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戰龍神衛
戰龍神衛 連載中

戰龍神衛

來源:外網 作者:西裝暴徒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西裝暴徒

床上一片凌亂,正中的一朵紅梅卻格外妖艷。「別哭了!」趙東被她哭的有些心煩,送宿醉晚歸的女業主回家,結果被對方強推,這他媽叫什麼事!蘇菲似乎也接受了這個事實,哭聲漸漸止住,「你凶什麼凶?」趙東嘆了一口氣,「你放心,我會對你負責的。」蘇菲擦了擦眼淚,「你負責?你拿什麼負責?」那雙本該清澈的雙眸,此時閃爍着讓人畏懼的寒光。她保存了二十多年的貞潔,竟然在訂婚的前夜被一個小區的保安給拿走了。想死的心都有,可是死又能解決什麼問題?趙東認真道:「你能想到的任何方式!」蘇菲嘲諷的回他,「任何方式?我是蘇氏集團的展開

《戰龍神衛》章節試讀:

床上一片凌亂,正中的一朵紅梅卻格外妖艷。
「別哭了!」
趙東被她哭的有些心煩,送宿醉晚歸的女業主回家,結果被對方強推,這他媽叫什麼事!
蘇菲似乎也接受了這個事實,哭聲漸漸止住,「你凶什麼凶?」
趙東嘆了一口氣,「你放心,我會對你負責的。」
蘇菲擦了擦眼淚,「你負責?你拿什麼負責?」
那雙本該清澈的雙眸,此時閃爍着讓人畏懼的寒光。
她保存了二十多年的貞潔,竟然在訂婚的前夜被一個小區的保安給拿走了。
想死的心都有,可是死又能解決什麼問題?
趙東認真道:「你能想到的任何方式!」
蘇菲嘲諷的回他,「任何方式?我是蘇氏集團的總裁,你每個月的工資加獎金,就算不吃不喝,連我的一支口紅都買不起!」
她想想就覺着荒唐。
「你負責?」
「你想怎麼負責?」
「你能怎麼負責?」
她原本只是有些霸道,卻不是一個刻薄的女人。
不過看見趙東,讓她想起了昨晚的瘋狂。
自己就像是大海中的一葉扁舟,被無情的巨浪一陣一陣瘋狂拍打。
後悔,絕望,甚至感覺到屈辱!
趙東被她問的一愣,隨後也自嘲一笑。
也難怪,自己只是小區物業的一名夜班保安。
如果不是因為昨夜的荒唐,根本就不會跟眼前這個女人發生任何交集。
恐怕在她的眼裡,自己跟路邊的阿貓阿狗也沒什麼區別吧?
蘇菲根本就不等趙東的回答。
撿起床上的襯衫穿了起來,繫到第三顆紐扣的時候,一陣火辣辣的疼痛隔着衣服傳來,彷彿在提醒着她昨夜的瘋狂。
她一邊說話,一邊下床,「從我家裡滾出去,如果昨天的事被任何人知道,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因為疼痛,連腳步有些搖搖晃晃。
趙東先一步穿好衣服,正想伸手去扶,結果被她狠狠甩開。
蘇菲瞪了一眼,「滾開,別用你的臟手碰我!」
趙東心裏有些不痛快,抓着外套轉身就走。
蘇菲愣了片刻,忽然喝道:「你去哪?」
趙東有些自嘲的說,「上班!我可不像你,千金大小姐,即使不用工作也可以活的很好!」
蘇菲無理取鬧的命令道:「不許走!」
見趙東不搭理自己,她從床頭櫃抓過一件東西就扔了出去。
「王八蛋,我讓你站住!」
趙東被內衣砸中,心裏一陣窩火。
可當他看到蘇菲脖頸上的牙印和吻痕,剛才想說的話又全都憋了回去。
「我剛才的話依然有效,如果你想好了讓我怎麼負責,可以隨時來找我。」
