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
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 連載中

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

來源:google 作者:鯨魚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礪宸 金如惜

原名:流氓空姐:我是總裁心尖寵【輕鬆雙潔雙強團寵虐渣不隔夜】父母離異,親爹失蹤,她成為空姐勇闖天涯尋找父親一個意外闖入頂級豪門總裁的世界,從此總裁走上水深火熱的不歸路:早上被她笑死,中午被她氣炸,下午被她蠢哭,晚上被她撩暈…————————————不般配?帥爹:瞎嗶嗶的,突突警告!能力差?未來公公:她專治幺蛾子!沒教養?未來婆婆:我媳婦人美心善!出身低?親媽:王炸在我手裡…展開

《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章節試讀:

……十幾分鐘後,幾百名乘客浩浩蕩蕩全部登機完畢!

金如惜抓起了廣播話筒,甜美的歡迎辭通過話筒在客艙里流傳:

「女士們先生們,歡迎乘坐帝國皇家航空DG873航班……」

這時,張憶夏笑嘻嘻地過來說:「沒想到雷總也在我們這,公司居然沒給他頭等艙的位置。」

金如惜放眼望去,看見費菊正撅着屁股,諂媚地對雷總說客套話,她還想再說些什麼,雷總抬手擺了擺,示意她別說了,費菊才討好地笑着退下。

「你們倆聽好了,雷總是集團副總,都給我小心點!」費菊離開時嚴厲地說。

金如惜才不管什麼禿頭雷總,她惦記着帥哥。

拿起客人名單,對照着念了出來:「白礪宸、Amin阿明、雷鳴。」

剛才沒看夠,再去看一眼!

金如惜衝進客艙巡視,白礪宸正聚精會神地看筆記本屏幕,而阿明則以審視的目光看着她,那犀利的眼神快把她像切水果一樣劈開了。

一見到白礪宸那張帥到過分的臉,金如惜便走不動道。

可是……也不能傻站着看呀,她可是正兒八經的安全員!安全員!

對了,現在飛機已經開始滑行,要對乘客做起飛前的安全檢查!

她定了定神,露出職業微笑,按照旅客名單上的名字,準確地稱呼道:「白先生!」

白礪宸抬眼看她,金如惜感到心裏慌亂了一下:要死了,他太帥了!

好不容易壓制住悸動的小心臟,金如惜強裝鎮定地微笑說:「打擾了,我們的飛機已經開始滑行,現在您需要調直座椅靠背,關閉電腦,收起桌板,然後……拉開遮光板。」

白礪宸露出不理解的表情,眉頭微蹙,金如惜心想:沒聽明白?這人看起來不傻啊!

結果他身邊的「沙漠王子」說話了,盯着金如惜說出一口標準的普通話:「他需要休息。」

白礪宸對於阿明的解釋很滿意,讚許地對他微微一笑。

???不是吧,這兩人穿得人模狗樣,怎麼連坐飛機的常識都不知道?不會是第一次坐飛機吧?

金如惜深吸一口氣,保持笑容說:「抱歉,飛機很快就要起飛了,感謝您的配合。」

說完不管三七二十一,手臂一伸「啪」地把遮光板拉開,猛然刺進來的陽光照得白礪宸眼睛一眯,順手蓋上了筆記本。

「為什麼?」阿明追問。

「為了飛行安全。」金如惜把爪子伸向白礪宸扶手上的按鈕:「調直按鈕在這……」

「知道了,我自己來!」白礪宸打斷了她,動作極為迅速地把筆記本裝進座椅前面口袋,桌板收進扶手,座椅調直。

啊啊啊,他的聲音是好聽的低音炮!愛了愛了!

金如惜膝蓋一軟,差點站不住。就在這一剎那,她的大腦已經飛速運轉了十萬八千里:我們以後的兒子名叫「白金無忌」「白金無缺」,女孩嘛……就「白金無暇」好了……

腦海中的子孫已經開始繞膝,金如惜面帶慈愛的微笑緩緩直起身,但下一幕她看到的景象讓她所有的遐想灰飛煙滅。

只見「沙漠王子」的目光一凌,正欲對金如惜發作時,白礪宸輕輕拍了拍阿明的手背,對他溫柔一笑,阿明的目光也瞬間變得平靜。

他們倆這表情不會是……

同性戀?!

金如惜只覺腦子裡一陣晴天霹靂,大學裏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湧上心頭,令她十分不適。

四年了……好不容易重新有一點想談戀愛的衝動,此刻瞬間熄滅,絕望。

她控制住抽動的嘴角,僵着笑臉逃離了這對基佬……

「當!當!」機長發出起飛提示音。

金如惜清醒過來,馬上拿起話筒,調整了情緒廣播道:「女士們先生們,我們的飛機馬上就要起飛了,請您再次確認您的安全帶已系好……」

起飛後,費菊上來說:「金如惜,你去頭等艙,這兒我來!」

安康魚要好好在雷總面前表現一下,金如惜把機會給她,反正她也不想看見「基佬」。

頭等艙滿客,但一共也就十人。金如惜和同事們手腳麻利地完成了服務工作。

大功告成,金如惜晃蕩到頭等艙的廚房,輕車熟路地拉開冰櫃,翻出一個巧克力冰激凌,拉上帘子開始呼啦呼啦吃了起來。

「……」

吃着吃着,她感覺帘子外面有一股強大的氣場在聚集。

拉開一看,白礪宸正面對她站着。

「呃。」金如惜舔了一下唇上的冰激淋,露出職業笑容說:「白先生,請問需要幫助嗎?」

「……」白礪宸沒說話,看了看她的臉,又看了看雪糕。

金如惜恍然大悟地說:「啊,您需要雪糕對不對?香草、草莓、巧克力,您喜歡哪一種?」

白礪宸搖了一下頭表示不吃,末了,對她說:「下次吃東西的時候小點聲,還有,吃完之後先照照鏡子再出來。」

說完他就徑直走進頭等艙。

金如惜對着他高大清冷的背影撇撇嘴:嘁,你是檢察員嗎?還管我?

一照鏡子,糗了:嘴唇邊上糊了一圈棕色巧克力雪糕,跟吃了屎一樣,剛才還在職業微笑……

這時頭等艙里響起一片掌聲:「歡迎宸哥駕到……」

……原來白先生和頭等艙的土豪是朋友,他是為了省錢才坐公務艙嗎?

金如惜晃了晃腦袋:管他呢,反正他是彎的……晦氣!今天真晦氣!得去廟裡拜拜了!

她吃完雪糕回到樓上,看見張憶夏對她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噓……」

金如惜順着張憶夏的眼神看向客艙,原來費菊正蹲在雷總座位旁和雷總愉快地聊天呢。

「咱們別打擾他們就行。」張憶夏指着櫃門上的便簽紙對金如惜說:「我們排了班,輪流休息,你是第一個值班的。」

「好。」

金如惜站在廚房一邊啃蘋果,一邊暗中觀察。只見費菊變化着蹲姿,眉飛色舞地說著話,雷總頻頻點頭,兩人越聊越嗨……

過一會兒,樓梯上響起沉穩的腳步聲,是白礪宸回樓上了。

金如惜趕緊把蘋果藏到身後,閉嘴微微咀嚼。

英俊清冷的男人手插褲兜緩緩上樓,掃了一眼金如惜說:「請幫我換杯茶。」

說完,一邁長腿,回到自己的座上。

這時候奇怪的一幕發生了:

就在白礪宸歸坐時,雷總的談笑聲戛然而止,手一揮示意費菊退下,迅速調平座椅躺倒。

???雷總這是什麼毛病?金如惜沒想明白。

不過既然白先生要換茶,又是她當值,先換了再說。

她抓了一小撮龍井丟進茶杯,用沸水開茶,再倒進80度的熱水,最後又倒進一點點涼水——防止水溫過高燙傷客人。

「白先生,我給您換茶。」金若惜將白礪宸的茶杯替換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