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戰神狂飆
戰神狂飆 連載中

戰神狂飆

來源:外網 作者:一念汪洋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一念汪洋 玄幻魔法

世人敢問,何謂戰神?「便是以肉身霸世,拳爆星空,掌裂蒼穹,一路摧枯拉朽,橫推八荒六合!」「便是懷勇猛之心,掠過繁華,吞下寂寞,無畏無懼無敵,唯己永恆不動!」為二者、為...戰神!這是一個身世神秘的少年,為了心中執念,橫渡諸天寰宇,踏遍九天十地,憑藉一雙赤手生撕萬千傳說的故事.......戰神崛起,一路狂飆!展開

《戰神狂飆》章節試讀:

慕容家,演武場。
此刻卻布滿了屬於慕容家的族人,從族長慕容長青以及個大長老再到每一個年輕的慕容子弟,全部齊聚演武場。
那些年輕的慕容子弟臉上閃過的是驚奇,三三兩兩的議論紛紛,似乎發生什麼讓他們興奮不已的事,而隨着他們議論的同時,道道目光卻時不時掃向獨自端坐在演武台上的一道身影,滿是羨慕和激動。
如同眾星拱月般被圍在中心的慕容冰蘭亦是美眸緊緊投射到那道身影之上,只是嫣紅的嘴唇被其死死咬住!
「葉無缺,膽敢羞辱與我!你這個廢物等着吧,今日就是天哥將你踩在腳下的日子!」
那道身影獨自端坐,身後一輪淡銀色魄月浮浮沉沉,強大的氣息奔騰不休,英俊的臉龐上雙目微閉,嘴角卻微微翹起,正是慕容天。
此刻的慕容天,心中卻同樣泛着激動和渴望!
「沒想到啊!真是沒想到,本以為還要再等一年,可三年一度持續了近百年的百城大戰竟然提前到來,我是龍光主城慕容家的第一天才,此次代表龍光出戰的百城大戰的名額當中必有我慕容天!」
「據我所知,百大主城當中凡是有資格參加百城大戰的人,都會受到該主城城主的一次全力培養,使得出戰前實力更進一步,而如果在百城大戰當中能獲得一定的成績,更會得到意想不到的獎賞!」
思到此處,縱使心機不俗的慕容天也忍不住微微顫抖起來,緊閉的雙目陡然睜開,其內驚喜之意瀰漫,然而似乎想到了什麼,慕容天目光一動,變得陰狠毒辣。
「從葉無缺那個廢物約戰我到今日,已經過了一個月,不管他出不出現,血龍玉我都會拿到手,等我獲得了血龍玉當中的造化,再被龍光城主培養,我的境界和戰力一定會再度暴漲!小小的慕容家算得了什麼?這一次的百城大戰,就是我慕容天揚名整個東土的時刻!」
與心情激蕩的慕容天不一樣,端坐於演武台之後的慕容長青和幾大長老雖然正襟危坐,只是各自表情不同。
慕容白石老臉乾枯,一雙陰霾的目光環繞在演武場上自己孫子慕容天的身上,看不出來心中在想些什麼。
而慕容家家主慕容長青,雖然看起來同樣面無表情,只是他的心中同樣不平靜。
「東土第一盛事、三年一度的百城大戰怎麼會提前舉行?三日前收到龍光城主的傳信,言明三日後會造訪我慕容家,看來這一次的名額當中是少不了慕容天了。」
慕容長青作為慕容家的家主,自己族內子弟有資格參加百城大戰,他心中自然欣喜,只是想到了另一件事的慕容長青,心中的欣喜卻被沖淡了許多。
一個月前的葉無缺以血龍玉做賭注約戰慕容天,而恰巧今日就是約戰的日子。
「無缺,你心中到底是如何想的。」
心中一聲嘆息,慕容長青雖然很疼愛葉無缺這個自小被慕容家收養的孩子,但作為慕容家的家主,身後有數雙眼睛盯着,有些事不能憑其喜好定奪。
