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張國賓小說
張國賓小說 連載中

張國賓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萌俊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萌俊

「不要叫我大佬。」「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當張國賓講出這句話,江湖紅棍成為過往雲煙,香江才子只是小小點綴,商業巨子、金融巨鱷、亞洲教父、一個個光環圍繞在他頭頂。紅棍、坐館、話事人……一個江湖已遠,卻又有無數江湖。江湖不是打打殺殺,江湖是人情世故。我的名,張國賓!展開

《張國賓小說》章節試讀:

[]
搞定靈魂主演周閏發之後,下一步就是搞定電影導演「白鴿吳」,沒有「白鴿吳」進行執導,《英雄本色》很難有那兒味……
張國賓操刀當導演不是不能,只是容易撲街,要想當導演,得需要片場磨礪再說。
導演不僅是一項藝術,更是繁雜的工作,沒有實操積累經驗,一切美好幻想都會被殘酷現實擊碎。
張國賓為了請動吳於森,為此,專門讓狀師昌收購了一家倒閉的電影公司,將攝影,道具,場記班底收入囊中。
然後,他再通過公司的攝影師老胡遞話給吳於森,約他談拍片。
現在整個香江藝術界門戶傳承都是很嚴格,一般人根本當不上導演,更拉不到投資,請不到演員。
吳於森的恩師是香江首位「百萬票房大導演」張徹。
他從1971年開始便簽約邵氏影業公司,並跟隨導演張徹學習拍攝電影,他最早是跟王經一樣靠寫劇本入行,不過藝術眼光卻比王經高上百倍。
他跟邵氏影業合同已經到期,後轉投嘉禾,1977年拍出的《發錢寒》,替嘉禾斬獲500萬票房,成為年度電影票房亞軍,隨後每年一部電影,正式成為香江影壇名導演。
要請他拍片,
大不易啊。
「老胡」曾經給張徹當過攝影師,跟吳於森有點香火情,遞話比較方便。
這句話遞過去就要兩千塊酬勞,可是老胡提着燒鴨帶着劇本上門,很快就遭到吳於森的婉拒。
「阿森話他最近要幫嘉禾籌備今年的新片,沒有時間在外面接活。」第二天,老胡坐在廟街的電影公司辦公室,臉色有些不好意思地講道。
「沒事,胡叔,把話帶到就好。」張國賓面露微笑,和和氣氣講道,電影籌備工作到現在,一切都算比較順利,暫時遇到點難關沒什麼的,把關節打通就行。
「謝謝老闆,那我先出去了。」老胡給了個建議:「我看見阿森桌上有很多卓別林的影盤,他最近可能想拍卓別林電影。」
吳於森早期靠拍喜劇片起家,喜劇片的內核是悲劇,所以白鴿吳的電影播到最尾,往往有股悲劇色彩味道。
受卓別林影響很大。
老胡也希望公司能早點開工,否則天天拿基本薪水,家裡兩個老婆怎麼喂得飽?不過,他對公司老闆拍什麼電影無所謂,所以才支了一招,試圖促成公司的合作。
「我知道了,多謝提醒。」張國賓坐在簡單的辦公室里,等到老胡關門出去,心裏回憶吳於森的創作經歷,心中暗道:「學什麼卓別林,跟我混,一起拍江湖片才是你的歸宿。」
第二天。
廟街,菜市。
張國賓找到出門買菜的吳於森,將兩張機票橫在吳於森眼前,正在彎腰挑菜的吳於森抬起頭,張國賓笑着跟他對視:「吳導,有沒有興趣一起去倫敦喂鴿子?」
對於搞藝術的人,別妄想着征服他,能夠獲得他的認同便足夠了。
他只要認同《英雄本色》,自然就會願意拍《英雄本色》。
吳於森甩甩手將幾根香菜放回攤位,眼神炯炯的望向張國賓:「這位先生,請問怎麼稱呼?」
「鄙人寰球夢工廠總經理,張國賓。」張國賓講道。
「你就是《英雄本色》的編劇?」吳於森問道。
對於一名導演而言,劇本比身份更具說服力,昨晚吳於森出於職業習慣,其實已經看完了《英雄本色》,兩人也算認識了。
張國賓卻將機票收回袋中,側身抬手朝菜市門口請道:「吳導,我聽人說您最近在看卓別林電影,與其天天看電影,不如我們就去倫敦飲個早茶,喂個鴿子,享受下倫敦的清晨。」
「如果您有興趣,去機場的車就在市場門口。」現在是上午十一點,飛到倫敦正好接近凌晨,打車到廣場看看黎明與白鴿,一切剛剛好。
吳於森卻說道:「能在菜市場找到我,張先生,您人脈不小。」
張國賓聽見他沒有直接拒絕,心裏大定,聳聳肩膀,並不答話,他才不會告訴吳於森油麻地是他的地盤,吳於森凝視他片刻,便起身走出菜市,兩人即將開始一場說走就走的旅程。
倫敦。
白金漢宮。
特拉法加廣場。
「撲簌簌。」
張國賓穿着一身黑色風衣,戴着一頂圓形禮帽,踩着黑色皮靴,回頭一望。
一群白鴿撲翅飛向太空,划過一道優美弧線。
吳於森黑色高領襯衫拉到脖子處,半張臉藏在衣服里,舉着一台相機拍向前方這幕,拍完後臉上露出滿心歡喜。如果特拉法加廣場需要一張人像,那麼眼前人便是最好的模特,張國賓一隻腳踩在廣場中心噴泉旁的護欄,張口手掌,看着白鴿落在手中。
吳於森還是第一次真正來到倫敦,跟着白鴿一起看日出,心曠神怡大覺世間美好。
這一刻開始,他對白鴿有了情懷。將來無數次有記者問到他,為什麼電影里會出現放飛白鴿,他總會提起一次說走就走的旅程,那一天的日出,白鴿,與人。
「張先生。」
「你花這麼大本錢,這麼多時間,請我到倫敦來散心,如果我還拒絕拍攝你的電影,你豈不是虧大發了。」
美好的時間總是短暫,日出過後,上午。
張國賓與吳宇森在倫敦街頭漫步,隨便找了一家西餐廳進去,吳於森吃完意麵後擦擦嘴,笑道。
張國賓:「就當請朋友來散散心了。」
「不過,我相信吳先生心裏已經有答案了。」
「怎麼說?你憑你一張機票錢?」吳於森反問道:「這好像顯得我五百萬票房導演很不值錢!」
「哈哈。」張國賓大笑:「正因為吳先生你是五百萬票房導演,才會明白卓別林的成功,是源於那個時代英國社會對底層人民的殘酷壓榨,笑容的背後是眼淚,諷刺才是最真實的笑話。」
「而現在香江不需要這種幽默,一部根植於香江文化的作品,才是香江影壇最需要的作品,吳先生,你需要一部《英雄本色》,跟我混,才有前途。」
「我跟嘉禾的合約還有三年,不能掛名導演其他作品。」吳於森攪拌着咖啡說道。
張國賓很是不屑:「那我們就靠作品說話!您可以掛一個假名拍片。」
1980年,吳於森便是以吳尚飛之名執導了新藝城成立後的第一部作品《滑稽時代》,該片在香港上映後再度取得500萬港幣票房成績。

《張國賓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