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遊戲大叔的救贖
遊戲大叔的救贖 連載中

遊戲大叔的救贖

來源:google 作者:油頭大叔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於六一 紀小琴 都市小說

沉迷於遊戲當中的小鎮青年終於熬成了大叔,生活一地雞毛,婚姻芨芨可危,大叔混然不覺依然沉迷其中因前世因緣變身美女大學生,終於放飛自我,卻發現更加不堪,歷經種種愛恨情仇,人性醜陋,終於看清了自已的內心,從絕望到希望,終於找到愛的本質和生活的本源,浴火重生!展開

《遊戲大叔的救贖》章節試讀:

等我心滿意足,心緒稍微平靜地走出衛生間,一看手機上的時間,居然不知不覺都到11點了。

中午倩倩說要來看我,趕緊先洗漱更衣吧。

可等我回了洗手台,看着檯面上四個顏色各異的牙具又犯難了。

這牙具哪個才是我的呀,還有毛巾,天!這誰知道啊。

只好用食指當牙刷擠了一些牙膏在手指上胡亂地在嘴裏搗鼓了一下,反正以前也這麼干過。

漱好口再用清水洗了一把臉,找了個紙巾擦了一下。

開始更衣。

可是打開小琴的衣櫥,看着裏面花花綠綠的各色衣服,我又犯難了。

該穿哪件呢?難怪每個女孩都覺得衣櫥里永遠少一件衣服,我現在也是這種感覺,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搭配。

看着衣架上掛着的幾個性感的胸罩,我想應該先把這個穿上。

於是我選了個紫色帶蕾絲邊的胸罩,手忙腳亂地穿戴起來。

然爾戴上之後,胸罩背後的金屬掛鈎我卻怎麼也系不上去。

背着手眼睛也看不到,全憑手感,可我現在哪有手感啊,試了半天只能無奈地作罷,算了不穿了,真空吧!還是選一件厚點的上衣吧,不露光就行。

於是我挑了一件胸前有個大白兔的淺藍色的毛絨衛衣穿上了。

褲子呢?算了,還是牛仔褲吧。

可穿褲腿時我才發現這褲腿也太緊了吧,真的是要一個褲腿一個褲腿擼上去的。

以前我的牛仔褲都是寬鬆肥大的,提溜一下就穿上去了,這女孩的褲子為啥要買這麼小的尺碼呢?緊繃在身上多難受啊。

費了半天勁穿好,我照了照鏡子。

這才發現這緊繃的牛仔褲還真是顯腿型,修長迷人,難怪,美還是要付出一定代價的。

看着鏡中有點亂的長髮,我也沒法梳理好了,只能拿了一頂粉色的貝雷帽戴上了,想了一下又拿了一副茶色的太陽鏡戴上了。

然後坐在椅子上翻看着小琴的微信。

我發現小琴的微信記錄里怎麼也找不到媽媽的聊天記錄,而且聯繫人里也沒有媽媽的存在。

聊的最多的卻是小姨,我發現小琴跟小姨聊的特別親近,幾乎無話不談,形同母女。

不管心理、生理還是情感上的問題都有羅列。

我也發現了小琴與幾個男生的聊天記錄,其中有幾個可能是小琴的追求者,裏面都是大段大段獻情的話,但小琴似乎對他們都不上心,只有簡單的「哦、啊」之類的回復。

但有一個叫「迷茫的空氣」的男生,小琴似乎對他心有所屬,聊的話也比較多,而且大部分都是小琴在表露心跡,但男生似乎不為所動,回答的都很簡潔正式。

這個「迷茫的空氣」難道是小琴暗戀的對象么?面對如此美麗動人的姑娘,為啥還能坐懷不亂呢?

這個「迷茫的空氣」是怎樣的一個存在啊!

