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攸然見南山
攸然見南山 連載中

攸然見南山

來源:google 作者:川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攸然 現代言情 陸南山

【校園暗戀+小虐怡情+甜寵治癒+破鏡重圓】【一鳴驚人帥哥轉校生×不學有術學霸喜劇人】新學期的第一天,沈攸然迎來了新同桌,他叫陸南山,他跟別人有點不一樣這個新同學,在別人面前拽得二五八萬似的,在她面前粘乎得像個糯米糕十七歲的每分每秒都漫長,心動的過程那麼順其自然,又那麼步履維艱PS:小清新慢熱文,不是傳統爽文,女主不傻但白甜*不會寫簡介,有緣人試讀5章便知展開

《攸然見南山》章節試讀:

陸南山帶她去的是一個很專業的游泳館,據說是省隊備用訓練場館。

兩人進游泳館之後先一塊兒洗澡換衣服,沈攸然進去之前還有點忐忑緊張。

過分的是陸南山洗完澡出來以後,肩膀上還搭了一塊浴巾,整個上半身都遮住了,沈攸然默默地看了一眼,心說,這麼保守,怕人看,還來游泳,這哪成?

這時一個中年男人從旁邊過來,看到陸南山之後,他停下來打手語,陸南山點了點頭,又看了沈攸然一眼,像是有點無奈。

然後他看着沈攸然嘆了口氣——他竟然嘆了口氣??

少年人爭強好勝的本能讓沈攸然一下子介意到了極點,心想你這種時候嘆氣不合適吧,我身材難道不好嗎?這不膚白貌美大長腿?

陸南山擦了擦手,去拿手機來,坐在椅子上給「小沈,四塊錢一個」發了條消息,但發完以後直接舉起自己手機給她看的,免得沈攸然還要擦手拿手機。

【陸:我教練還有半個多小時就下班了,我得先去一下,你自己去玩兒,四十分鐘之後我去找你。】

原來是為這個才嘆氣啊,沈攸然心裏舒服了。

沈攸然在深水區遊了幾個來回,又跟岸邊熱身的小哥哥聊了一會兒。

聊到這個場館的時候,小哥哥說,「這裡層高很夠,仰泳的時候視野開闊。」

沈攸然心想,確實,就是費用太高平時來不起。

沈攸然說,「勝似閑庭信步,今日得寬餘啊。」

她開始拽文,小哥哥就露出了不明覺厲的表情。

「那邊有三米跳板和十米跳台,」小哥哥指着對面說,「誒,有人上去了!」

沈攸然手臂搭在池岸上,轉身看去,見十米台上一個男生,起跳,翻騰,入水,一系列動作行雲流水,靠近那邊游泳池的人都仰着頭鼓起了掌。

「我一男的都感覺帥啊。」小哥哥笑道。

沈攸然有點懵,因為那個男生看上去很像陸南山,但她沒法確定,那人影太高、太遠了,好像從太陽上飛下來的一小塊碎片。

過了會兒,小哥哥準備走了,走之前問沈攸然,「你是高中生嗎?你平時都是什麼時候來游泳啊?我們要不要加個微信?下次可以一起來。」

在說這話的時候,他就將手放在沈攸然的肩膀上,沈攸然臉紅起來,心跳也變得很快,剛要回答,只見陸南山抱着浴巾從對面走過來。

小哥哥很激動,「誒,你是剛剛跳水的男生嗎?」

陸南山點點頭,又看了眼掛在岸邊的沈攸然,和她被男孩子的手搭着的肩膀,沈攸然被他看得莫名心虛,於是像魚一樣潛到了水裡。

等她再冒出水面的時候,小哥哥已經走了,陸南山坐在岸邊,修長的小腿浸在泳池的水裡,雙手向後撐在地上,露出漂亮的腹肌和人魚線。

他皮膚真的好白,像一塊白板,被游泳池的水打上了一層粼粼的藍。

少年美好到極致的身體像一幅筆觸奢侈的畫,承載了畫家狂妄的幻想。

然而他不是畫,是觸手可及的人,是沈攸然剛認識不久的人,他叫陸南山。

陸南山歪頭看着她,臉上帶着幾分調侃,沈攸然的臉依然在發燙,訕訕道,「你跳水很厲害啊,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學的?」

陸南山並不回答,只是繼續注目於她,在這時,沈攸然忽然意識到,他們之間又一次發生了視線的互相捆綁,像落入奇怪引力場的兩顆小行星,繞着對方打轉。

當她有可能開口說些什麼時,陸南山就無法做其他任何事,只能看着她;而在遭遇着那樣一種注視的時候,她同樣無法率先移開視線,因為那是不公平的。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沈攸然推了推陸南山,暗示他先停下來。

陸南山顯然明白了她在想什麼,於是笑着偏過頭去,變魔術似的,從旁邊那堆浴巾底下拿出一個本子、一支鉛筆。

沈攸然縱身上岸,坐在他旁邊,陸南山刷刷寫道:跳進水裡的一瞬間,會聽到咚的一聲,然後,整個世界會變得比之前更安靜。

沈攸然有點驚訝,聯想到他的生理缺陷,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陸南山側過臉看了她一眼,意料之中地沒等到她的回答。

他低頭在本子上繼續寫:我問過教練和醫生,都說那不是聲音,是衝擊力,但我就是有種自己能聽到的錯覺,所以從第一次開始就上癮了。

沈攸然伸出手在他肩膀上輕輕拍了拍,他身體好涼,跟池水一樣涼,讓人心疼。

「咚。」

陸南山沒有把這個字念出聲,沈攸然卻彷彿聽到了它,並遙遠地聯想起小時候讀過的一個故事:森林裏傳來「咚」的一聲,所有動物都跑出來,到處尋找聲音的來源,以為是了不起的東西,最後發現是木瓜掉進了湖裡,它們很失望。

可即便是這樣無聊的聲音,也有人努力地想聽到。

「咚。」

沈攸然開始覺得眼睛酸酸的了。

陸南山又寫:我媽不許我跳水,因為對耳朵不太好,他只讓我游泳,所以你待會別告訴小劉叔叔。

沈攸然動作幅度很大地點點頭,又伸出一根小指到他面前,要跟他拉鉤。

陸南山嗤笑出聲:How old are you?

沈攸然拿過筆在下面寫了個大大的3。

陸南山畫了一個更大的問號,對此人的厚顏無恥感到震驚。

沈攸然乾脆把他本子拿了過去,放在自己腿上,在右下角畫了一個跳台,一個簡陋的泳褲小人兒站在跳台邊準備起跳。

陸南山默默地看着她,不知道她要搞什麼。

男孩的身上還沾着水珠,那些水珠偶爾會匯成一道水線,沿着他的身體流下來,像是在他皮膚上跳躍,他的泳帽戴得有點歪,一縷漆黑的髮絲從邊緣逸出,上面也掛着一滴清澈的水。

她專心畫畫,不時地抬起手撓撓自己身上的某個地方,這動作使她看起來像一隻呆萌的小海獅,陸南山猜測那大概是水珠的流動讓她感到了癢意。

陸南山移開視線去看她手中的本子,發現沈攸然在下一頁相同位置畫了同樣的跳台、同樣的小人兒,只是小人兒已經起跳,正在空中做翻滾動作。

只見沈攸然把上面那頁紙反覆掀起又蓋回去,紙上的陸南山就來回地跳動,始終在半空中翻騰,就像卡了帶似的。

陸南山:……

陸南山一腳把她又踹了下去,然而沈攸然早有預料,迅速轉身抓住他腳踝,熱情地把他也拖下了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