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醫妻種田:病弱夫君竟是隱藏大佬
醫妻種田:病弱夫君竟是隱藏大佬 連載中

醫妻種田:病弱夫君竟是隱藏大佬

來源:google 作者:米糠醬菜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米糠醬菜 顧枝枝

【種田】+【團寵】+【馬甲】顧枝枝作為醫學界公認的鬼才,竟然悲催的穿越了?早就做好鬥一窩極品的她,誰知道竟然成了團寵?重男輕女的奶奶:枝枝兒是福星,就得使勁寵!顧家大哥:嫁不出去,大哥養你一輩子!顧家二哥:讀書人油腔滑調,小妹你可千萬別被隔壁那秀才給騙了…顧家三哥:看上誰,哥去幫你搶回來!顧枝枝這個正主仰頭望天,她也不想看上那病殃殃的秀才呀…可是,怎麼就一步步被套路了呢?不止如此…這病殃殃的秀才竟然是個馬甲超多的大佬?展開

《醫妻種田:病弱夫君竟是隱藏大佬》章節試讀:

顧枝枝不知道她的心思,被顧婆子拉了進屋後,一個勁地要給她找衣裳洗澡。

說是沖沖晦氣。

「這是上次你姑姑拿回來的料子,等明天趕集我去給你做身衣裳,城裡人啊都興穿這種,說夏天不熱…」

「這花色還真是適合我家枝枝兒…」

顧家只有一個閨女,嫁在鎮上,家裡開着個香燭鋪。

又因着生了兩個兒子的緣故,在婆家地位很高,所以一有啥好東西便往家裡帶。

「奶奶,我衣裳已經很多了,這身給您自己穿吧…」

顧枝枝說不感動是假的。

「甭說傻話,我皮糙肉厚的,少糟蹋了這麼好的料子!」

她的枝枝兒以後可是個有福氣之人,還未出生便有神仙給她託了夢,自然得嬌養。

說完這句後,又對着灶屋裡一吼:「熱水燒好了沒有!你妹妹要洗澡了,趕緊倒了端來!」

片刻之間,天差地別。

這還真讓顧枝枝有些過意不去,便走到外面一起幫忙抬水。

洗了個澡收拾了一番,果然舒服很多。

顧婆子看着清爽白嫩的小孫女,才準備笑着開飯,卻不料院傳來一陣憤怒的訓斥。

「顧嬸子,你家枝枝真是厲害啊,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就和男人親嘴兒!

不止丟了顧家臉面,就連我們吳家的臉也丟光了!」

顧枝枝定睛看去,來人正是原主未來的婆婆紅花嬸子。

她是男人是知寧村裡正的親弟弟,仗着有這麼點靠山便在村子裏冒尖兒般硬氣。

兒子吳子霖更是厲害,年紀輕輕便當上了順天鏢局的鏢師。

本來顧家的這門親事,紅花不想答應。

誰知這顧婆子允諾等顧枝枝嫁進來時,帶五兩銀子的嫁妝。

所以,這才勉為其難認下這個兒媳婦。

可方才再聽到村子裏的那些傳言後,簡直氣得發狂!

這丫頭雖然還未嫁進來,可到底也是個吳家人。

做出這樣的事,子霖臉上哪裡有光?

「你這臭婆娘,簡直是滿嘴噴糞!我家枝枝清清白白,哪裡輪的着你說三道四!」

顧婆子看着她就想揍。

要不是孫女喜歡她家兒子,這會子早就要上去扯頭髮了!

「嬸子,身為醫者,我行得正坐的端。再說了,這門親事,我正好想退了。」

顧枝枝語氣堅定,沒有一絲拖泥帶水。

吳子霖的確不錯,高大威猛,讓多少姑娘芳心暗許,原主正好也是其中一個…

正因為單純,一股熱血衝上腦門,顧不得其他的利害關係。

莫說有紅花這麼個「婆婆」,就是賠着嫁妝貼過去也是低人一等。

「你,憑啥退親…!」

紅花沒想到這丫頭會說這話,一時間如同吃了蒼蠅般難受。

以為自己強勢一點擺好態度,顧枝枝聽到後便會害怕。

顧婆子那麼寵她,指不定還會加些嫁妝貼來。

可哪裡想到這丫頭就這麼乾脆了?

