒兒,你是天縱奇才,但太過善良,容易被壞人利用,所以師傅給你下了心鎖,讓你作為普通人磨礪心志。」

「如今你已突破心鎖,為師將傳承授予你,助你平步青雲。」

剎那間,秦昭眼中爆射寒芒。

「你們攤上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