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戰王的醫妃又颯又甜
戰王的醫妃又颯又甜 連載中

戰王的醫妃又颯又甜

來源:外網 作者:魏紫風澹淵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魏紫風澹淵

傳說燕王府大世子性子乖戾,不顧倫理,侵佔弟媳。現代法醫魏紫穿越而來,悲催成了這位「被侵佔的前任弟媳」。大世子紅唇微勾,笑容妖冶:「想在我房中留宿嗎?」魏紫斷然拒絕:「不想!」大世子桃花眼灧灧:「好,那我去你房中留宿。」傲嬌忠犬戰神王爺×現代天才學霸法醫,甜寵無下限。展開

《戰王的醫妃又颯又甜》章節試讀:

魏紫循聲看去,只見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跨入內院。
男子身穿玄色錦袍,赤紅大氅,黑紅之色,襯得他白凈的面龐越發英武俊美。
風澹淵,燕王府大世子,赫赫有名的戰神,雲國第一美男子,也是這個孩子的親生父親。
原主的記憶在魏紫腦中翻滾。
那晚,她作為燕王府二世子的未婚妻去參加風老太太的壽宴,不勝酒力,在王府休憩。
黑沉沉的夜,風很大,有人進入她的房間,撕開了她的衣服……
痛苦的一夜,原主嚇得連喊都不敢喊,生怕驚動了誰。
那是原主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見到傳說中的殺戮之神風澹淵。
他在她面前,毫不避諱地穿上長褲、內-衣、中衣……長長的黑髮散在身後,他眉目凌厲,紅唇鮮艷欲滴,像極了傳說中的妖孽。
原主縮在床尾,嚇傻了。
風澹淵掃了眼床單上盛開如牡丹的血跡,漂亮的唇微微一勾:「害怕了?別怕,叫什麼名字?」
原主怎麼還說得出話來?
風澹淵又笑了笑,眸色卻越來越深,低低的聲音宛如鬼魅:「我呢,最喜歡吃細皮嫩肉的小姑娘,你太瘦了,適合剁碎油炸做下酒菜。看在昨晚服(fu)侍我的份上,我讓人給你一個痛快。就一刀,頭滾下來,人啊——就死了。」
「啊——」原主終於尖叫起來。
「就這膽子,還做間諜?想整我,至少找個能幹的人,簡直侮辱我的智商。」風澹淵掏了掏耳朵,神情慵懶。
此時,風澹淵的手下已將孩子奪了下來,正小心地用布抱着。
而風澹淵,則說著相似的話:
「剛出生的孩子啊,溺死了多浪費,適合洗乾淨清蒸,灑些黃酒去去腥,滋味好極了!」他說的彷彿不是一個孩子,而是一條魚,一隻雞。
陳嫂不知道來者是誰,只覺得風澹淵渾身氣勢逼人,但她是奉皇商魏家主母之命行事,腰杆子也是很硬的:「你誰啊,快把孩子還給我!」
手下包好了孩子,抱到風澹淵面前。
風澹淵掃了一眼,修長的手指碰了碰孩子的臉,滿臉嫌棄:「怎麼這麼丑?」
「把孩子給我!」陳嫂大叫。
風澹淵眼皮子一抬,手下立刻抓住了陳嫂。
「這種老婆子就不值得做成菜了,讓她閉嘴。」
風澹淵語氣依舊淡淡的,可聽到陳嫂的耳里卻跟催命符一樣,她慌了:「你到底是誰?」
「說來說去就這兩句話,聒噪!」風澹淵語氣有些不耐煩。
手下依命行事,手起刀落,陳嫂的舌頭被割了下來。
翠翠嚇得尖叫,可當風澹淵的眼神掃來,她立刻捂着了嘴。宋媽渾身發抖,差點跪在地上。其他魏家的婆子下人一個個怕得要死。
唯一面上鎮定的魏紫,腦中也是繃緊了一根弦,本就慘白的臉色隱隱發青。
「我的孩子,也敢動手?給你主子一句話:誰給她的熊心豹子膽!」風澹淵厲聲斥責。
征戰多年,他即便什麼都不說,站在那裡便已氣勢駭人,此時語氣一重,更是如王者一般霸氣磅礴。
穩婆嚇得失(shi)禁。風澹淵眉一皺,她頓時暈了過去。
「扔出去。」
掃了一圈人,風澹淵的眼神在魏紫的臉上多留了片許,語氣淡淡:「孩子我帶走了,如果有意見,上門來問。」
魏紫一咬牙,大聲說:「站住,你不能帶走孩子。」
她的「大聲」,卻因產後虛脫,落在風澹淵耳里是軟綿綿的。
他微微勾了唇角,表情似笑非笑,眼神卻冰冷凌厲:「哦,你有意見?」

《戰王的醫妃又颯又甜》章節目錄: