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雲綰寧墨曄
雲綰寧墨曄 連載中

雲綰寧墨曄

來源:外網 作者:全文免費閱讀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全文免費閱讀 歷史軍事

穿越當晚,新婚洞房。 雲綰寧被墨曄那狗男人凌虐的死去活來,後被拋之後院,禁足整整四年! 本以為,這四年她過的很艱難。 肯定變成了個又老又丑的黃臉婆! 但看着她身子飽滿勾人、肌膚雪白、揮金如土,身邊還多了個跟他一模一樣的肉圓子……墨曄雙眼一熱,「你哪來的錢!哪來的娃?!」 肉圓子瞪他:「離我娘親遠一點!」 當年之事徹查後,墨曄一臉真誠:「媳婦,我錯了!兒子,爹爹錯了!展開

《雲綰寧墨曄》章節試讀:

一聽這道聲音,肉圓子不死心的又掙扎了一下。
奈何,卡住實在是鑽不出來。他只得抬頭求助墨曄,「這位好心的叔叔,你丰神俊朗氣質不凡一看便是個大好人,快把我救出來吧!」
方才還一副「本寶寶最厲害」的樣子,眨眼間就低頭求他了。
這肉圓子變化之快,若非是親眼所見,墨曄還真難以相信。
「好心的叔叔?」
他挑眉,「你是哪家的娃娃?敢叫本王叔叔?」
「不叫你叔叔,難道叫你哥哥嗎?我今年三歲了,你瞧着也有二十多了吧?我叫你哥哥你好意思答應嗎?」
肉圓子掰着手指頭。
「這……」
的確是不好意思。
墨曄第一次被堵得啞口無言。
這麼算起來,這肉圓子叫他一聲叔叔也沒錯。
這時,那道聲音更近了,「雲小圓,你有本事,別讓老娘抓到你!否則老娘今日非要打爛你屁股!」
「不好!寧姐追上來了!哥哥救我……」
肉圓子臉色一變,一雙清澈的大眼睛裏閃過一絲慌亂。
寧姐?
哥哥?
墨曄皺眉,突然間他的衣袖被肉圓子拽住了,一股大力用力一拽。他腳下一滑,險些一頭撞在牆壁上!
而方才用力拽着他衣袖的肉圓子,已經消失在「狗洞」中。
墨曄眼神一緊,忙趴在狗洞中往裡看去。
只見肉圓子被人拎在手中,正可憐巴巴的看着他,活像是被人牙子販賣了似的。
墨曄的確不喜歡孩子。
但是對這顆肉圓子,卻發自內心喜歡。
這裡是王府,是他的地盤!
這肉圓子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被人欺負,簡直是豈有此理?!
「站住!」
墨曄對着「狗洞」往裡喊道,「放下你手中的肉圓子!否則本王對你不客氣!」
雲綰寧正拎着渾身都是泥的肉圓子往回走,聽到牆根下傳來的聲音不由蹙眉。轉身看去,正好對上洞口外的一張俊臉。
她柳眉一橫。
許是察覺到,他這個姿勢不怎麼體面。
墨曄忙站起身來,撣了撣錦服上沾染的泥土,吩咐如墨,「開門!」
「主子,這可是清影院啊!四年前,是您親自下令,閉門不開的。」
如墨道。
「本王讓你開就開,廢什麼話?」
墨曄冷哼一聲。
如墨只得打開了門,目送自家主子雄赳赳氣昂昂的進了清影院。兩人對視一眼,也忙跟了上去。
雲綰寧拎着雲小圓,皺眉看着墨曄一步步走近。
四年前,她穿越到這裡,第一晚就被這人面狗心的男人凌虐的不成人樣。
那時候原身身子弱,她又人生地不熟的……她雖不能報仇,但這筆賬她記在心裏呢!
這四年來,她的確被關在清影院,從未踏出半步。
可手中這小崽子,卻在牆根下挖了個洞,隔三差五的爬出去惹事生非。
