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永不褪去的夜色
永不褪去的夜色 連載中

永不褪去的夜色

來源:google 作者:小胖不自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姜凡 小胖不自閉 都市小說

在青天白日之下,隱藏着無人可見的黑暗;在繁華的都市中,活躍着一些暗夜中的生物;為何中國神話鬼怪傳說總會活躍於大眾視野,西方又為何會出現如金字塔、空中花園一般的建築,一切從一個坐輪椅的天才少年和一個可愛的暴力少女開始說起展開

《永不褪去的夜色》章節試讀:

姜凡終究是沒有頂住,他再一次暈了過去,沐微微也沒有猶豫了,幫姜凡按下了按鈕,床板直接變成了輪椅。

「軍師,人都支開了嗎?」

沐微微推着姜凡來到了紅葉賓館,紅葉賓館位於銻市火車站,是一間小賓館。

「應該沒問題了,快點幫他覺醒吧。」

「微微姐?嗯?姜凡怎麼也在這?」

莫不語那個傢伙走了過來,手上還拿着一隻雞腿啃着。

「莫不語,你怎麼在這?我不是說今天放假了嗎?」

「微微姐,你別誤會,我就是來火車站接個人,剛好看到你們在。」

「三秒鐘,滾!」

莫不語雞腿連忙啃了口雞腿,頭也不回的跑了。

「他剛剛是不是從旁邊的賓館出來的?」

沐微微問了問軍師。

「是的,他又去找那些站街女了!」

「混蛋,軍師,他是你帶進來的,這個毛病必須改!」

「微微啊,不語這孩子比你想像的要特殊,我不管他也是有原因的。」

「我不管,他進入了暗夜,就沒有什麼特殊了。」

「微微,這孩子真的有情況,而且,斬仙飛刀可是銻市近十年來的唯一一個先天靈寶!」

「正是因為他天賦足夠好,我才要他改,不然他的命運只有永夜。」

軍師咬了咬牙,道:「我儘力幫他改!」

紅葉賓館此時是打烊狀態,沐微微推着姜凡進來之後,又來到前台,從前台柜子里抽出一瓶紅牛飲料,只見前台開始變化了起來,一個入口出現在了她的眼前。

「軍師,看好外面,不要讓任何人進來!」

沐微微推着姜凡進了地下,地下很寬闊,而且牆上掛着各種武器,無論是冷兵器還是熱武器全部都有。

而且牆上刻着一幅幅壁畫,似乎是記載了什麼。

「你醒了吧,不用裝了。」

沐微微沒有再推姜凡,雙手環抱在胸前,看着姜凡。

「果然被發現了,那我也不裝了。」

姜凡手動了一下,讓身子直了起來。

「都看到了吧,這就是我的秘密,接下來聽我的。」

「我有個問題,你加入這個組織可是被脅迫過,或者說這個組織有能控制你們的手段嗎?」

沐微微道:「沒有,我自願加入的,而且組織也從未控制過我們,我們只要將我們能力廢除,我們隨時可以走,當然,保密協議還是的簽的,不然一些東西傳了出去對外面可不太好。」

「你們這個組織叫什麼?」

「暗夜!」

「行,我知道了,那覺醒是什麼意思?」

「覺醒是人類通過一定的手段去溝通天地,找到自己體內被埋沒的能力,這種能力可能是獲得自己的本命靈寶,也有可能是血脈覺醒,或者說獲得一些特殊能力,還可以是強化身體某一部位,亦或者你可以同時擁有血脈時還覺醒了本命靈寶。當然,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覺醒的,這個世界只有不到萬分之一的人才能覺醒,而且就算覺醒了也有可能是沒用的能力。」

