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郁時渺容既
郁時渺容既 連載中

郁時渺容既

來源:外網 作者:小夜曲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小夜曲

郁時渺離開姜城兩年後依舊是圈子裡人人津津樂道的談資。 一個傭人的女兒,不知廉恥地勾引容家少爺,甚至不惜以孩子為代價逼迫容既娶她。 所以,被踢出局是應該的,身敗名裂也是應該的。 只是誰也沒想到兩年後,有人親眼看見容既雙眼通紅的攥着女人的手,聲音顫抖着說,「你不能丟下我的。」 女人言笑晏晏,「少爺,你說過的,求人得跪下來求。」展開

《郁時渺容既》章節試讀:

郁時渺抬起頭,周梓楷正微笑着看着她。
或許是剛才在洗手間聽見的那些話,此時郁時渺只不動聲色的往旁邊退了退,一邊回答,「沒有,家人。」
「哦,不過,你不熱嗎?都到室內了還戴着圍巾?」
「我怕冷。」
郁時渺尷尬的笑了笑,一邊伸手將圍巾往脖子里又掖了一下。
容既在上面留的印記太明顯了,剛才回後台時她都是一路捂着過去的,和戚瑤她們碰上時不小心放下了幾秒鐘,戚瑤看着自己的眼神當即就有些不對了。
雖然郁時渺可以肯定她不會知道自己和容既的關係,但那時她還是覺得臉燒了起來,連同自己的尊嚴和羞恥心一起。
「我有些話想要跟你說,我們出去外面吧?」
郁時渺的思緒飄蕩之際,周梓楷突然說道。
「什麼話?」郁時渺有些茫然。
周梓楷只笑了笑,然後,直接走了出去。
郁時渺看了看周圍的人,確定沒有誰注意到他們這邊後,這才跟着起身。
外面的走廊很安靜,周梓楷就站在欄杆處等着她。
郁時渺測量了一下距離,在他兩米遠的地方停下,「你有什麼事嗎?」
「我又不是洪水猛獸,你至於這樣嗎?」周梓楷笑。
「抱歉,我……就是怕人誤會。」
郁時渺這句話足以表明她的態度。
周梓楷自然也聽出來了,嘆了口氣,「你不用害怕,我就是想跟你說一下去米國的事情,聽說你已經收到offer了?」
「嗯,但我現在還不能動身。」
「為什麼?是學費的問題嗎?」
郁時渺頓了一下後,點點頭。
確實,學費對她而言也是一個巨大的問題。
「如果你有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的。」
「不用了,謝謝。」
話說完,郁時渺轉身就要走,但下一刻,周梓楷卻突然幾步上前,將她的手腕一把扣住!
她被他的動作嚇了一跳,隨即要將自己的手抽出!
周梓楷卻彷彿下定了決心一樣,只掐着她的手不放,「我為什麼會進樂團你應該知道的吧?其實兩年前我們畢業的時候我就已經收到米國學院的offer了,但我就是想等你一起,時渺,我喜……」
「啪嗒」,熟悉清脆的打火機開啟聲,將周梓楷的聲音直接切斷。
別人或許沒有感覺,但郁時渺的身體卻是猛地一顫,轉過頭時,正好對上男人那面無表情的臉龐。
郁時渺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手更是用力的抽了出來!
告白被打斷,周梓楷有些不悅的皺起眉頭,正要帶郁時渺去別的地方時,卻見那男人慢悠悠的吐了個煙圈出來,然後開口,「郁三兒,過來。」
郁時渺是林君第三個孩子。
三兒這個乳名如今除了她,只有容既會叫。
——在只有他們兩個的時候。
這是他第一次在別人面前叫她這個名字。
……
車門被鎖上的瞬間,時渺的精神也緊繃到了極點。
容既也不着急開車,白皙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搭在了方向盤上,眼睛平靜的看着前方。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終於願意開口,「所以,你是想跟周梓楷一起出國是嗎?」
時渺趕緊搖頭,「不是,我不知道他也打算出國,這真的只是巧合!」
「哦?巧合?」容既笑了一下,轉頭看向她,「同個國家,同個學院,那還真的是夠巧的。」
「那學院是所有人都想去的地方,所以……很正常。」
時渺解釋,但聲音卻是越發小了,眼睛也不敢再看他,慢慢垂下去時,他卻又突然伸手將她的下巴扣住!

《郁時渺容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