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醫武針仙
醫武針仙 連載中

醫武針仙

來源:google 作者:李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軒 現代言情 譚雨薇

醫科大窮學生李軒,偶得黑鐵針傳承,從此醫武無雙,走上一條逆天改命的道路你說你是幾百年傳承的古武世家?一拳轟碎你說你擁有奇門異術?一拳轟碎你說你權勢滔天,身處高層,世界名人萬人敬仰?抱歉,一拳轟碎沒有什麼麻煩是一拳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認認真真打一拳展開

《醫武針仙》章節試讀:

茶餐廳內很安靜,情侶的竊竊私語,男女學生在喝着茶抱着手機打遊戲,初夏的風很清爽,但天氣也有幾分熱意,偏偏李軒的心此刻拔涼拔涼的,都說夏天最解暑的操作是去跟女神表白,李軒何等的三生有幸,也嘗到了這種滋味。
真的是透心涼,心飛揚。
難以言喻的滋味。
李軒臉上不動聲色,內心波濤洶湧,」你說什麼?」
「我說,我們分手吧。」劉佳輕撩髮絲。
「劉佳,」李軒咽口水,」為什麼?」
「世界上從來就沒有那麼多為什麼,如果你堅持的話,我只能說,不愛了。」劉佳的話不帶絲毫感情,決絕而冰冷。
劉佳起身,李軒急忙拉住了她的手臂。
「阿軒,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劉佳……」
「鬆手!」
一聲清喝打斷了李軒的話,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搭上了李軒的肩膀,淡淡道:」你就是李軒吧,分手,是劉佳的決定,你們不合適,如果你真的愛她,就要學會成全。」
劉佳不語。
李軒無動於衷,眼帘低垂,淡淡道:」你是誰。」
「我是她現任男朋友。」
沒等李軒再說話,男人從手中的皮包中捏出了一個牛皮紙袋,擺在了餐桌上,說:」我聽劉佳說了,你家境不是很好,大學三年勤工儉學很幸苦,這裡是五萬塊,夠你在醫院實習一年的工資了。」
「劉佳。」李軒笑容苦澀。
「阿軒,鬆手吧。」劉佳看了李軒一眼。
這一眼,將李軒所有的堅持都打破了,憐憫,無情,李軒在這一個眼神中看到了太多太多東西。
鬆手,李軒不再堅持。
劉佳欠身,跟男人雙雙離去。
「錢拿走。」
男人腳步一頓,沒有回頭,」拿着吧,對於你來說,也算是我奪人所愛了,算是補償。」
在劉佳宛如陌生人般充滿着距離感的欠身後,李軒已經傻在了原地,他不知道此刻還能做什麼,挽留?劉佳這樣理智的女人,做出決定的剎那,就不允許李軒再做任何的挽留,這是毫無意義的。
李軒癱坐在椅子上沒動彈,扭頭通過玻璃窗注視着劉佳的離開,她穿的很性感,裁剪得體的小西裝,白襯衫,黑色包臀裙,纖細的長腿上裹着**。很明顯,她今天提出分手更像是公事公辦。
而男人,得體的西裝,筆挺的身形,自信的臉龐,就這麼走上前摁下了一輛白色陸巡的鑰匙,然後迎着劉佳,拉開車門。
等到劉佳上車,男人似有所感的朝着這邊看了一眼。
兩道目光很有默契的交織在一起。
李軒面無表情,男人嘴角揚起了勝利者的弧度,卻也沒有太過的誇張表情,好像隨手得來的勝利,輕描淡寫。
兩人驅車離開,李軒坐在原地久久無言。
半響後,」服務生,買單。」
「您好先生,先前走的女士已經付過帳了。」
李軒苦笑,低頭看着面前已經古井不波的茶水,端起來抿了一口,人走茶涼。
這一刻的李軒輸的很徹底,可他卻從始至終都不明白輸在了哪裡。是物質的追求嗎?在他看來劉佳應該不是那樣的女人才對,大概是那個男人的確比他優秀,李軒這樣安慰自己,也是欺騙自己。
在茶餐廳坐了許久,直到在服務生驚詫的目光中喝完了那一杯涼茶,才緩緩起身,神情恍惚的離開。眼神很好的女服務生意外發現,那個很平凡的男生轉身時,臉頰上滾落一滴晶瑩。
「唉。」
服務生嘆氣,男人不是沒有淚,只因未到傷心處。
「哎,不對,先生,這錢……」
看着對呼喚置若未聞的男人逐漸挺直了腰桿,彷彿愈走愈高大,服務生抓着牛皮紙袋,呆在了原地,投身服務行業的她,對於這種男甩女,女甩男的戲碼早已經司空見慣,愛情就是如此,可這錢……
回到寢室的李軒已經完全不想動彈,躺在床上看着上鋪的床板,眼神古井無波,臉色平靜如常。他只是怎麼都想不明白,劉佳為什麼會突然如此絕決?
腦中思緒雜亂,心跳紊亂,都說醫者不能自醫,這句話李軒感受到了,很深刻。
隨着窗外一陣陰風吹來,李軒的腦袋陡然像是要炸裂一樣,臉色赫然扭曲,一股鑽心的痛從大腦跟心臟處襲遍全身。李軒晃着腦袋急忙起身,可這猛地一起身,卻是更加的心神慌亂,頭暈目眩。
跌跌撞撞的起身翻箱倒櫃找了半天,沒有感冒藥,李軒急忙拉開自己上鎖的抽屜,翻到了從實習開始便被自己冷落許久的一個古樸的黑盒子。
這是李家的傳承,說起來也是古董了,打小有個風頭腦熱的,李家爺爺都用着裏面的銀針幫其治療,很有效,所以李軒也很早就接觸到了這個,直到李軒的爺爺去世,父親志不在學醫,針盒落到了李軒的手上。
打開針盒,密密麻麻的銀針排列有序,大小長短各不相同。除卻這十八根針以外,還有另外放置在旁邊凹槽內一根不起眼的黑鐵針。
李軒頭暈目眩,胡亂抓了幾根針,也顧不上消毒,嫻熟的捻到指尖一根,穩、准、快的刺入了自己的列缺穴,接着再次很熟練的捻出一根,刺入了迎香穴。接着,支正、風門、合谷分別刺下。
頭痛稍緩,未等李軒自嘲體質垃圾,心臟猛跳!
那刺入手臂內側列缺穴的下針處,居然一陣鑽心的劇痛傳來,像是電流般襲遍全身,李軒驚駭的低頭。
是那根黑鐵針!
李軒腦袋轟的一聲,雙眼瞪得老大,那根黝黑散發著幽幽寒芒的鐵針,正緩緩的刺入他的皮膚,沒有絲毫的突兀,就像進自己家門一樣的隨意。
李軒此時清楚的記起了去世爺爺的一句話。
鐵針賜死!
當年爺爺曾說,這跟黑鐵針是祖上傳承下來的,從始至終都並未當做醫用,而是代表着一種傳承,古族李家的傳承,擅用鐵針者死!
腦海中爺爺慈祥又嚴厲的臉龐閃過,李軒慌了,急忙伸手去拔。
可沒等李軒的手掌觸摸到黑鐵針,那根針卻赫然化為一道詭異的黑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徹底的鑽進了李軒的手臂。
喉結滾動,李軒睚眥欲裂。
就這麼死了?
經歷了這兩天的事情,李軒的確有些心灰意冷,但尋死這種事情,他還沒蠢到那種地步。
未等李軒追憶往昔,他的眼前已是一片漆黑。
而他徹底失去意識前,腦海中閃過的唯有一句話:我還沒寫遺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