「那你為什麼要我覺醒?想讓我加入你們暗夜?」

「從來沒想過,只是你現在身體出了點狀況,只有幫你覺醒才能挺過去。」

「那你不就把你們組織暴露在了一個外人眼裡?」

「不會啊,你不記得不就行了,這回為了關照你我可準備了升級版。」

「我就知道,帶我去覺醒吧。」

「姜凡,你要相信我,我絕不會害你的。」沐微微說道。

「人都到你手裡了,我反抗也沒用了,而且我知道你不會害我的,我希望我明天能喝到你煮的粥,味道挺不錯的,不過要加辣醬。」

「好啊,你喜歡吃我天天給你煮!」

沐微微推着姜凡走到了一個祭壇,祭壇上布滿了符文,不過姜凡沒有被祭壇吸引,而是被旁邊角落裡的一根鞭子吸引了。

「那根鞭子為什麼會在角落?」

「他在等它的主人回來,這是曾經一個隊員的本命靈寶,後來鞭子的主人有事去了,這根鞭子的靈性很高,它和它主人約好了主人會在這裡找它的,只是他沒回來過。」

「好靈寶,我現在越發期待我會覺醒什麼了。」

沐微微把姜凡推上了祭壇,然後拿出了一把刀,道:「伸手!」

姜凡乖乖把手伸了出來,道:「輕點!」

沐微微直接在姜凡手上割了一刀,當血液流落在祭壇上,整個祭壇的符文瞬間光芒大放。姜凡感到一陣眩暈,然後他發現他來到了一個白茫茫的世界。

「嗯?你怎麼又來了?」

只見一個白鬍子老頭出現在了姜凡身前,直接嚇了姜凡一跳。

「你傷的好嚴重,腿沒了,眼睛也沒了,不過精神力怎麼這麼強?等等,精神力中似乎有着一股厭惡的氣息。」

老頭在那邊自言自語,姜凡則開始思考了起來,尤其是那個「又」字。

忽然間,老頭直接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癱了下來。

「前輩,你沒事吧?」姜凡問道。

「沒事,窺測天機遭反噬了,吐兩口血放鬆放鬆。」

「那你看出了什麼嗎?」

「沒有,我以前能看透你的,這是怎麼回事?」

「以前?莫非我見過他?難道他也在三年前那天出現過?」

「算了,看不透就看不透吧,就賜你一場造化!」

老頭將手按在了姜凡的頭顱上,姜凡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猛增了起來。

而且隨着精神力的增加,他的疼痛開始緩解了起來。

「小子,這是精神力的另一個用處,能有效緩解來自精神層面的疼痛,不過你這情況治標不治本,等你有實力了去那個酒店看看吧。」

老頭一邊給姜凡灌輸着精神力,一邊試試能不能給姜凡找一件本命靈寶,不過他失敗了。

「規則果然還是破不了,等等,這是什麼?」

老頭又感受到了什麼東西,然後吐槽道:「好機緣,這麼多年了,不要讓我失望啊!」

而此時紅葉賓館內部,祭壇上的光芒逐漸消散了,沐微微見狀,檢查了一下姜凡的身體。

「那位前輩果然出手了,現在該干正事了!」

沐微微直接一針扎在了姜凡脖子上,這一次的針管是紅色的,她似乎覺得不保險,又拿出五根普通的針管補了五針,做完這一切後,她才推姜凡下了祭壇。

角落裡的鞭子似乎動了一下,又停了下來。

沐微微把姜凡送回家裡後,看了看熟睡的姜凡,道:「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你就會好起來的。」

「微微姐,城北出現大量的鬼,莫不語和千里眼大哥已經去了。」

「趙子龍呢?」

「他去看他母親了。」

「算了,我馬上趕過來,你讓莫不語和千里眼多堅持一下!」

沐微微把耳機戴好,披上了暗夜專屬的斗篷,衝出了門。

第二天……

「沐微微,你越來越狠了,加強版的再加五針普通的!我咒你下下下輩子都單身!」

沐微微這回是真的狠,哪怕是姜凡的精神力又提升了他都沒辦法完全記住昨晚發生的事,如在那片白茫茫的空間他只記得一個老頭幫他加強了精神力。

「我應該覺醒過了,今晚就看看自己能力是什麼。」

大白天的他可不敢亂來,萬一被沐微微抓住了,這姑娘再給他補上幾針就好玩了。

「姜凡你醒了啊,快來喝粥!怎麼樣?那個神醫說今天早上就應該好了。」

「沒事了,你昨晚帶我去你工作的地方了?我怎麼完全沒印象了?」

姜.奧斯卡.凡還是決定配合沐微微的戲演了下去。

「神醫說這是後遺症,沒事的,快來喝粥。」

沐微微將勺子上的粥吹了吹,道:「張嘴!」

「我已經好了,不用你餵了。」

「萬一沒好全呢?快張嘴!」

姜凡無奈的張開了嘴,雖然感覺怪怪的,但他還挺享受這種感覺的。

「怎麼樣?是不是比昨天的更好吃了?」

「應該是吧,不過還是沒加辣椒醬啊,下次一定要記得。」

「才不要,我煮的粥,我做主!」

姜凡喝完粥後,沐微微說道:「要去上學了,走吧。」

「不去了吧,反正去了和沒去也沒什麼區別!」

「可是今天是月考啊!」

「考了和沒考有什麼區別嗎?」

「不行,你必須去,你的考試神話不能斷!」

「你幼不幼稚?還在意這個。」

「我們好像也才剛18歲,幼稚一點為什麼不行?」

「原來我們也才剛成年啊!」

姜凡的智商讓他下意識忘記自己才成年,而且他看了看沐微微,兩個大大的黑眼圈在臉上如此突出,肯定又熬夜抓鬼去了,她也才18歲啊,她這麼年輕就要面對那麼多可怕的東西,究竟是什麼讓她在最有活力的年紀卻甘願在這黑夜中去保護一些毫不相干普通人,姜凡不明白,他的高智商讓他直接把最正確的答案排除了。

「我去考試,你不要去了,在家休息,看看你的黑眼圈!」

「我不去你路上會很危險的,畢竟你還坐着輪椅呢。」

「沒事,看我表演吧!」

姜凡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過了三秒鐘,通了。

「莫不語,來我家接我去學校,微微有點事,今天不去學校。」

「不是,凡子,你求人的態度是這樣的?我和你說,我莫不語今天就是餓死,死外邊,從18樓跳下去,我也不會來接你的!」

「莫不語,你來不來?」沐微微一把拿過姜凡的手機,說道。

沐微微剛說完,電話就掛了,姜凡道:「這小子膽子肥了?不怕你了?」

「等着!」

沐微微剛說完,樓下就傳來一陣叫聲,沐微微去打開了窗戶,只見莫不語已經在樓下了。

「還得是大小姐厲害!」

「那是,我睡覺去了,對了,少和她說話,我不管是不是她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