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又被男神撩上熱搜
又被男神撩上熱搜 連載中

又被男神撩上熱搜

來源:外網 作者:羌塘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羌塘

【《啞奴》完結,《文物王爺剛出土》ing,點擊作者傳送門~】 【微博:羌塘游牧人】 彎不自知大碴子味總裁攻*騷氣衝天傲嬌嘴炮明星受 沙雕甜寵文,he。 1 余北:再和顧亦銘睡覺我就是狗! 汪汪~ 2 顧亦銘:我有潔癖,不喜歡被人碰。 但是幺兒最乾淨。 3 顧亦銘:gay都很混亂,不要被他們惦記。 我是直男,看你一眼怎麼了? 4 粉絲:顧亦銘帶余北賣腐炒cp真噁心。 這對夫夫真香! 5 近日媒體偷拍到,影帝顧亦銘對旗下男星余北過分親昵的畫面,頻頻登上熱搜,讓千萬粉絲對影帝的性向再次表示疑問,是影帝的咸豬手?還是兩人你情我願的淪喪……咳,淪陷。 余北:狗糧都塞嘴裏了,而你還是直男。 本書又名展開

《又被男神撩上熱搜》章節試讀:

天才本站地址:[]

「你前幾天說過了。」

「我之前想錯了,現在知道了。」

顧亦銘一隻手控制方向盤,另一隻手鬆了松領帶,他手指骨感而纖長,又不缺乏力量,拉個領帶都和彈鋼琴一樣優雅。

啊,這該死的誘惑。

偷偷發個騷應該沒人看見吧?

「你有沒有在聽我講話!」

「啊?」余北小雞點頭,「有,有!」

顧亦銘繼續說:「我以為你是躲着我,我現在發現了,你就是想出去浪。」

浪?

對着一個人浪,能叫浪么?

專一的浪不叫浪,叫痴情。

「以前我回家,你都很開心,這次不光把我鎖在車庫,還總是和我作對,嚷嚷着要出門,你是不是腦袋被驢踢了?就這麼想撇開我出去撒野?怎麼,是這個家給不了你溫暖了?」

直男果然都很賤。

總覺得全世界都得圍着他打轉?我偏不!

「又不是我讓你來的。」

「你這是什麼態度?」顧亦銘被氣到了。

「你受不了可以不來我家。」

咱也是個傲嬌的可人兒。

哼。

「房租是我交的。」

「……」

余北說什麼來着?

一定要搞事業啊!否則就會被人拿捏得死死的,像死魚被人掐住腮,再浪也扭不起來。

《我是演員》的攝影基地到了,直播還沒開始,外頭已經聚集了不少舉牌的粉絲,顧亦銘從另一個通道開進去。

「好了,我自己進去吧。」

「我跟你去。」

顧亦銘解安全帶十分迅速,好像慢一點余北就會跑了似的。

「你現在不方便露面吧?」

顧亦銘正在風口浪尖,余北怕他一出現就會被娛記和粉絲圍堵。

「沒事,攝影棚里人少點。」

他盯得這麼緊的嘛?

余北就是想開下小差都不行了。

余北摸不清他的套路。

本來余北這種小咖是隨便一個工作人員帶路指引的,但現場導演眼尖,看見顧亦銘,一堆人簇擁過來,親自領着顧亦銘和余北去休息室。

當看到一個人時,余北瞬間明白了。

汪嘉瑞!

他正在和導演溝通,一眼就看到了顧亦銘和余北,走過來打招呼。

「亦銘,好久不見,沒想到你會來啊,是當嘉賓嗎?」

「觀眾。」

顧亦銘腦袋裡不知道想啥,又摟着余北的肩補了一句。

「給小朋友打打氣。」

小朋友?

嗨咯?!

咱倆不是同一屆的么?

你在鬧哪樣?

「啊,余北啊。」

汪嘉瑞笑盈盈地伸出一隻手。

「我是這一期《演員》的嘉賓評委,請『小朋友』多多關照哦。」

哇。

頭皮發麻。

顧亦銘稱呼小朋友,余北只覺得他陰陽怪氣,心裏還很受用的,但是從汪嘉瑞口裡說出來,余北汗毛倒豎。

出於禮貌,余北也伸出手來,但被身邊的另一隻大手閃電般截胡了。

「請多關照。」

汪嘉瑞笑容凝了一下,但好似早有預料,一點都不意外。

「亦銘,咱們好長時間沒聊了,正有事情跟你說呢。」

「好啊。」

兩人勾肩搭背走了。

像一隻狐狸摟着一頭大尾巴狼。

大尾巴狼回頭囑咐一聲:「幺兒,你先化妝,下午就綵排了。」

本來余北是要和那些助演擠在一間大化妝間的,但顧亦銘出現,導演還哪敢怠慢,單獨給他安排一個化妝間,把服裝道具都送來了。

「小北哥!」

「北哥!」

化妝師和助理都是顧亦銘從自己公司調來的,熟人。

余北被幾個小弟弟小妹妹一口一個哥哥叫得心花怒放,裡頭有個叫小白的小男生,姓白,長得也白,說話帶點海城人的鼻音,軟萌軟萌的,讓人一聽就很想欺負。

帝王般的待遇啊。

好想寵幸他們。

化妝後,接受了採訪,再和對手試戲,對手演員叫喬翰,比余北大幾歲,以前也算是流量派的,可惜年紀一大,市場吃不開了,演技又沒怎麼打磨,已經過氣了。

喬翰參加《我是演員》估計也是想多露露臉,拿到一兩個片約。

「你好。」

「你好。」

人看樣子挺謙遜的,兩個人都是娛樂圈小透明,所以沒什麼破事,被安排在一組,就老老實實試戲。

將整個劇本台詞對了一遍,余北分到的是弟弟的角色。

喬翰果然還是沒啥演技,台詞雖然背得很熟,可是沒啥張力。

也許是在家聽顧亦銘念多了……

總覺得不是那股味兒。

余北耳朵都開始挑了。

可是他能說人家不行嗎?說起來喬翰資歷還比老好幾年呢……

「余北老師有什麼建議嗎?」喬翰主動和他交流。

「呃呃,不用叫我老師,叫我小北就好了。」

我只是個老濕。

「好的,小北,咱們要多交流,才能把這場戲演好。」喬翰挺認真的。

余北覺得喬翰過了意氣風發的年紀,自帶一股頹廢氣質,前半段還行,但後半段是哥哥在監獄關了十年後,所有的情感爆發,應該更加有力量。

而喬翰還是一臉憂鬱,抱着弟弟屍體哭得娘們唧唧的。

余北沒說。

怕被人打。

「我沒有建議,你演得很好,還是喬翰哥多教教我吧。」

喬翰得到肯定,有了自信。

「我認為你演得太收斂了,舞台和電影不同,你的情緒不外放,觀眾感受不到……」

喬翰開始滔滔不絕,就是和顧亦銘在家指導他的完全不同啊喂!摔!

好心辦壞事,說得就是喬翰。

輪到他們綵排,喬翰在舞台上動不動就淚流滿面,把余北都給整懵了,導致台詞都沒說順。

導演也沒說啥,就是有點欲言又止。

下來喬翰自我評價:「我還只發了七分的功,等正式節目,我會用上十分的力氣,一鳴驚人!小北,你注意力還不夠集中!」

「我……我知道……」

喬翰感覺被余北拖後腿,唉聲嘆氣。

「一共五組演出,你知道我們為什麼被安排在第四組嗎?」

「為什麼?」

「因為第四組是觀眾審美疲勞,又是給第五組壓軸作對比,我們就是當炮灰的,所以我們不能認輸啊,要努力證明我們的實力!」

憂鬱哥忽然打了雞血。

余北很不習慣。

他腦子裡冒出來一句台詞:

「小喬,要努力變強哦~」

崴腿姿勢。

《又被男神撩上熱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