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在玄幻世界說書
在玄幻世界說書 連載中

在玄幻世界說書

來源:google 作者:化臘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化臘 奇幻玄幻 宋麟

驚堂木拍,聽者自來羽仙茶會,有緣者入「剛才宋先生說的那段斗破實在是太爽了,尤其是那句『莫欺少年窮!』簡直都快燃起來了!」「快燃起來了?改天先生講博人我請你去聽」「剛才我金角蟻族天驕聽了宋先生說的書,頓時悟出一套降龍十八掌,下月決戰你們那個天驕絕對會斃命於此神通下!」「這個宋麟究竟是從何處冒出來的?吾從上古蘇醒卻從未聽說過這麼一號人物……難道太古真像這人說的那樣,一世僅有一人得道?那位荒天帝如果真有那麼強,獨斷萬古……」無論是凡人還是聖人,在宋麟的茶館裏,他們突然發現,頓悟,似乎沒那麼難展開

《在玄幻世界說書》章節試讀:

「老曹,曹叔叔的情況怎麼樣了?」

唐靖宇帶着宋麟一進屋就看到曹吉龍在焦急的踱步,昏暗的油燈忽明忽滅,不斷搖曳的燭光暗示着曹吉龍內心的焦急。

看到宋麟走了進來,曹吉龍大喜,連忙請宋麟上座。

曹吉龍一臉憂慮的說道,「福伯說我父親身體內那股內力十分詭異,在父親的經脈里如附骨之疽一般十分難纏,福伯用了數種治療手段都不管用。」曹吉龍看向內室,「剛剛盧叔叔已經進內室幫我爹療傷了,盧叔叔打算用內力擠壓我爹的經脈與我爹合力將那股力量擠出來。」

宋麟點點頭道:「既然如此那咱們就靜候佳音吧,這幾日萬嶺鎮魚龍混雜吉龍你們幾個盡量不要出門。」

宋麟今日在集市上說書,除了想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助人頓悟還有收集情報的打算。

集市上人來人往,有不少武者結伴行走,

太極內力有聽風辨音之效,宋麟坐在說書攤上一邊說書一邊眼觀六路、耳聽八方。

「之前的夢溪茶會我也參與過,今年與往年有些許不同,雖說夢溪茶會是我武林的一大盛會,但是無論如何也吸引不來這麼多人。」曹吉龍不解的說道,「今日我在集市上還看到一些穿官衣的武者,疑似朝廷的鷹犬。」

「對啊,雖說往年夢溪茶會也有朝廷的人來探查,但是都不會像今年這般明目張胆的進鎮。」盧中正說道。

曹吉龍等人把目光轉向宋麟,期盼着宋麟能知道一些內情。

宋麟喝了口茶水笑着說道:

「其一是夢溪茶會,這你們也知道夢溪老人每過幾年就組織一次,堪稱武林盛會;其二便是刀劍雙絕王文山與劍程的決鬥,王文山的刀建成的劍是人的名樹的影,二人冠絕武林數年三日之後終於要決出個高低了;其三就是據說有一處仙人遺藏現世。」

宋麟緩了緩,讓這幾個小子消化消化。

屋子裡靜的掉根針都聽得到。

任曹吉龍等五人怎麼想也想不到竟然會是如此勁爆的消息。

「上月初五,劍程所在的的劍王莊發出戰書約戰王文山,這消息不知怎麼流傳到江湖之上,不過既然他們將此事定在夢溪茶會上,想必就是讓所有武林人為這場決鬥作見證吧。」

萬星晨咽了咽口水,艱難的說道:「也就是說過幾日我就能見到王大俠?」

王文山一直是他的偶像,為此萬星晨所選的第一把武器便是刀,他的人生目標就是成為像王文山那樣劫富濟貧縱橫江湖的人!