蘇菲短暫的錯愕,隨後又被一抹冷笑所取代,「你巴不得我讓你負責吧?」
趙東懶得解釋,「隨你怎麼想。」
蘇菲漂亮不假,有錢也不假,可他也不是那種為了五斗米折腰的窩囊廢。
門「砰」的關上。
蘇菲搖搖晃晃來到鏡子前,身上紅痕遍布,充斥着一股怪異的味道,腿上的絲襪還沒來得及脫下,就已經被撕爛。
她忽然有些後悔,剛才不應該那麼輕易的放過他。
這個王八蛋在自己的身上肆虐了一整晚,就這麼放過他,那豈不是便宜他了?
沒門!
……
趙東剛回到保安室,就聽見有人叱問,「趙東,昨天晚班你去哪了?」
說話的胖子是帝苑的保安隊長,姓孫,一直以來就看他不順眼。
趙東也不想被孫胖子抓到把柄,可是該怎麼解釋?
說自己秉着「業主至上」的服務精神,跟五棟業主滾了一晚上大床?
這話就算他敢說,也沒人敢信啊!
「怎麼?沒話說了?」
趙東懶得解釋,就算解釋也沒用。
孫胖子冷笑連連,「曠工一次,獎金沒有了,另外扣你兩百工資,再有下次開除處理,其他人引以為戒!」
說著話,一輛白色保時捷開進小區。
一眾保安魂不守舍,孫胖子的魂也飛了過去。
帝苑是有名的富人區,而且絕大部分都是女業主。
真來這裡當保安的,也沒誰為了那點死工資,全都指望着爬上貴婦床,從此少奮鬥個二十年。
就比如車裡這位,九棟業主孟嬌,有錢,長得漂亮,而且還是單身。
孫胖子上前討好,「孟小姐下班了?」
車窗降下,露出一張嫵媚的側臉,她嬌聲道:「麻煩孫隊長,讓人給我家送桶水。」
孫胖子殷勤的說,「我來吧,反正閑着也沒事。」
孟嬌擺了擺手,「哪敢勞您大駕?讓小趙來吧。」
那嫵媚一笑,勾走了無數人的魂兒。
眾人唉聲嘆氣,保衛科姓趙的人不少,可任誰都知道,孟嬌嘴裏的小趙只能是趙東。
三天兩頭就往九棟送一次水,幾乎已經成了趙東的工作日常。
孫胖子氣的直咬牙,「聽見沒有?還不快去!」
嘴上沒說,心裏卻琢磨哪天尋個由頭把他開除。
趙東哪能看不穿對方的心思,可眼下他急需用錢。
母親的配型已經做下來了,五十多萬的手術費用,還不算後期療養和康復。
帝苑這裡月薪五千,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可真要丟了這個飯碗,拿什麼去填醫院的窟窿?
有時候,他懊惱自己的沒用,當兵五年,一身本事倒是不小,可惜能用到的地方不多。
如今母親重病,反倒拿不出來一分錢,想想就可笑。
正想着,就聽見值班室的電話響了起來。
孫胖子看見來電顯示,整個人都精神起來,「蘇小姐,您有什麼吩咐?」
其他人也側耳去聽。
帝苑有個女神排名,蘇菲位列榜首,儘管如此,卻沒人敢打她的主意。
蘇女神今天就要和魏家的大少訂婚,整個天州幾乎沒人不知道。
而魏家大少,那是天州出了名的狠角色,黑白通吃那種。
敢碰她的女人,除非嫌命太長了!
蘇菲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讓趙東給我送桶水。」
「蘇小姐……您說什麼?」
孫胖子有些鬱悶,怎麼又他媽是趙東!
「還要我再重複一遍?」
蘇菲的聲音冰寒徹骨,實在是不想再提起那個名字。
孫胖子擦着汗,「是是,聽清楚了……」
「二十桶,現在送過來!」
說完,蘇菲不耐煩的掛斷了電話。
孫胖子整個人都愣住,二十桶?