慕容長青更是想起了十年前那個人臨走時告知當時的他和慕容家諸位長老時的話。
「此玉名為血龍玉,會讓剛剛突破洗凡境的修士獲得一次意想不到的造化,是我留給無缺的,請慕容家主在無缺十八歲或者突破洗凡境時交給他。」
說完這句話,那人便飄然而去。
「你若是私下裡給我多好,為何當著所有人的面,唉,也許在你眼中,那時耀眼無比的少年自然會順利的拿到此玉,可往往天不遂人願,誰人想到無缺那孩兒卻…..」
幾聲嘆息讓慕容長青心中越發的憐惜起葉無缺,但他卻無法替葉無缺留住那塊血龍玉。
很顯然,對於葉無缺約戰慕容天,慕容長青亦是不看好。
…….距離慕容家東面幾里之外的天空當中,此刻正有兩人掠空疾行,其中一位是個樣貌堂堂,散發出威嚴的中年男子,他雙手背負身後,目光平和,周身三丈之內環繞着一股淡淡的元力光圈。
在這光圈籠罩的範圍之內,一位氣質冰冷,容顏絕色的少女緊隨其後。
他們的目的地正是慕容家所在的方向。
……..而就在離二人疾行的百里之外的空中,一隻巨大的鳥獸舒展着雙翼前行,在鳥獸的背上,端坐着兩道年輕的身影。
坐於前方的是一位年紀十五六歲的少年,此少年身着青色華袍,袍邊綉着一朵青色的祥雲,他目光微閉,渾身繚繞着青色的渾厚元力,隨其不住吞吐天地元力,一股浩瀚的氣息衝天而起!
「嗡」
一聲輕顫,青袍少年突然徑自從鳥獸背部站起,繚繞的青色元力緩緩散去,一張桀驁無比的臉龐展露無遺,目光繁如星辰,其內精光閃爍,修長的身軀挺拔有力。
此刻原本端坐在青袍少年身後的另一人睜開了眼睛。
這是一位奇特的女子,看起來雖然同樣十五六歲,但渾身散發著一股輕靈,彷彿來自九天之上,她的目光淡漠無比,只是掃過青袍少年時才閃過一絲波動。
「嗡」
在輕靈女子的注視下,青袍少年氣息陡然攀升到極致,接着周身顫響,一輪金色的彎月出現在青袍少年的身後!
就在青袍少年身後出現金色彎月之時,原本沒有第三人的鳥獸獸尾突然出現了一道蒼老的身影,老者身着淡黃色武袍,身材普通,樣貌普通,只是一雙看似毫無波動的目光內似乎存在了幽光幻滅。
老者的目光看向青袍少年,其內泛起一股不加掩飾的讚賞和驚嘆!
「洗凡七大境,烈少爺今年才十五歲,就已然踏入了洗凡第七境的天沖境,嘖嘖,不愧是神宮這一代最強大的弟子之一!這一趟若是順利,等烈少爺將來到了那個境界,把握會更多一點。」
「嗡」
鳥獸雙翼一揚,速度奇快無比,青袍少年負手而立,目光投向下方的蒼茫大地,隨即他目光一眯,一股令身後輕靈女子感到陌生的氣息緩緩流淌。
「十年了,想不到我還會再次來到東土,當年的那一戰,讓我刻骨銘心,只是沒想到你卻廢了,真是讓我失望。」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慕容家所有人卻沒有半點不耐,依然靜靜的等待。
就在此時,慕容長青神色突然一動,目光投向天邊,隨即站起身來,身旁幾位長老也幾乎同時察覺,同樣站起身來。
一道帶着平和的中年男子笑聲突然響徹在每一位在場的慕容子弟耳中。
「慕容家主,別來無恙,本城主冒昧造訪,還請慕容家主多有擔待,哈哈哈哈…….」
聲音剛剛落下,一個中年男子便憑空出現在演武場上,向著慕容長青所在的方向頷首一點。
「哈哈哈哈…..齊城主此話真是折煞我慕容家了,齊城主造訪我慕容家,當真是蓬蓽生輝啊!」
慕容長青抱手一禮,眼前這個中年男子,正是龍光主城城主齊世龍!