「怎麼,你管我孫女退親幹啥呢,不想嫁不成么!」

顧婆子心裏爽快,也緊接着罵。

但心裏還是怕孫女一時賭氣,畢竟她也知道,那吳子霖可是枝枝兒心尖尖上的人…

可見着自家枝枝兒眼裡沒有半分隱忍,又鬆了口氣。

「我奶奶說得對,雖然我和吳家有了婚約,可你們挑三揀四,本姑娘也不想奉陪!」

「再說了,嬸子今天不就是來說這些的么?我如了你的意,你該說聲謝謝才是!」

聽着顧枝枝硬朗沙啞的聲音,紅花只覺得渾身刺得慌。

她雖然的確不喜歡顧枝枝這個兒媳婦,可再如何也是吳家不要她,怎麼能反着來呢?

怕顧家使詐,又梗着脖子嚷嚷。

「好啊,不嫁就不嫁,想當我吳家兒媳婦的姑娘多的是!」

原以為自己硬氣,對方就會服軟,可哪知道顧枝枝壓根並不會如了她的意願。

只見她輕輕挑眉,聲音淡然。

「嗯,那既然說好了,嬸子也就不用再多呆吧。」

哪裡涼快哪裡獃著去唄!

紅花嬸子徹底傻了。

咬唇罵道:「好啊,我知道了,攀附上了人家秀才,就瞧不起人了啊!」

「怪不得啊,敢在衙門裡親親我我,原來是早就勾搭上了!」

啪…

顧婆子揚手,利落地甩了過去。

「放你娘的狗屁,再在這嚷嚷,我可就不止打了一巴掌這麼簡單了!」

霸氣,強勢,打的大快人心。

「滾!別讓我以後再聽到這些,要不然老娘給你嘴撕爛!」

紅花還沒在巴掌下反應過來,眼下被顧婆子這樣怒罵,也不敢反駁,只捂着臉頰灰溜溜地逃走了。

出了顧家,她捏緊拳頭,眼裡瞬間染上氣憤。

今日這口氣,無論如何都得討回來!

人一走,院子里頓時安靜了下來。

顧香香探頭看了一眼顧枝枝兩人,斂眉抿唇。

方才是她千辛萬苦才託人打探到那些事,而後又似有若無地流傳在村子裏,原以為顧枝枝名聲會壞透,遭到厭棄後,傷心欲絕,落魄不甘心…

可眼下…好像並不是那麼回事。

不過,親事總算是退了。

子霖哥那麼優秀的人,怎麼可能讓那丫頭佔了便宜?

想到這,心裏的不悅頓時煙消雲散。

院內,顧婆子看着自家孫女,哪哪都歡喜。

她這樣的神情,讓顧枝枝有些愧疚。

「奶奶,被人冤枉後,我想通了很多事,感情什麼的還是不如家人的疼愛來的強…」

「以前是我任性,讓奶奶擔心了。」

這番話,說得顧婆子心裏舒坦極了。

起先她的確因為那個夢所以才偏疼枝枝兒,但枝枝兒貼心懂事,才四五歲就知道給自己按摩捶腿,怎麼不讓人喜歡?

另外兩個孫女,不是心眼多,就是縮着脖子一副害怕的樣子,自己又不是老虎,有啥好怕的?

她拍了拍顧枝枝的手,柔聲道:「傻丫頭,奶奶以後再給你找好人家,看着枝枝兒歡歡喜喜出嫁…」

「對,小妹。如果以後誰敢對你不好,我和大哥二哥揍得他爹媽都不認!」

剛從茅房出來的顧家二房三子,顧永和聽到這話笑嘻嘻地開口,只是講到後面半句,又禁不住掄了掄拳頭。

自家妹妹這麼好,真不知道便宜哪家臭小子!

本來顧婆子就是盼着孫女早些出嫁,又怕她會進了婆家受委屈,心裏五味雜陳。

被這麼一說,頓時笑了起來。

眉間歡喜,也沒多墨跡,頭一次笑呵呵地吩咐開飯…

夕陽下,顧枝枝看着這麼掏心掏肺對自己的家人,心潮澎湃。

既然眼下成了顧枝枝,她就一定會家人們過上好的生活。

憑着自己醫術,她就不信在古代玩不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