宋麟笑着搖頭道:「此二人皆是步入先天的強者,一招一式都有摧枯拉朽的威勢,這種決鬥把你放過去不出三息你就得被二人強橫的內力撕扯導致全身撕裂而亡。」

「遠遠的看一眼我就滿足了……」萬星晨訕訕一笑尷尬的說道。

「吱——」

開門聲響起,眾人面色一肅,目光集中在走出的兩個人。

「盧叔叔(爹),曹叔叔怎麼樣了?」

「福伯,我爹身體里的古怪內力逼出來了沒有?」

盧照郁面色難看,抬手示意眾人安靜。

「剛剛我與老福相繼為你爹輸送內力幫助他抵禦那股內力,可是古怪的是我們的內力一觸碰到那股古怪內力,我們對內力的控制頓時就如泥牛入海一般消失不見了,繼而我們兩人的內力在你父親體內相繼失控,此時你爹……」

盧照郁說不下去了,他與曹振彥也是多年的好友,此時老友性命垂危如風中的殘燭。

「老爺的時間可能不多了,少爺您趕快進去看一眼吧,若再耽擱一會兒,四種內力將會在老爺體內爆發,屆時老爺可能連全屍都難留下!」福伯一臉悲痛,上午還是灰白的頭髮此時已經全白了。

曹吉龍兩腿一軟,癱坐在椅子上,眼神里流露出悲痛的神色,忽然他想到了什麼,如同想要抓住最後一把救命的稻草一般衝到宋麟面前跪下說道:

「宋前輩,您有辦法救我爹嗎,您只要能救我爹,我曹吉龍這條命就是您的了,您讓我上刀山下火海我都在所不惜!」

「少爺……」

福伯剛想說話卻被盧照郁的眼神制止,雖然眼前這個姓宋的男子盧照郁看不出深淺,但是既然曹吉龍如此相信他,讓他一試又有何妨。

宋麟大腦飛轉,忽然靈光一閃,說道:

「你們還記得上午講的《笑傲江湖》嗎,此時此刻的曹振彥正如彼時彼刻的令狐沖!」

「宋前輩您是說《吸星大法》?」曹吉龍下意識的說道。

宋麟點了點頭。

「咳咳,宋公子若是願意一試我們自然同意,但若是肆意胡說那我等就不得不將宋公子請出曹家。」盧照郁一臉僵色的說道。

本來他以為這個姓宋的小子真有什麼辦法,沒想到這貨把故事裏胡編亂造的功法拿出來想讓曹振彥試一試,上午宋麟說書的事他聽曹振彥講過,他也認為那個什麼吸星大法就是說書人為了吸引眼球瞎編出來的。

什麼先散功、逆轉運功路線,如此一來正常人都得被練廢了!

「那,那只是一個故事啊。」曹吉龍失望的說道。

「真真假假誰又說的清楚,我只能說一切皆有可能。」宋麟一臉神秘。

說實話宋麟心裏也沒底,因為他知道的是令狐沖發現鐵板上的內功口訣,而且《吸星大法》的修鍊是看人的,能不能練出來就要看曹振彥的命了。

「福伯,如果想不出新的辦法是不是我爹他必死?」曹吉龍面露哀色,顫聲問道。

福伯點了點頭道:「經脈內內力亂流最終暴斃無疑。」

曹吉龍痛苦的說道:「既然如此那就請宋前輩一試吧。」

「什麼,少爺,此人就是個說書的騙子,他那一套謬論怎麼能在老爺身上實驗……」

「福伯住口,現在曹家由我來做主,相信如果我爹知道的話他也不會坐以待斃,必會拚死一搏的,既然如此就讓宋先生試一試。」曹吉龍厲聲說道,顫抖的雙手暗示着他的內心並不平靜。

「阿龍說的對,既然我已無救,那就讓宋公子試一試,早死晚死都是死,無論我能否活下來老福你都不得難為宋公子,省的墮了咱們曹家的名聲,宋公子來吧,勞煩你說出吸星大法的內功心法,如果有效我曹家必不白用你的內功。」

曹振彥的聲音透過內室的門傳了出來,語氣虛弱但依然透露着豪邁的氣息,言語中依舊能讓人感受到一家之主的氣魄與決心。

有曹振彥的同意,福伯和盧照郁自然也不能再說什麼,只好讓宋麟進內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