他有些幸災樂禍的吩咐道:「趙東,九棟不急,先把水給五棟的蘇小姐送過去,記住了,是二十桶!」
眾人一愣,他們沒聽見電話的內容,還以為孫胖子是在藉機報復。
趙東卻隱約明白了怎麼回事,八成是蘇菲要整自己!
媽的,也不知道這女人打的什麼算盤?
……
趙東敲門,門後露出一張冷冰冰的俏臉。
蘇菲往邊上一閃,彷彿不認識他一般,「送三樓去!」
卧槽,三樓?
趙東雖然不爽,可是也沒別的辦法。
不管他為了什麼目的來當這個保安,既然拿着帝苑的工資,為業主服務就是他應盡的義務。
更何況這個業主還是蘇菲,昨天晚上發生了那種事,總不能拍拍屁股就走吧?
再說了,遇事就慫那也不是他的風格。
趙東每次肩扛兩桶水,即使不累,也熱出一身汗。
其實帝苑是獨棟別墅,每棟別墅之內都有私家電梯,不過他壓根沒問,以這女人的尿性,估計問了也白搭。
蘇菲站在三樓的陽台上,眼看着趙東進進出出,汗水也逐漸濕透他的衣服,終於有了一絲報復的快感。
讓她有些意外,趙東的身材很健壯,不像其他保安那種花架子,尤其是小腹上的八塊腹肌,很勾人眼球。
趙東擦汗道:「好了。」
蘇菲面無表情的說,「把水倒進浴池裡。」
趙東愣住,這種桶裝水都是火山礦泉,一桶兩百多塊,這二十多桶倒下去可就是四千塊。
用這種水洗澡?
你整我沒關係,不要跟自己的錢包過不去啊!
「還愣着幹什麼?以為我沒錢?」
蘇菲掏出錢夾,拿出一把錢,看也不看的扔在地上。
趙東忍不住問,「蘇菲,你腦子有病吧?」
「我沒病!就是讓你知道什麼是有錢人的生活,你累死累活一個月,也不過這些錢吧?」
「還不夠我洗一次澡的!怎麼樣,是不是覺着自己特沒用?很窩囊?」
蘇菲盯着他的表情,想從中找到一絲被羞辱的憤怒。
「我覺着你挺幼稚的。」
趙東沒二話,將二十桶水直接倒進去。
蘇菲氣的牙根都痒痒,總覺着自己蓄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趙東轉身要走,「錢不用給我,到時候算在物業費里就是了。」
蘇菲呵斥道:「站住!」
趙東無奈的問,「你還想怎麼樣?」
蘇菲又說,「再送二十桶過來!」
趙東皺了皺眉,「裝不下了。」
蘇菲走上前,打開浴池的地漏,四千塊眨眼之間就流走了。
她得意的說,「現在能裝下了!」
趙東嘆氣,「你他媽還真的有病,病的還不輕!」
蘇菲怒氣沖沖,「趙東,你敢罵我?信不信我投訴你!」
「隨你便!」
趙東盯着她的眼睛繼續問,「你如果想報復我,辦法有很多,糟蹋錢算什麼本事?你知不知道,這四千塊在貧困山區可以做多少事?」
蘇菲被他看的心頭一顫,愧疚的感覺剛剛升起又被她狠狠掐滅!
虛偽!
裝逼!
她伸手一指窗外,「好啊,那我不糟蹋錢,你從這裡給我跳下去!」
別看這裡是三樓,以別墅的層高來算,已經相當於正常樓房五層。
真要是從這跳下去,就算摔不死也會摔殘!
趙東心頭有些厭煩,「真的,只要我跳下去,你就不找我的麻煩了?」
蘇菲抱着肩膀說,「沒錯!只要你跳下去,咱們就兩清了!」
她的語氣中滿是挑釁,似乎想要揭穿趙東那張虛偽的面具。
趙東二話不說,轉身,小跑,單手撐着陽台就跳了下去。
整套動作行雲流水,以至於蘇菲好一會都沒緩過神。
他……他竟然真的跳了

《戰龍神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