正胡思亂想之際,寢室門突然被打開了,一個粉色人影帶着一股迷人的芳香撲面而來,一下抱住了我。

「親愛的,你怎麼樣啦?去看過醫生了嗎?好些了嗎?」

我抬起頭,一個扎着馬尾辮,戴着無框眼鏡的女孩正抱着我,雖戴着眼鏡,但看着也是明眸皓齒曲眉豐頰,我估計她就是倩倩了。

「我……還好了,就是……前面突然肚子痛,現在好多了!」

我結結巴巴地編着理由。同時也回抱了她一下。

不知為啥,抱住她的腰時突然心跳加快了,臉上也有點發燒,估計也有點臉紅了,畢竟頭一次遇到美女投懷送抱的。

「沒事就好,擔心死你了,咦,你怎麼在房間里還戴個太陽鏡啊?」

倩倩鬆開了我,關切地摸着我的頭。

「哦,我……我就是有點眩光。」

我繼續往下編。

「你身體是不是還有還有其它的問題呀?有沒發燒呢?早上起床的時候還看你好好的呀,是不是來了大姨媽?」

倩倩邊說邊用手背在我的額頭試了一下溫度。

「好像也不燙,對哦,你的大姨媽跟我就差兩三天,還沒這麼快呀,有沒去看醫生呢?」

「我現在沒事了,真的,就一開始痛了一下,後面就好多了,我就沒去醫務室了。」

我趕緊解釋。

倩倩聽了我的話,低下頭把我的太陽鏡摘下來,很認真地看了我一番。

「你真的沒事嗎?彆強撐啊!」

「真的沒事了,謝謝哈!」

「哇,我們好姐妹不用客氣啦,說謝謝可就見外了哦!」

正說著,門又被推開了。

一位穿着校服留着短髮娃娃臉的女孩背着書包走了進來,雖然個子不高,但聲音挺清脆的。

「小琴,你怎麼了?上午都沒去上課,聽說你生病了呀?」

我還沒回答,身邊的倩倩已扭過頭幫我說了:

「是啊,小琴今天肚子疼,還好現在沒事了。」

然後轉過臉,拍着我的頭一臉激動地說:

「對了,你知道今天變態張有多變態嗎?又是花了十多分鐘來點名!還要我們一個個站起來讓他來確認,本來我想幫你搪塞過去的,結果蒙不住啊!」

「變態張不向來如此嗎?還好虧得倩倩今天聰明,說你昨天就請過假了,今天要去看病,還把大李簽過字的請假條給他看了,他才沒繼續追問的。倩倩可真是我們寢室的人才啊!」

短髮妹子向倩倩豎了個大拇指。

「那得虧我平時對大李的字跡臨摹的多啊,現場寫請假條,現場簽字,反應夠快吧?哈哈!」

倩倩得意地笑着。

「那謝謝你們啦,要不……我中午請你們吃飯吧!」

我一激動,順嘴就來了一句。

「好呀,好呀,那去校門口那家觀潮食府吧!那兒的松子魚可好吃了。」

倩倩高興地拍着手。

「好啊,那我們走吧!」

我站起身,同時又把太陽鏡戴上了,不戴上太陽鏡我跟兩位女生在一起很是緊張。

「走嘍!」

短髮妹子趕緊把書包從背上卸下來,往檯子上一扔。

我突然想起來,宿舍四張床,現在只有三個人。

「好像……還差一位吧?她……還沒回來?」

「你是說劉雲儀嗎?她不是請了一個月的假回老家了嗎?」

倩倩似乎知道我想說誰。

「哦,你看我這記性……」

我只能訥訥地自我解釋。

「不會吧,我們的劉三姐請假那天你不是還特意叮囑了她好多話嗎?就忘啦?」

倩倩似乎有點不可思議。

「哦……我剛才有點激動上頭了。」

我有點編不下去了。

「唉!小琴,就感覺你今天很不對勁,你一向思路敏捷,記憶力超群的呀,我們班的學業擔當啊,今天怎麼感覺像變了個人似的,你真的沒病吧?」

倩倩拉着我的手,又開始盯着我看。

「倩倩,別這麼盯着我們家小琴了,松子魚還喂不飽你嗎?」

短髮妹子幫我來解圍了。

「對!松子魚,哈哈,快一個月沒吃了,口水都要流出來了,GO!GO!」

倩倩頓時又喜形於色了。

走在校園的馬路上,倩倩在左邊挎着我的胳膊,短髮妹子在右邊牽着我的手,左擁右抱的感覺讓我有點恍然隔世。

我一直想知道短髮妹子的名字,可一路上我也不敢問,怕露餡了。

直到開吃了,倩倩喊了她一句:「巧巧,去旁邊桌上拿瓶醋。」我才知道她叫巧巧,可大名是啥,包括倩倩的大名我就真沒法問了,算了,反正後面有的是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