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有位金主總撩我
有位金主總撩我 連載中

有位金主總撩我

來源:google 作者:顧翹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翎寒 現代言情 田小鹿

【一窮二白身世成謎的大學生VS要多少錢有多少錢的悶騷男】專門做男人的生意的田小鹿,偷偷和一位金主戀愛了從此……腳蹬單車上學的小女人,有豪車接送了欺負小女人的,都無故消失了想對小女人攤牌表白的,牌還沒出就被封殺了!金主眸子半眯,這麼明顯,小女人不會還不懂我的意思吧?後來……網傳,各大校草捧花爭相向小女人告白,半路被神秘男人摘的葉子都不剩!金主:呵呵……跟我搶女人你們也配?展開

《有位金主總撩我》章節試讀:

「先生不可以啊,我給您的已經最低價了……您知道我干這個多辛苦多危險嗎,弄不好我可是要被打的啊先生!」

田小鹿跟一個客戶坐在肯德基店裡,這個客戶戴着眼鏡,長的斯斯文文。

剛開始田小鹿對他的印象挺好,對他的遭遇也十分同。

可是越往後她越發現,男人並不像他的外表那樣老實,不僅這樣,還特別摳門。

跟女朋友還有她的閨蜜出去吃飯,當著閨蜜的面要跟女朋友AA,試問,哪個女朋友能丟得起這個人?

難怪跟他大鬧了一場!

「……我實在受不了她了,一支口紅就要三四百塊,哪個女人像她那樣花錢……如果不是因為她長的漂亮,別說半年,半個月我都忍受不了!」

田小鹿擺手打斷眼鏡男的新一輪吐槽:「這些都跟我沒關係,你無須跟我說,我們接着談價格的事……這樣,我做一個讓步,定金別人都付一半,你付三分之一,另外的三分之二事成之後您再付給我,這樣可以嗎?」

眼鏡男露出鄙夷的表情:「這算什麼讓步?早給晚給不都是那些錢?」

他沉吟了一下,伸出兩根手「再給我便宜二十,如果你不同意,那這樁買賣就算了!」

田小鹿在心裏把他罵了個狗血噴頭,奶奶的,總共叫價二百,除去車錢飯錢根本不掙錢,還給你便宜二十,真是個貨真價實的大摳門!

田小鹿在這樁買賣上浪費了差不多兩個小時,可不能就這麼打了水漂。

蒼蠅腿也是肉,多少掙點總比一分不掙強。

她咬了咬牙:「成交!」

……

國慶恰遇中秋,學校連放一個星期的假,陀螺似的連續轉了幾天的田小鹿補交完了學費,終於可以心安理得的休息兩天。

可才八點不到,她就被推醒。

她迷瞪着睜了睜眼,看見奶奶手裡端着一碗熱乎乎的麵條,麵條上卧着一個荷包蛋。

她翻一個身,被子蒙住頭:「我不要吃早餐,我要睡覺!」

被子被人拽起來,奶奶笑眯眯的看着她。

田小鹿撓撓亂糟糟的頭髮,用手語比划著:「好啦好啦我這就吃,您也趕緊去吃吧!」

奶奶是個聾啞人,沒有正式工作,靠着撿垃圾賣破爛把田小鹿養大。

田小鹿是她撿來的孩子,她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也不知他的父母為何這麼狠心把她丟到荒郊野外的垃圾桶。

小的時候或許想過這些問題,但是長大之後再也沒想過,管他們是誰誰,反正都給她沒關係了。

她的人生里只有奶奶,奶奶就是她的家人,她的全部。

奶奶看田小鹿肯吃飯,滿意的點點頭,扶着房門顫巍巍的走了。

奶奶一走,田小鹿又迅速跳上床,她最近嚴重缺覺,眼圈堪比大熊貓,難得休息,一定要把之前缺的覺都補回來。

可老天爺今天像是故意跟她作對似的,剛躺下,她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喂,是田小鹿嗎?」

「不是!」

「哦?……我今天付尾款呢,既然不是,那打擾了!」

「哎哎哎,別掛別掛,我是我是,我是田小鹿,請問您是幾號客人?」

……

環境優雅的咖啡廳里,墨謹言用咖啡杯壓着眼睛,觀察着對面的小女人。

她的臉圓圓的,扎着一個花苞頭,雙眼皮,大眼睛,黑白分明的眼球總是骨碌碌亂轉,透着一股機靈勁兒。

沒想到長的還挺漂亮!

此刻,她手裡拿着一個計算器,正噼里啪啦的算着賬!

墨謹言也是納罕,他自認為自己長的不錯,也算有錢,女人見了無不垂涎欲滴想着法子靠近的,怎麼面前這個連個正眼也不給一個?

「一共是兩千三百八,你是新客戶,給你個優惠,付我兩千三就好了!」

田小鹿把計算器一推,把計算結果給墨謹言看。

墨謹言輕咳一下,放下咖啡杯,掃了一眼計算機上結果,然後從上衣口袋裡掏出一個信封遞過去:「這裡有一萬,全給你!」

田小鹿驚的張大嘴巴,懷疑自己的耳朵聽錯了,又問一遍:「多……多少?」

「一萬!」

「一萬……多出來的是給我的小費嗎,是不是我完成的特別出色,金主爸爸特別獎勵我的?」

一萬塊耶,她跟奶奶小半年的生活費,往後幾個月可算不用愁了!

田小鹿搓搓手,激動又慎重的去拿那個鼓囊囊的信封,剛準備抽出來數一數過過有錢人的癮,信封卻被墨謹言按住!

「誒,別急,我還有別的任務交給你吶!」

田小鹿那個心啊,直墜墜的往掉,她就說,天下哪有這樣的好事,白白給她這麼多!

死拽着信封的一角,田小鹿仰着純真可笑的笑臉:「能不能先讓我看看錢是不是真的?」

墨謹言無語,他堂堂一個墨家二少爺豈會連個小姑娘也騙,何況區區一萬塊錢!

不耐的揮揮手:「看吧看吧!」

不是田小鹿謹慎,實在是她被騙怕了,剛做這一行時,辛辛苦苦忙了一個星期,收到的傭金竟然是假幣。

吃一塹長一智,沒有誰生下來就是百毒不侵!

田小鹿把錢拿在桌子下面,用驗鈔器一張張驗過去,哇,貨真價實的一萬耶,真的要發財了!

田小鹿把信封捂得嚴嚴實實,笑的如花兒一般燦爛:「上刀山下火海,只要不違法,我一定給您完成!」

墨謹言唇邊逸出一絲狡黠的笑,身子後仰,靠着座椅上的軟墊,好整以暇的看着田小鹿:「你知道你在婚禮上鬧的那一出,給我大哥造成多壞的影響嗎?」

田小鹿愣了愣:「不是您叫我破壞他們的婚禮的嗎?」

「我讓你破壞婚禮不假,但沒讓你說懷了他的孩子,就因為你的一句話,不僅讓他公司損失了三千萬,還讓家裡老人整天嚷着要抱重孫子!」

「我……我……我只負責搗亂他們的婚禮,其他我不管,這是之前說好的!」

不知為何,久經百戰的田小鹿此刻有點心虛!

墨謹言看着田小鹿慌了神樣子,扯着唇角笑了笑,還以為遇上的是老油條呢,搞了半天是只小白兔!

「不過你別害怕,我沒追究你責任的意思,既然是我主動找的你,我就應該承擔這種風險……」

田小鹿的心不敢放進肚子里,緊握着手聽他把後面的話說完。

「但是干哪一行都得有職業操守,這場風波的始作俑者是你,現在出了事,你是不是也該承擔一些後果?」

田小鹿緊張了,結結巴巴:「什……什麼後果?」

墨謹言看她一眼,身子前傾:「家裡長輩聽說你懷了我大哥的孩子,非要見。只要你搞定了那個長輩,這一萬塊就都是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