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月色溶溶與風清
月色溶溶與風清 連載中

月色溶溶與風清

來源:google 作者:布丁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芯 蒼白

松月夜深愛過一個人,為了他不惜放棄所有,在爹爹去世之後才發現,原來他愛的另有其人……展開

《月色溶溶與風清》章節試讀:

每一次都是近乎殘忍的佔有她,這一次更是瘋狂。
松月夜本因為今天的事情心力交瘁,加上才知道身體有問題,還剛懷孕了,本就極為脆弱,被風權清這麼一虐待,一口血咳出來。
「放過我,求求你放過我,不要碰我。」
我懷孕了啊,求求你不要再傷害我了。
風權清此時跟野獸一樣,聽這話臉色直接陰沉下來。
以為她是為了那個野男人才不讓他碰,頓時間愈發的瘋狂。
直到松月夜昏迷過去,才察覺她下面流血了,理智回歸才發現她狀態不對,心一慌亂。
「松月夜!來人,去找太醫過來!」
風權清趕緊起身,看着她奄奄一息的模樣,不知為何心裏鈍痛。
太醫很快過來,馬上去給昏迷中的松月夜診斷。
陳白芯從知道風權清在這邊去,也馬上趕了過來,「權清,姐姐這是怎麼了?」
她表面擔憂,心裏卻是嫉妒,都這樣了她還能勾引風權清過來。
「你身子不好怎麼來趕過來了。」風權清拉着她。
「我擔心姐姐,咳咳。」陳白芯虛榮咳嗽着引得風權清一顆心又全部落在她這邊。
「松月夜那個賤人給你下毒,害你身體這邊虛弱,早該去死了,你不用關心她。」
風權清一想到今天陳白芯還被松月夜氣到毒發,就既心疼又惱怒。
這時,太醫放下手,斟酌了下語言:「王爺……這位小姐,有喜了,將近一個月。」
「什麼?」
「什麼!」
風權清和陳白芯異口同聲。
陳白芯瞬間就朝着風權清看去一眼,清楚看到風權清眸中一閃而過的驚喜,頓時升起危機感,抱着風權清的手臂猶猶豫豫道:
「權清,你不是說,你每次都會給姐姐吃避子湯的嗎?」
陳白芯這麼一提醒,風權清也想起這個來,對,他為了不讓松月夜懷孩子,每次都會給她吃避子湯的,松月夜怎麼可能有了?
再回想起林柏軒的存在,風權清就肯定了,松月夜背叛他了,真的和林柏軒私通並懷孕了,她怕是早就知道了,才藉著今天的事情為借口,想要離開他,還裝作堅貞?
一想到這個可能,他便憤怒的想殺了這對狗男人!
果真是**!
風權清一甩袖,連陳白芯的沒理就自行離開了。
陳白芯在後邊緩緩勾唇,讓所有人下去,然後一巴掌對着松月夜打過去,打醒了她。
手掐着松月夜的下巴輕柔道:「姐姐,我們都知道你懷孕了呢,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能懷孕,但王爺……已經覺得你懷上的是林柏軒的孽種了。」
「你……」松月夜下唇都被咬出血,偏偏她現在已經虛弱到動不了了。
「別擔心姐姐,我改變注意了,我會讓王爺留下你,直到你的孩子……」她的手移向松月夜的肚子,繼續道:「直到你的孩子在腹中長大。」
只是在腹中,她不會讓這個孩子順利出生的。
松月夜瞪大了眼,掙扎着要說什麼。
陳白芯掩唇輕笑:「明天我會親自挑選兩個丫鬟來服侍姐姐的,至於那個綠絡……
「今天衝撞了我,讓我不開心了,已經令人將她送去軍營充當軍妓了。」
松月夜瞬間臉色慘白。
說完,陳白芯大笑着離開了。
松月夜,你地獄般的生活才剛剛開始,可別死得太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