就在齊世龍和慕容長青寒暄的時候,整個慕容家年輕一代的目光卻集中在跟隨齊世龍一同出現的那個氣質清冷,樣貌絕色的少女身上。
「我的天!這女子是誰?長得竟如此美麗?」
「你們這群沒見識的傢伙,她都不知道,這是咱們龍光主城三大家族之一林家的大小姐林瓔珞!」
「林瓔珞?就是那個鍛體大圓滿時力敵三大同階並最終獲勝的林瓔珞?」
「實力強大,長相更是比之冰蘭小姐也不在其下!真是女神啊!」
…….原本被眾多慕容子弟如眾星拱月般圍在中心的慕容冰蘭聽到這些議論,再看看氣質清冷的林瓔珞,紅唇一撇,有些吃味。
「有什麼了不起!哼!」
對於慕容子弟的議論,林瓔珞好像一句也沒聽到一樣,冰冷的眸子四周掃視,最終定格在從演武台站起身來的慕容天身上。
見得林瓔珞目光掃來,慕容天心神一振,露出了一個完美的笑容,身後淡銀色魄月騰騰跳動,同樣像林瓔珞看去。
面無表情的林瓔珞只看了慕容天一眼便收回了目光,這讓慕容天一時有些尷尬。
一番寒暄之後,齊世龍直奔主題。
「慕容家主,這一次我東土第一盛事百城大戰提前開始,本城主得到第一主城的命令,我龍光此次將會有三個名額,本城主無兒無女,孑然一身,恰巧我龍光有三大家族,這三個名額自然有你們三大家族選出。」
隨即齊世龍看了看林瓔珞笑道:「這個林家的小妮子算一個,你們慕容家的慕容天在哪裡?」
慕容長青聽得齊世龍發問,回笑道:「天兒早在此等候城主駕臨了。」
聽到齊世龍提及自己的名字,慕容天立時抱拳上前一禮,沉聲答道:「回城主的話,慕容天在此。」
「哦?你就是慕容天,嗯,小小年紀,就凝聚魄月,踏入洗凡七大境的第一境英魄境,天資果然不錯。」
齊世龍誇獎了慕容天一句。
「謝城主誇獎,慕容天此次能有機會參加百城大戰,是城主給我這個機會,慕容天萬分感謝。」
站在慕容長青身後的慕容白石此刻老臉笑的像一朵菊花一般,能得到龍光城主的栽培,慕容天的實力將會再進一步,或許再度突破也不是不可能。
要知道,就算是在東土百大主城所有的城主當中,龍光城主齊世龍的修為也是排在前十,據說齊世龍已經突破了洗凡七大境,到達了另一個層次。
而龍光主城的三大家族的家主,卻還都是洗凡七大境第七境的天沖境。
「嗯,林家的小妮子,還有你,就差最後司馬家的那個小子了。慕容天,你和林家小妮子隨我再去一趟司馬家,等你們三人集齊,本城主將會全力栽培你們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之後,就是百城大戰開始的日子。」
此話落在慕容天的耳中,令其欣喜若狂,只是慕容天卻壓下了心中的喜意,而是深呼了一口氣,開口說道:「一切單憑城主吩咐,但慕容天還有一事相求。」
慕容天的一番話讓整個慕容家一時有些奇怪,在這樣的關口,慕容天還有什麼要求么。
聽到慕容天的話,慕容白石眼神閃過一絲詭秘,而慕容長青心中卻隱隱有了一絲不妙的感覺。
「哦?你三人為我龍光出戰,為我龍光爭得榮譽,本城主自然盡量滿足你們,什麼要求說說看?」
對於慕容天的相求,齊世龍倒是沒有拒絕,而是微微一笑答應了。
齊世龍的反應讓慕容天心中最後一塊石頭落下,心中早已組織好的語言當下全盤托出。
「回城主的話,慕容天所求之事乃是懇請城主出言為我向家主拿回屬於我的一物,此物乃是我慕容家獨有,配合我慕容家家傳《昊天勁》,可以讓我在短時間內戰力大增!只是此物在十年前因為家主欠了別人一個人情而不得不許諾賜給了另一個人!」
說到這裡,慕容天心中冷笑:「葉無缺,你的血龍玉?從今以後,血龍玉乃是我慕容天之物!」
聽到慕容天的話,慕容長青臉色立刻沉了下來,很顯然,他並沒有料到,慕容天竟會在此時說出此事。
並且,將血龍玉說成是慕容家之物,完全顛倒了是非黑白。
就在慕容長青準備出口否認之時,慕容白石卻率先開口:「齊城主,天兒所說字字屬實。老夫知道,家主宅心仁厚,因為昔年欠了別人一份情,抹不下面子便把此物許諾給了一個早已廢掉的小子。但如今百城大戰即將開始,天兒每強一分,在百城大戰中的成績也會更好一分,此物還請齊城主出言為天兒討回。長青,你可是慕容家的家主啊!」
慕容天滿臉笑容,勝券在握,慕容白石的話悉數落在了齊世龍的耳中。
慕容白石的一席話讓慕容長青心中怒意蒸騰,但他不得不承認,這祖孫此時的二人三言兩語卻讓整件事完全偏離了方向,偏到了立於慕容天所期望的方向。
而且,作為慕容家的家主,慕容白石的最後一句話很顯然是對他所說,這讓慕容長青一時陷入了沉默。
是要顧全一個廢物,還是成全慕容家的希望。
齊世龍聽完二人的話,他自然不知道這裏面的緣由起因,但能坐得一城之主,齊世龍怎會是泛泛之輩!
