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虞清歡淇王
虞清歡淇王 連載中

虞清歡淇王

來源:外網 作者:皇叔寵我入骨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皇叔寵我入骨

和他先婚後愛,我把他當朋友,他卻寵我入骨,我到底該不該從了他呢?展開

《虞清歡淇王》章節試讀:



「皇叔寵我入骨net」!
定北侯急紅了眼,此時他只是個護短的父親,怒不可遏,根本就聽不進去老夫人的勸告,最後他疾言厲色地道:「兒子不管!一定不是漪初的錯,是淇王妃陷害她,兒子一定要為漪初討回公道,讓淇王妃那賤/人下地獄!」
說完,定北侯氣沖沖地進宮了。
老夫人力竭般跌坐在椅子上:「冤孽啊!這混賬是要把定北侯府放進油鍋里煎!他這是要斷送定北侯府一家老小嗎?」
但凡有理智的人,就算對這件事情再有疑問,也不該輕易去質疑,因為白漪初犯的不是一般的小錯,那是能招致滅族的大罪啊!
為今之計,最好的辦法就是當這個孩子死了,定北侯府悄悄辦場喪事,接着再小心翼翼地向陛下請罪,這樣才能最大限度地保住白家。
可這混賬是怎麼做的?他身為定北侯,竟然蠢鈍成這樣,要去找天子理論,只要天子不是蠢貨,都不會佔到他這邊,去體諒他的喪女之痛。
這事牽扯到淇王府和麒麟衛,要是被有心人挑唆,定北侯府就會被淇王府和麒麟衛針對,到時候腹背受敵啊!
他怎麼就想不到呢?真是冤孽啊!
老夫人手中的佛珠被扯斷,珠子滴滴答答滾了一地,但她卻彷彿渾然不知。
一眾兒媳孫媳都不敢動,還是那因為身子羸弱沒被送去北疆的小公子開口打破了死寂。
「阿祖,小姑姑怎麼了?為什麼祖父說她被救過我性命的王妃娘娘陷害,王妃娘娘不是救人的嗎?怎麼會害小姑姑呢?」
小公子的娘親,定北侯府的長孫媳連忙拉住小公子,示意他不要說下去。
老夫人聽了這番話,如夢初醒,積壓的眼淚也跟着不斷往下掉。
她拉住小公子的手,認真地教導:「曄兒,你記住,不管因為什麼原因,錯了就是錯了,一定不能找借口,更不能把錯推到別人的身上,那是不對的。」
小公子脆生生地應道:「阿祖,曄兒明白了,曄兒要做好孩子,勇於承認錯誤。」
老夫人見家裡還有個懂事的,忍不住又抹抹淚。
白漪初的母親想為生死不明的女兒說句話:「母親,漪初她……」
「閉嘴!」老夫人呵斥她,「人是從你的肚皮出來的,難道你還不了解?你覺得利用流民的事她做不出來么?你自己都心虛吧!」
呵斥完媳婦後,老夫人沉聲下達命令:「讓管事掛幾塊縞素,給漪初找副普通棺材,再隨便找個地方為她立個衣冠冢,從此以後,漪初已經死了,白府再無這個人。」
白漪初的母親紅着眼睛弱弱爭辯:「母親,這是否太苛刻了?」
「苛刻?」老夫人冷笑一聲,「苛刻什麼?難道要大張旗鼓地辦喪事,讓陛下降罪,讓天下人戳脊梁骨,你就不怕費心思為她整的墳被刨了?」
白漪初母親淚流滿面:「漪初不一定就死了呢……」
老夫人擲地有聲:「她死了!必須死了!要是她不死,我們在場的人就得死,劉氏,你是當家宗婦,不要太自私,也要為這一大家子想想。」
「如果你那混賬夫君還能活着回來,你就把好醜利弊與他說說,讓他不要衝動,以免小人趁機作亂,把定北侯府置於死地。」
劉氏用帕子捂住臉,放聲大哭:「我的乖女兒啊,你死得好慘!」
劉氏一哭,其他妯娌兒媳婦也跟着哭了。
老夫人呵斥一聲:「哭什麼哭,又不是老身死了!全都不許哭!這個罪人不值得你們哭!」
所有人都不敢再發出半點聲音,老夫人心慌意亂地撐着腦袋,她老了,已經不能再發揮什麼作用,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定北侯府被白漪初這個不肖子孫,和她那被女兒耍得團團轉的蠢貨父親毀於一旦。
下人手忙腳亂地從庫房裡翻出白綢,象徵性地掛上幾塊,從此白家再無驕矜美麗的嫡小姐。
老夫人最後一拍桌子,吩咐道:「備轎,送老身去長公主府。」
近身嬤嬤立即勸道:「老夫人,這麼晚了,長公主恐怕已經歇下,這個時候去找長公主,恐怕會打擾到長公主。」
老夫人面露凄色,語氣卻是分外堅決:「這個時間,宮門早已下鑰,那個逆子想要見到陛下,必須經過層層通報,所以老身還有時間阻止他把侯府送上死路。希望長公主念在多年以前的情誼,替老身攔住他。」
老夫人乘着軟轎風風火火地往長公主府趕,憑着昔年的關係,她很快就見到了長公主。
此時的長公主已經卸去華飾,卻依舊高貴不可方物,有着讓人不敢冒犯的威嚴,但她在老夫人面前卻是隨和。
「這麼晚了,什麼事勞您大駕?」
老夫人一下子就跪到長公主面前,沒有說出前因後果,只是道:「仲伯他連夜進宮面見聖上,還請長公主為老身攔下他,把他押回府中!」
「這大半夜的,定北侯去宮裡做什麼?」瑩瑩燭光下,長公主的面色平靜,眼裡卻流轉着不一樣的情緒。
老夫人氣有苦難言,只是再次跪下:「請長公主幫幫老身。」
長公主柔聲道:「既然是老夫人所請,阿若焉有不應之理?阿若會走這一趟,只是能不能攔住定北侯,就不敢保證了。」
老夫人恭恭敬敬地道:「多謝長公主殿下。」
送走老夫人,長公主的面色一下子就冷了下來:「子孫不爭氣,可憐了。」
近身女官問她:「殿下,您會幫老夫人嗎?」
長公主輕輕笑了:「老夫人所請,我怎麼會不幫,畢竟她對我有教導之恩。只是定北侯衝動又蠢鈍,哪怕是神仙,也擋不住他作妖。」
女官也笑了:「白漪初竟然敢在郡主門前放屍體,把郡主嚇得夠嗆,恐怕她也沒想過,自己惹了什麼不該惹的。」
長公主任女官伺候穿衣梳妝,最後她把一根簪子輕輕別於發間:「敢對本宮的心頭肉動手,想必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走,隨本宮去勸定北侯。」
宮門口,定北侯帶着一身怒意,焦急地等在那。

《虞清歡淇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