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品女狀師
一品女狀師 連載中

一品女狀師

來源:google 作者:謝茵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大慶 現代言情 謝茵茵

謝茵茵有個惡名在外的當狀師的老爹,連累她也被十里鄉鄰唾棄等到老爹終於惡有惡報,在公堂上被對手氣到中風病倒,家裡的擔子全落在謝茵茵身上父債女還,謝茵茵為了籌錢救父,收錢上公堂幫人打官司她不像親爹謝方樽那樣唯利是圖,只認真還原案情真相,為真正被冤的百姓平反只是,她千方百計找的...展開

《一品女狀師》章節試讀:

第二天她還沒醒,門就被方大龍拍的震天響, ”茵茵,茵茵,快起來! ”

謝茵茵咬牙切齒,握緊拳頭,是時候給這臭小子一點教訓了!

她氣呼呼打開門,連衣服都沒有穿好,方大龍一見面前少女窈窕的身體,立刻就遮住了雙眼,紅着臉說道: ”茵茵,你一個大姑娘,怎麼一點也不知道檢點? ”

謝茵茵拳頭揮出去: ”我殺了你就不用檢點了! ”

方大龍抱着頭怪叫: ”上官家來人了!上官家來人了! ”

謝茵茵揮到一半的拳頭頓住。

方大龍委屈叫道: ”好人沒好報!我在前廳看到祖母和上官家的人吵了起來,祖母看起來比昨天還生氣,我要不是怕出事…… ”

謝茵茵怔怔道: ”你說什麼?祖母和上官家吵了起來?哪個上官家? ”

方大龍撇嘴: ”還能哪個上官家,不就是你未來的夫婿家…… ”方大龍心虛的縮小了聲音。

謝茵茵呆站了一會兒,忽然轉身進屋,啪的關上門。

方大龍貼着門聽了一會,似乎是謝茵茵在飛速的穿衣服。

前廳里,謝家老夫人惡狠狠瞪着對面上官家的人: ”當初這門親事是你們巴巴的求上門來的,現在看我兒病倒,你們上官家就打算落井下石? ”

當初謝方樽雄辯四方,名震廣東,這上官家巴巴求上門結親,可是謝方樽都已經躺在床上半年了,這上官家的人第一次出現在謝家,竟然就是來死臉退親的。

上官家的主母也不懼,冷笑說道: ”你家女兒做了什麼丟人的好事,自己心裏沒數么。一個姑娘家,在公堂上拋頭露面,給那個紈絝子李大慶辯護,我們上官家可丟不起這個人,要是讓街坊鄰里知道我們娶了個這樣的丫頭進家門,我家都沒臉見列祖列宗! ”

嘴上這般惡狠狠,上官夫人心裏高興壞了,正愁找不到理由退親,這謝家的丫頭就主動送了這樣的大把柄,這一下終於,終於找到理由光明正大的退親了!

老夫人氣的渾身發抖,半晌才能說出話來: ”除非我死了!否則這門親事、你們上官家休想反悔! ”

老夫人現在是舍了一身剮,上官家的人如此的不要臉,她又怎麼讓她們如願?

她的兒子已經躺在了床上,孫女絕不能這樣被人家欺到家門前。

上官夫人已經料到這一局面,不慌不忙冷笑使出殺手鐧: ”是你們謝家的女兒不守婦道在先,今日我們是看在過去的交情,好言好語商量退親。若是你們謝家不識好歹,我們只能送你們一封休妻書了。 ”

”什麼?! ”老夫人大怒,猛然站起身, ”你們不要欺人太甚! ”

上官夫人冷笑: ”老夫人,你謝家如今是個什麼情況自己心裏也清楚,在這宛平縣人人喊打,連祖屋都快要保不住了,實話告訴你,你家那個謝茵茵,別說給我家當正頭夫人,就是一個小妾,如今還要看我們願不願意。 ”

老夫人再也忍不住眼前發黑,跌坐在了椅子上,她眼白上翻,嚇得僕人立刻上前捶背撫胸: ”老夫人!老夫人! ”

老夫人畢竟是年紀大了,這般的氣怒攻心,又如何受得住。

可看那上官夫人,不僅一點不着急,還慢條斯理喝起了茶。一個老貨死了又有什麼打緊,死了正好,謝家就一個人也沒有了。剩下個小丫頭,隨便就能當螞蟻捏死。

正在這喝着,屏風後嗎一道身影轉了出來, ”不好意思,茵茵來晚了。 ”

上官夫人端茶的手頓住。

謝茵茵笑嘻嘻的走出來,衣裳清爽,發上一支銀簪別緻秀麗。她掠過一臉蒼白的老夫人,微微垂眸,像是沒事人一樣看向上官夫人,笑的輕柔: ”我方才以為看錯了,竟然真是上官伯母來了?從前上官伯母每日來找祖母請安,這眼看大半年過去了,茵茵都以為上官伯母忘了呢。 ”

上官夫人的臉一沉,重重把茶杯扔在了桌子上。

她盯着謝茵茵: ”你一個晚輩,懂不懂尊長之道?怪道現在宛平縣人人都說方家的女兒是個沒規矩的,果然如此! ”

老夫人的臉色還沒緩和,聞言又更難看了。

謝茵茵神色淡淡, ”方才茵茵在裏面聽說,上官伯母是來退親的,既然已經不打算與謝家結親,上官伯母也沒有什麼立場教訓茵茵了吧? ”

上官夫人眼裡精明一閃: ”你的意思是……你願意退親? ”

老夫人幾乎驚怒地叫了一聲: ”茵茵!住口! ”

但謝茵茵這時盯着上官夫人,不由一笑回答道: ”為什麼不願意?既然是上官伯母主動要退,茵茵求之不得…… ”

求之不得?上官夫人臉色幽沉: ”謝茵茵你什麼意思? ”

”恕我直言,上官公子剛剛及冠英年,就已經面黃肌瘦,四肢不足,我要嫁過去,恐怕遲早也會受委屈,不是守空房,也是要守寡,既然如此,這樁婚約還是早些解了也好,我跟上官公子也算是都解脫了。 ”謝茵茵笑意盈盈,半點看不出生氣。

但是上官家的人快要氣瘋了,上官夫人抬手顫抖指着謝茵茵的面: ”好個沒教養的丫頭!真不愧是你們謝家養出來的!你,你都在胡說些什麼!?給我住嘴! ”

謝茵茵故意露出驚訝: ”我說的不是事實嗎,而且是上官伯母要退親的,我只是求之不得答應了而已。怎麼,上官伯母反而還氣不過? ”

這下換上官夫人眼白上翻了,胸口一鼓一鼓呼吸好幾下上不來。上官家的僕人開始一陣慌忙的撫胸捶背, ”夫人!夫人! ”

都李大慶是被寵壞的,但這年頭的富家公子都是一個德行,上官敬也是一個只知道遛狗逗鳥的紈絝子弟,偏偏像這樣一無是處的男人,總有一些把他們當成寶貝的奇葩女人。

謝茵茵直接吩咐謝家的僕人道: ”將上官家的人請出去吧,免得在這浪費茶葉,反正現在謝家不景氣,能省點當然是一點。 ”

謝家僕人巴不得,方才見上官夫人被氣都覺得痛快,此時一擁而上,個個臉上殺氣騰騰,逼近上官家的人。

上官夫人牙都要咬爛了: ”好,好!遲早,我非得…… ”

啪!

可憐的上官夫人被一個僕人一把推出門外,大門咣當就關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