有時候雲綰寧懷疑,她生的不是個娃,是一隻會打洞的老鼠吧?
一個三歲的娃,是怎麼揮的動鋤頭,把牆角挖出個洞來的?!
今日,她本讓雲小圓讀書寫字。
哪知這臭小子,竟是在她茶水中下了「睡睡葯」。她毫無防備,就這麼栽倒在自家小崽子手中,兩眼一翻睡了過去。
醒來時,看到滿桌廢紙,上面畫滿了烏龜……
雲綰寧氣不打一處來,便氣勢洶洶的來「拿人」了。
這不,她拎着雲小圓,正在考慮要不要打一頓呢。
可巧,就碰到了她四年未見的夫君。
對上雲綰寧緊皺的雙眉,墨曄也沒想到,方才肉圓子嘴裏喊的「寧姐」居然就是她。他四年未見的王妃,雲綰寧!
他緊緊盯着她,目光上下掃視,只覺不對勁。
這四年中,他不許任何人伺候她。
也不許任何人給她所需物品,一日三餐也只給兩頓,吃的比不上下人那種……
他本以為,雲綰寧應該瘦成了一根竹竿。
心理與身體雙重摺磨,她應該過得苦不堪言,活成了一位面黃肌瘦的黃臉婆才是。
怎的眼下瞧着……
只見她肌膚雪白,身材飽滿勻稱。一雙清澈的眸子里看不見半分苦楚,反倒是多了幾分生氣,讓人移不開眼。
她穿戴也不俗。
雖素凈,但一眼便能看出這衣料昂貴,飾品也不艷麗,更是襯的她超凡脫俗、不像是外面那些個庸脂俗粉。
墨曄愣了一下。
這,這還是雲綰寧?!
想當初,應國公府的嫡出大小姐雲綰寧,雖容貌上乘。
但也不至於,能讓眼下這般,讓他移不開眼?!
她到底,是在清影院吃苦,還是享福?!
墨曄心下震驚,下意識轉頭看去。
本以為,能看到這院子里,她為了生存種種菜什麼的。可院子里乾乾淨淨,就連那顆梧桐樹下的落葉,都被清掃的一乾二淨。
這個女人,到底吃的什麼喝的什麼?
竟能越長越迷人?!
還有她手中拎着的肉圓子,又是誰?
無數個問號在腦海中閃爍着,墨曄忍不住眉頭緊皺,沉聲喝道,「大膽雲綰寧!見到本王,為何不跪?!」
跪?!
「王爺配嗎?」
雲綰寧冷笑。
「你說什麼?」
墨曄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不敢置信的看了她一眼。
哪知,這女人面不改色的笑了笑,「我是王爺明媒正娶的王妃,這王府中的女主子!王爺卻將我關在這清影院,一關就是四年。」
「若是我沒猜錯,外人還只以為我這個明王妃,死了吧?」
「你為人夫,卻未盡過為人夫的責任,我憑什麼跪你?」
她傲嬌的一甩頭,「更何況,我還是第一次聽說,見到自己夫君需要下跪的呢!」
這甩頭的模樣,倒是與方才肉圓子在「狗洞」中,甩頭時一模一樣!
一樣的傲嬌!
也是一樣的……可愛?!
見鬼了,他居然會覺得這個女人可愛?!
從她眼中竟是看出幾分嘲諷來,墨曄繃緊臉頰。忍不住回想起四年前,雲綰寧都是怎麼算計他、算計墨飛飛的……
「雲綰寧,四年不見,你倒是伶牙俐齒了!」
他惡狠狠的瞪着她。
一瞬間,今日在宮裡被太后訓斥的怒火,又一次躥了起來。
他一把拽住她的手腕,用力往房裡拖去,「本王倒是要瞧瞧,你有多伶牙俐齒!」
誰知就在這時,肉圓子從雲綰寧手中掙脫,用力抱住了墨曄的手,「放開我娘親!你放開我娘親!」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雲綰寧墨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