他笑了笑,對慕容長青說道:「慕容家主,這本來是你慕容家的家事,本城主本不該插嘴過問,不過此刻牽扯到百城大戰,那麼本城主不得不開這個口了,本城主只問慕容家主你兩個問題。」
「其一,此物在誰手中發揮的作用會更大?其二,此物,你許諾之人現在可以使用么?」
兩個問題拋出,齊世龍便靜候回答。
整個慕容家這一刻都陷入了沉寂,似乎等待慕容長青的回答。
壓下心中的怒意,慕容長青做出了決定,長嘆一聲:「誠如城主所言,這當中牽扯了一些陳年舊事,如今賜給天兒也的確最好不過,不過,此物,並不是……」
慕容長青的話還未說完,陡然間一道清亮的長嘯從遠處傳來!
「長青叔叔,無缺自己的東西自己拿回來!慕容天,一月之約,今日葉某來了,你若還要臉、就來一戰!」
淡金色的元力繚繞周身,葉無缺在這一刻終於趕到,少年身背幽黑長匣,猶如一柄出鞘利劍,煊赫氣勢蒸騰無限!
「廢無缺?是廢無缺!他真的出現了!」
「沒錯,還以為他不敢來了!他背上的是什麼東西?」
「管他什麼東西,來了又怎麼樣,還不是自討苦吃!」
……
看到葉無缺的突然出現,慕容天臉色一沉,眼中寒意一閃:「葉無缺,想不到你這個廢物竟然真的敢來!原本想不費吹灰之力將血龍玉拿到手,既然你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城主,此人就是搶奪原本屬於我東西的廢物,今日竟然他現身了,我就和他光明正大的打一場,勝者,得血龍玉!還請城主做個見證!」
「嗡」
淡銀色魄月騰騰跳動,慕容天鼓盪全身修為,洗凡英魄境的強橫波動席捲一方!
「咚」
奔襲而來的葉無缺一腳踏地,身體高高躍起,掠上了演武場,和慕容天遙遙相對十丈外!
眼前的這一幕發生的極為迅速,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慕容白石老臉一沉,慕容長青暗嘆一聲:「罷了,這是無缺自己的選擇,就隨他去吧,如果他敗了,我必保他此生平平安安。」
齊世龍此刻微微詫異,他看着突然出現的少年,心中一動:「葉無缺,就是十年前那個掀起莫大風浪的小子么?都說他廢了,如今看來,似乎並非如流傳那般。」
「葉無缺,血龍玉從此以後會是我慕容天之物,而你,安心做你的廢物。」
惡毒淡漠的話從慕容天口中響起,白色的元力充斥全身,他盯着葉無缺的目光像是再看一隻螻蟻一樣。
演武台下的慕容冰蘭這一刻縴手也是緊握成拳,緊咬的紅唇發白,嬌美的臉龐上閃絲絲煞氣,死死地盯着葉無缺:「天哥,給我狠狠地收拾他!」
眼中別無他物,心中火熱一片,葉無缺神色肅穆,金紅氣血涓涓流淌,聖道戰氣澎湃不休!
慕容天,我葉無缺來了。血龍玉,屬於我的東西我自己拿回來!

《戰神狂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