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戰神葉牧龍秦婉柔
戰神葉牧龍秦婉柔 連載中

戰神葉牧龍秦婉柔

來源:外網 作者:葉牧龍秦婉柔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葉牧龍秦婉柔 都市言情

腳踏神州大地,肩扛半壁山河! 戎馬十年,兵鋒所指,氣吞萬里如虎,以一人之軀屹立國門之前,縱有萬敵不敢踏我神州半步! 如今戰神榮歸,風雲色變!展開

《戰神葉牧龍秦婉柔》章節試讀:

葉牧龍的聲音不大,語氣很輕,雖然只說了三個字,但卻足以震驚四座!
楊文雄一張臉陰沉的能擰出水來!
跟?
他拿什麼跟?
原本這就是他自導自演的一場秀,兩千萬的項鏈硬生生的被拉到了十億天價,這可是搬了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楊家是有錢,可他楊文雄能只配的財產最多兩個億!
「十億一次!」
主席台上,拍賣師目光緊緊的盯着葉牧龍,開口喊着:「十億第二次!」
「停!」
就在此時,楊文雄憤怒的拍案而起,指着主席台上的拍賣師怒道:「這項鏈我已經內定了,好處已經給了你們,你們不能見錢眼開,把這項鏈賣給別人!」
如此場合,當著所有人的面,憤怒的楊文雄直接說出了這場內部的交易。
雖然在此之前,大家都知道這就是楊文雄自導自演的一場秀,但此刻楊文雄當面說出來,又是另外一回事!
「楊少爺,拍賣就是拍賣,向來是價高者得!你若是真心想要這款明日之星的項鏈,可以繼續追價!」
拍賣師的話,頓時讓楊文雄表情一僵。
為了抬高自己的身份,楊文雄刻意從盛天拍賣行里請來的拍賣師,作為遍布全球的第一拍賣行,他們可不管楊家是什麼身份,規矩就是規矩!
「楊少爺,要追價嗎?」
出於禮貌,拍賣師又追問了一句,但這一句話卻是如同一記耳光一般,打的楊文雄臉上火辣辣的發燙,有個地縫都想鑽進去。
這一刻,楊文雄醜態畢露!
眼看着自己精心準備的一場秀,就要這麼被毀了,楊文雄憤怒至極,眸子里已經泛起縷縷殺意,惡狠狠的盯着葉牧龍,冷哼一聲:「喊價從來都是個簡單的事,錢你付得起嗎!」
面對楊文雄的叫囂,葉牧龍根本就沒有當回事,隨手將一張銀行卡遞給了拍賣師,開口道:「這張銀行卡,可以嗎?」
看到葉牧龍遞來的銀行卡,這拍賣師臉上的表情驟然一變,眼中已經寫滿了震驚之色。
「可…可以!」
作為盛天拍賣行的拍賣師,他也是個見過大世面的人,但葉牧龍手中的這張銀行卡,他卻是第一次見到!
鎏金星鑽卡!
全球發行十九張,拿着這張卡的人無不是身份顯赫,財富滔天之人!
而在國內,這種卡只有四張,在四位當世戰神手中!
可以說這卡不僅僅代表着財富,更是代表着身份和地位!
要不是這位拍賣師有着強大的職業素養,恐怕看到這張卡的一瞬間,就已經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
「滴!」
清晰的刷卡機響起。
十億扣費成功,餘額顯示不詳!
只因餘額數字的長度,已經超過了刷卡機的顯示屏。
「恭喜這位先生,以十億價錢,獲得明日之星項鏈!」
沉默片刻,拍賣師震驚之餘宣布了這個結果,同時雙手將這張鎏金星鑽卡遞還給葉牧龍。
嘩啦啦……
在場之人響起了無數道驚嘆之聲!
以十億天價,買下明日之星項鏈,這個新聞必將引爆整全網!
這一刻,楊文雄已經黯然失色,所有人都將注意力放在了葉牧龍的身上,年輕,帥氣,英姿勃發,豪氣逼人。
「十億資金,直接刷卡?」楊文雄冷笑一聲,開口道:「你騙鬼呢?十億資金,可不是直接刷卡就能支付的,我懷疑你們盛天拍賣行有暗箱操作,老子要查賬!」
「抱歉,以你的權限,沒資格調查這張銀行卡。」拍賣師眉頭微微一皺,臉上已有幾分不悅之色。
不等楊文雄再多說什麼,葉牧龍已經在眾人的震驚目光中,隨手將項鏈從展櫃里拿了出來,然後緩步朝着楊文雄的方向走了過去。
高雅的氣質,巍峨如山的氣魄,行動如風的氣勁,跟站立當場的楊文雄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下一秒,更令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葉牧龍腳步停在了秦婉柔的面前,抬手溫柔的將這條項鏈,戴在了她的脖子上!
這一刻,聚光燈全都匯聚在了兩人的身上。
其他所有人,幾乎在這一瞬間,全都變成了配角!
包括楊文雄!
雖然他近在咫尺,但在聚光燈的作用下,幾乎看不到他的身影!
「抱歉,我回來晚了!」
葉牧龍語氣輕柔,說話間輕輕的攬住了秦婉柔纖細的腰肢,動作看起來十分的自然。
秦婉柔早已是梨花帶雨,沒有半點拒絕的意思,甚至眉目之間,滿含情意!
「嘶!」
這一幕,幾乎讓在場的所有人,都驚掉了下巴!
「這…這…我不是在做夢吧?」
「婉柔不是楊少爺的未婚妻嗎?」
「這項鏈可是楊少爺準備送給婉柔的訂婚信物,怎麼…被他給幫忙戴上了?」
「胡說什麼,訂婚這事,哪有幫忙的!這不是擺明了要搶婚嗎!」
低聲的竊竊私語,逐漸在整個會場之中蔓延開來!
當眾搶婚,這無疑就是當眾給楊文雄帶了一頂綠的發光的帽子,這他哪能忍,憤怒的衝上前,怒道:「你特么是個什麼東西,敢碰我的女人,老子今天就讓你知道死字怎麼寫!」
楊文雄徹底的被激怒了!
這場他精心策劃的慈善晚宴,徹底淪為了他當眾出醜的舞台!
顏面喪盡!
然而就在楊文雄憤怒的叫囂時,葉牧龍卻已經驟然出手,殘影划過,一記響亮的耳光便甩在了楊文雄的臉上,將他打的一個踉蹌,直接摔到在地!
葉牧龍這一耳光,再度震驚四座,全場賓客無不驚訝的合不攏嘴!
當眾搶婚也就算了,還敢出手打楊家大少?
這簡直太瘋狂了!
可葉牧龍卻並未理會周圍那些驚訝的目光,緩緩拉住了秦婉柔的手,開口道:「這裡太鬧了,咱們出去吧。」
「嗯。」秦婉柔點了點頭,她已無暇顧及其他,無論是項鏈,還是晚宴,亦或者是震驚的眾人,這些對於秦婉柔來說,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葉牧龍回來了!
這個讓她朝思暮想,苦等了七年的男人,回來了!
眼看着秦婉柔的背影和葉牧龍一起朝外走去,楊文雄憤怒的從地上爬起來,怒道:「秦婉柔,你敢走出這會場一步,老子就讓你們秦家徹底完蛋!」
沒有停留!
沒有回頭!
無視楊文雄憤怒的叫囂,秦婉柔自然的挽住葉牧龍的胳膊,兩人就這麼在眾目睽睽之下,直接走出了會場。
……
夜晚的流月湖,另有一番韻味。
夜風吹過,在霓虹燈的照射下湖面波光粼粼,葉牧龍和分別已久的秦婉柔站在湖邊。
「這是我這輩子,做的最瀟洒的一次決定。」
秦婉柔才長出了一口氣,似乎是想要將心中壓抑了七年的鬱氣全都吐出來似的。
「什麼決定?」葉牧龍開口問道。
「跟你離開會場啊!」秦婉柔笑了,只是笑的有些苦澀:「現在楊文雄肯定氣瘋了,不過很過癮,我終於做了一次真正的自己。」
今天她是最受矚目的女人,但也徹底得罪了楊家,從她跟葉牧龍踏出會場的那一刻起,她便成為了秦家的罪人,不知有多少唾罵在等着她,但她今天敢跟着葉牧龍出來,就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瑩瑩的事情……對不起,我沒有照顧好她。」秦婉柔的聲音之中,有些愧疚,她也知道,葉瑩在出事之前,最喜歡的便是這流月湖。
「不怪你,是我回來的太晚了。」葉牧龍看着湖面,搖了搖頭。
「這些年,你都去了哪?」
「可以不問嗎?」葉牧龍知道秦婉柔會問,但他不想說。
入伍從軍,七年戎馬,鎮守北疆,戰場封神!可這一切又能如何?他終究還是沒有保護住自己最心愛的人。
七年的時間,他對得起兄弟,對得起國家,卻獨獨負了紅顏,負了至親。
「你不願說,就算了,什麼時候你願意說了,我依然願意聽。」
「好。」葉牧龍點了點頭,任憑夜風吹過,帶起一陣清香,這是秦婉柔身上的香味,葉牧龍記得。
此刻,秦婉柔抬起頭,一雙眸子婉如碧波秋水一般,表情認真的看着葉牧龍,開口問道:「我已經大學畢業四年了,之前的約定,還算數嗎?」
秦婉柔說出這句話,鼓了很大的勇氣,因為她期待葉牧龍的答案,但卻又害怕那個答案不是自己想要的。
葉牧龍當然也知道秦婉柔指的是什麼,他回過頭看向秦婉柔,開口道:「算!明天八點,民政局門口見,你若來,餘生我陪你白頭!」
聽到葉牧龍這話,秦婉柔眼淚瞬間便衝出了眼眶,一把抱住葉牧龍,壓抑了七年的情緒,終於在這一刻全部爆發了出來,淚水打濕了葉牧龍的襯衫!
不知多久,直到夜風漸涼,秦婉柔才從葉牧龍的懷裡鑽出來,抹了一把淚水,開口道:「時間不早,我要先回去了。」
「我送你。」
「不用。」
葉牧龍兩步上前,想要送秦婉柔回家,卻被她婉拒了。
秦婉柔知道自己惹怒了楊文雄,會導致什麼樣的結果,現在的秦家,肯定已經鬧翻天了,不知有多少怒罵在等着自己,她不想讓葉牧龍看到這些。
看着秦婉柔離去的背影,葉牧龍輕嘆一聲,搖了搖頭。
這個女人從來都是把委屈咽進肚子里,一個人默默承受。
葉牧龍又豈會不知道她的處境和難處?
夜風吹過,葉牧龍拿起手機:「計連城,你去一趟秦家,現在就去!」

《戰神葉牧龍秦婉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